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虚观打醮,贾母第二天没去,其实是因为贾珍的一句话

清虚观打醮,是贾府中最隆重的一次“户外活动”。在那个讲究女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年代,贾府内宅的女人们,能有这样一次隆重的“户外活动”,自然人人的兴头都极高。所以,至贾母以下,除了王夫人之外,几乎所有人都出动了。

清虚观打醮,原定的从初一到初三三天时间。为了这次佛事,王熙凤特意早在几天之前,就把观中的道士们都赶出去,把楼打扫干净,挂起帘子来,又不许一个闲人进去,做足了贾府中在此热闹三天的准备。

第一天,贾母欢欢喜喜的带着儿孙晚辈们都去了;第二天,贾母就懒怠去了。作者明着提到的原因,有两点:第一,是因为宝玉心中不自在,回家来就生气,嗔着张道士与他说了亲;第二,是因为林黛玉回家又中了暑。

其实,这只是表面上的原因。因为在这两点之前,作者还写到了,贾母在清虚观,“虽看了一天戏,至下午便回来了。”也就是说,在宝玉生气和黛玉中暑之前,贾母已经没有了兴头。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才使得贾母当天就没有了兴头,“下午便回来了”呢?

其实,这件事与贾珍的一句话有关。在清虚观打醮,除了瞻仰佛像,焚香祈祷之外,还有一项十分隆重的活动——看戏。但是,在道观中看戏,不像在贾府中看戏,由人随便点。清虚观看戏,是在“神前拈了戏”。每一出戏,都代表了神的暗示。

那么,神前拈的都是什么戏呢?第一折是《白蛇记》,讲的是汉高祖刘邦斩蛇方起首的故事,这出戏暗示的是贾府的兴;第二折戏是《满床笏》,讲的是汾阳王郭子仪寿诞之时,七子八婿来给他拜寿,这些儿子女婿们的笏板,放满了床的故事,这出戏,暗示的是贾府的盛。

这两出戏,无疑都让贾母非常高兴。然而,贾珍接下来的一句话,顿时让贾母失去了兴致:“第三本是《南柯梦》。”贾母听了,便不言语。贾珍退了下来,至外边预备着申表,焚钱粮,开戏。

这《南柯梦》,讲的是淳于棼在梦中经历了一场繁华,醒来之后一切都成空的故事。作为一位久经世事的老人,贾母自然明白了,这出戏暗示的是贾府的富贵荣华,终究也是一场空。

面对神佛如此暗示,作为一家之主的贾母,如何还能再提的起来兴头?然而,她又不能立刻就表现出来什么,只能勉强看了半日戏,到了下午,就回来了。第二天,更是懒怠去了。她懒怠去的真正原因,正是贾珍的一句“南柯梦”引起的。而宝玉和黛玉的不适,只不过为贾母提供了一个表面上的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