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命案与西游记“倒着写”的奥秘

作者:茅十七

转载自:一本神经

在西游记第九十八回,历经千辛万苦的唐僧师徒四人终于登上了灵山,然而在半山腰的凌云渡,却发生了一起诡异的命案。

坐在无底船上的唐僧,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尸体漂了下来。

对于这桩命案,历来有过无数解读,甚至有阴谋论者说,悟空将唐僧谋杀在了这里。

那么事情的真相是什么呢?

让我们先从西游记的结构说起。

西游记的对称结构

西游记在结构上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就是唐僧取经之路的首尾呼应。按美国汉学家浦安迪的总结,师徒四人到达天竺之后的故事,有很多细节和离开大唐之前相同。比如第八十八回,师徒四人来到天竺国玉华州:

原来那关厢人家,做买做卖的,人烟凑集,生意亦甚茂盛。观其声音相貌,与中华无异。

所以在原著中,这里的印度人和中国人长相是一样的,只是电视剧为了体现异域风情,才设计了各种奇装异服。

印度人和中国人长的一模一样,是西游记作者没常识么?

然而书中不少地方描写过番邦胡人的相貌,比如第七十三回,唐僧师徒来到黄花观,道士打扮的蜈蚣精正在那里丸药,他的长相是:

面如瓜铁,目若朗星。准头高大类回回,唇口翻张如达达。

瓜铁,指一种青黑色的铁;准头,即鼻头;回回,不必解释;达达,即鞑靼。

所以,作者对当时西方民族的相貌特征还是有认识的。

浦安迪认为,作者之所以在八十八回写印度人和中国人相同,目的在于呼应第十三回。

在八十八回,师徒一行重返礼仪之邦;在第十三回,唐僧正好跨出大唐疆界,深入不毛之地。

八十八回到达玉华州后,悟空八戒沙僧收了三个徒弟;第十三回离开大唐后,唐僧也正收了猴猪沙三个弟子。

又如后来在天竺国,假公主抛绣球砸中了唐僧;而在唐僧出生之前,正是他妈殷小姐抛绣球,砸中了他爹陈光蕊。

由浦安迪这个思路继续往下推,还会发现更多的前后呼应。

像铜台府寇家庄,唐僧在这里为寇洪做了一场法事——圆满道场,其排场与过程“与大唐的世情一般”;而在动身取经之前,唐僧也正在长安为唐太宗做过一场水陆大会。

寇洪和唐太宗这两位金主,他们身上也有着明显的共同点——都曾死后入冥,通过人情关系还阳,一个延寿一纪(十二年),一个增寿二十年。

继续考察下去,如来也变得话唠起来。当唐僧到达灵山大雷音寺,这位西方领导人对天朝的道德及人权状况大大批判了一番:

你那东土乃南赡部洲,只因天高地厚,物广人稠,多贪多杀,多淫多诳,多欺多诈;不遵佛教,不向善缘,不敬三光,不重五谷;不忠不孝,不义不仁,瞒心昧己,大斗小秤,害命杀牲。造下无边之孽,罪盈恶满……我今有经三藏,可以超脱苦恼,解释灾愆。三藏:有法一藏,谈天;有论一藏,说地;有经一藏,度鬼。共计三十五部,该一万五千一百四十四卷。真是修真之径,正善之门……

这一长串话,他在第八回策划取经一事时也说过,内容大同小异。

在取经的开始和结尾,在大唐境内和天竺国土,出现这么多的重复性情节,这是为什么呢?

浦安迪认为,这体现了西游记结构的精妙,作者匠心的独到。

也有意见认为,这是作者写到后来有点江郎才尽,所以翻用以前的情节凑字数,这个判断未免有点草率。

其实如果按西游记充满了修道隐喻这一设定出发,是不难得出一个结论的:

佛家讲证悟自性,所谓心生种种魔生,心灭种种魔灭。

道家讲返本归元,所谓顺则成人,逆则成仙。

无论佛道,修行之路都是一条发现自我本真,提升自我潜能之路。唐僧取经十万八千里,最终还要落在反求诸己上。

所以修行之路就是一条回归之路。众多相同意向的重复,隐喻的是修行者对自我“故乡”的回归。

唐僧离灵山的终极智慧越近,也就离自己的本原“生身处”越近。在这个意义上说,天竺即是大唐,大唐即是天竺。

这就像悟空在第八十五回念的那四句颂子:

佛在灵山莫远求,灵山只在汝心头。

人人有个灵山塔,好向灵山塔下修。

曾经有个如果西游记倒着写的段子很火,其实要按这种首尾呼应的结构来看,至少在天竺这一部分,西游记本来就是倒着写的。

唐僧命案的谜底

沿着这个方向,还可以解释唐僧为何会在灵山路上看到自己的尸体。

九十八回来到灵山脚下时,师徒四人首先遇到的是玉真观的金顶大仙:

