起底九宫真人:《西游伏妖篇》中的路线斗争

《西游降魔篇》剧照

作者:茅十七

转载自:一本神经

在一刷《西游伏妖篇》之后,我和很多人一样,觉得这部电影的剧情不怎么样,尤其姚晨演的九宫真人,简直有点莫名其妙:

首先,动机没交代清楚,她又不想吃唐僧肉,又不想劫唐僧色,为什么要去搞取经团?

其次,她的实力既然如此牛X,完全可以直接开干,有什么必要搞蜘蛛精和比丘国这些前戏?

不过在二刷并重温了一遍《西游伏魔篇》后,再琢磨片中诸多情节和台词,我终于得出了新的结论:这部电影其实有着很清晰的逻辑,九宫真人的动机和行为也有非常合理的解释。

首先还是请出星爷自己说的话吧:

其实里面是有很多细节的,但是我的希望是不用提醒他(观众),他也会注意到。

由这个思路去推敲细节,可以有很多新的发现。

比如这张电影海报,西游路上猴猪鱼应急客串,萌点满满。

放大后仔细看这个猴子,会发现什么?它的胸部大而下垂。

所以这是一只母猴。

如果不是设计人员的失误,那么这也许是在呼应影片中的情节。因为戴上金箍的孙悟空,在唐僧眼里经常会成为段小姐的化身,情不自禁的要去打情骂俏、亲亲抱抱。

又比如九宫真人的造型,很多评论指出是在呼应徐克电影中的反派如慈航普度之类,确实也很有道理。不过眼光再放宽一些,还可以有新的认识。

星爷是日本动漫的重度粉丝,在《西游伏魔篇》时,就承认过《龙珠》的影响。

《伏妖篇》中的众多日本动漫元素,已经有很多人做过评析,这里不再赘述。而九宫真人的造型,看起来也很像在致敬日本影视剧的一个经典形象,那就是自1978年起演绎过N遍的女性化唐僧形象。

两相比较,看这相似的帽子、相似的飘带和相似的白衣,九宫真人和唐僧完全就像两姐妹(兄弟?)嘛。

姚晨曾经说过,九宫真人这个角色的造型比较中性,性别比较模糊,伟大的灵魂都是雌雄同体。所以这句话一下子说进去了三个人——九宫真人、唐僧和孙悟空。他们身兼男女之相,代表了一些超越性别的人类本质。

在《伏妖篇》中,九宫真人和唐僧都出自如来门下,可以说是师兄弟(师姐妹?)关系。九宫真人跟随如来修行多年,因为如来始终不重视自己,所以修行邪恶的随心随性大法,意图干掉唐僧。

由此来看,《伏妖篇》剧情中存在两对颇有对应的师徒关系:唐僧—悟空和如来—九宫真人。

悟空干掉了师父唐僧在乎的人段小姐,九宫真人要干掉的,也正是师父如来在乎的人唐僧。

悟空用听话符操纵过唐僧跳舞,九宫真人最后操纵三尊假如来,手上的动作和假如来一样,也正像是听话符一类的手法。

那么九宫真人为什么要如此迫切的弄死唐僧呢?

西游记原著里主动找上取经团的妖怪中,男的一般是要吃唐僧肉,女的一般想取唐僧元阳,在为数不多的不劫肉也不劫色的妖怪中,六耳猕猴算一个,它的动机是:

我今熟读了牒文,我自己上西方拜佛求经,送上东土,我独成功,教那南赡部洲人立我为祖,万代传名也。

在六耳猕猴之后不久,取经团又碰上了黄眉怪,这个妖怪和九宫真人一样,也变化出了假如来:

一向久知你往西去,有些手段,故此设像显能,诱你师父近来,要和你打个赌赛。如若斗得过我,饶你师徒,让汝等成个正果;如若不能,将汝等打死,等我去见如来取经,果正中华也。

这些妖怪都想成为如来的钦定接班人,晋级为神圣和真理的化身。那么九宫真人是否也有这样的意图呢?

请注意最后大战时,如来本尊显化后,九宫真人控诉道:如来,我为你而生,你却不正眼看我。这话从不正经的角度看,可以让人联想很多背后的PY交易;从正经的角度来看,似乎有着光暗二元对立的古老宗教内涵。

有光明必有黑暗,有善良必有邪恶,如果九宫真人是黑暗和邪恶的化身,那么她为如来而生这话就有了解释,因为她就是至善的伴生物和对立面;如来要带她修行,却又始终不正眼看她,也可以解释为如来想要感化她,却又不能深入她的深处,免得遭到腐化。

九宫真人修炼的是随心随性大法,其实就是任性妄为,放纵自我。对此不妨联系西游记原著中大闹天宫时的一段韵文,当时孙悟空正大战王灵官加三十六员雷将:

圆陀陀,光灼灼,亘古常存人怎学?入火不能焚,入水何曾溺?光明一颗摩尼珠,剑戟刀枪伤不着。也能善,也能恶,眼前善恶凭他作。 善时成佛与成仙,恶处披毛并带角。无穷变化闹天宫,雷将神兵不可捉。

善与恶都是人心的作用。人心善良时可以成佛成仙,恶时又会如同禽兽。如来和唐僧要找回的,是人的善性;九宫真人随心随性大法所要激发的,正是人的恶性。

如来和唐僧认为自己坚持的是真理,九宫真人也认为自己坚持的是真理,于是这就有了路线之争。眼看如来钦定了唐僧,九宫真人当然不满,于是另立中央,搞起了自己的一套班子,“梦想成为一个伟大的灵魂”。

因此九宫真人想弄死唐僧是有着非常强烈的动机的。但是直接自己动手的话,说服力不强,顶多算个邪恶暂时战胜光明,真正的胜利是让取经人自相残杀,这不仅能收获一场“弑师”好戏,还能证明人性本恶,让取经之旅从现实和精神的两重意义上失败。

所以九宫真人虽然实力强大,但一开始并不想自己出手。蜘蛛精处下哑药,目的是让唐僧失声,念不出紧箍咒,给孙悟空弄死师父的机会;比丘国处送上小善,目的是让她挑拨离间,激化师徒间的冲突。

由此可以解释九宫真人最后出场的时机,正是在巨大化的石头孙悟空把唐僧吞进嘴里之后。得意洋洋出现的她,本来是来宣告胜利的。然而没想到,最长的路就是唐僧的套路,孙悟空不仅把师父捧在手心里,还要含在嘴巴里,藏在耳朵里,好好的秀了一次恩爱,九宫真人一败涂地。

从路线之争的角度看,九宫真人和唐僧这对同门,可以看做混乱邪恶与守序善良两大阵营的代表。为恶者是快乐的,随心随性,肆意妄为,自己过得很爽,却给他人造成了巨大的伤害;求善者是痛苦的,因为要遵守清规戒律、良心道德以及爱的负担。

唐僧为善,九宫为恶,在善与恶之间抉择的,正是那个心中也有过诸多痛苦的孙悟空。在《大话西游》里,是孙悟空自己主动戴上了金箍;在《西游伏妖篇》里,孙悟空可以随时摘下金箍扔掉,但他还是会选择戴上。

在周星驰的西游电影中,修行并不是远离世间的,而是要投入的爱过、痛过、伤过,经历过尘世的喜怒哀乐,呼吸过人心的挚爱与悲伤,由此才会拥有真正的慈悲与怜悯,走上最终的证悟之路。

这条路是非常痛苦的,这条路也正是周星驰西游系列电影的悲剧内核。

有过痛苦,才知道众生真正的痛苦。

有过执着,才能放下执着。

有过牵挂,了无牵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