那大仙笑吟吟,携着唐僧手,接引旃坛上法门。原来这条路不出山门,就自观宇中堂穿出后门便是。大仙指着灵山道:“圣僧,你看那半天中有祥光五色,瑞蔼千重的,就是灵鹫高峰,佛祖之圣境也。”

佛教大本营灵山的脚下,必经之路却修了一座道观,这正是佛道同门的隐喻。当然了,阴谋论爱好者可能会有更多的解释。

登上灵山,走不了五六里,唐僧师徒路阻凌云渡,只见一道活水,滚浪飞流,约有八九里宽阔,只有一根又细又滑的独木桥,只有悟空走得过去,唐僧摇手,沙僧咬指,八戒甚至吓得趴在了地上。

眼看独木桥走不得,幸好有接引佛祖撑一条无底船前来,唐僧等人才撑船过河。

独木桥、无底船,这两个词千百年来一直被佛道两家用作修道隐喻。

悟元子刘一明对此的解释是:独木桥象征的是无为之道,最上一乘之道;无底船象征的是有为之道,金丹之道。上智之人,可以顿悟大道,所以心猿悟空可以轻松走过独木桥;中智之人,必须渐修,要靠金丹之道修炼正果,所以唐僧八戒沙僧要靠无底船到达彼岸。有为之道虽然不如无为之道能直接明心见性,但勤修渐进,最终也能修成正果。

这个解释颇有道理,因为后面的情节也有呼应——唐僧一开始取的是无字真经,燃灯古佛笑云:“东土众僧愚迷,不识无字之经,却不枉费了圣僧这场跋涉?”所以才遣白雄尊者掀翻经包,引唐僧师徒回来换取有字真经。

无字真经与有字真经,正如独木桥和无底船一样,象征的是无为之道和有为之道。

再回到凌云渡。无底船上,唐僧俨然成了鬼片男主,看到自己的尸体漂在水上:

那佛祖轻轻用力撑开,只见上溜头泱下一个死尸。长老见了大惊,行者笑道:“师父莫怕,那个原来是你。”八戒也道:“是你是你!”沙僧拍着手也道:“是你是你!”那撑船的打着号子也说:“那是你!可贺可贺!”

这个情节的修道隐喻,一般解释为“出元神”,指到达了修行的极高层次,阳神出窍,舍弃凡胎。

结合西游记的首尾呼应结构来看,在唐僧取经之前,这个意象其实早发生过了——八十一难的第三难是满月抛江,刚出世时的江流儿,也正是这样在水上漂着。

凌云渡的唐僧尸体,呼应的正是当年的婴儿诞生。

道家修行有一个至高法则:顺则成人,逆则成仙——人一出生,先天祖气断开,顺着自然法则生儿育女,同时也有了衰老和死亡;而反着方向修道,逆天而行的话,则可以盗天机为我用,返朴归真到“婴儿”状态,进而体会宇宙大道的终极奥妙。

而这一条无底船,正是逆水而上的:

三藏回头,忽见那下溜中有一人撑一只船来。

这正如张三丰《天边月道情》所说:

大神通火里栽莲,高匠手逆水撑船,逆水撑船休要乱。主人翁掌定风帆,浪滚中采取真铅,那时方赴灵霄殿。

所以经过凌云渡后,唐僧出死入生,返本会原,证悟大道,体会到了生身之前的本来面目。

修行旅程的真正终结

对于凌云渡的元神出窍情节,有意见认为这象征修道的最高境界,唐僧从此修成正果。其实并非如此,另一条旅程才刚刚开始。

在古代的修道理论中,对元神出窍后的修炼还有很多论述,有的说要“六年温养”,有的说至少还有一年修持,否则还有可能前功尽弃。

因为情节安排上的原因,作者将这一过程大大简化了——在灵山取得真经之后,唐僧经历了刚好八十难,还要再增加一难通天河落水,方能凑足九九归真之数。

由此可以理解第八十一难中的那些诗,比如八金刚把师徒四人从天上扔下通天河边时,是这么说的:

莫把经章当容易,圣僧难过许多般。

古来妙合参同契,毫发差殊不结丹。

即便修行到元神能够出窍的境界,仍可能有很多意外,导致金丹难成,“毫发差殊不结丹”,行百里而半九十。

唐僧师徒落水上岸之后,忽然又一阵狂风,天色昏暗,飞石走沙,极为恐怖。悟空对此的解释是,此乃阴魔鬼神,欲夺所取真经。

风雷阴魔,象征的正是修道过程会出现的众多幻景。

在通天河这一难完成后,书中的诗句是:

自此清平归正觉,从今安泰到仙乡。

晒经石上留踪迹,千古无魔到此方。

九九八十一难到此功德圆满,唐僧终于能够成佛了。

从第一难金蝉遭贬到最后的金蝉成佛,唐僧又走回了十世轮回之前的起点,倒着写的取经旅程,至此也终于走到了终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