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玉挨打——到底谁最心痛?

宝玉挨打是《红楼梦》最精彩的片段,围绕着贾宝玉的挨打,贾府上上下下的人物悉数登场,心态各异,举止失常:

贾母:贾母冷笑道:“你分明使我无立足之地,你反说起你来!只是我们回去了,你心里干净,看有谁来许你打。”一面说,一面只令快打点行李车轿回去。贾政苦苦叩求认罪。贾母一面说话,一面又记挂宝玉,忙进来看时,只见今日这顿打不比往日,又是心疼,又是生气,也抱着哭个不了。

贾母是贾府位份最高最尊贵的人,一生经历过无数的大风大浪,唯独对于贾宝玉格外宠溺,不允许受到任何伤害。贾政每次管教贾宝玉都会受到贾母的阻挠,因此,此次挨打贾政气急了,严令下人不得通知贾母。贾母对于贾宝玉的爱,是祖辈对孙儿的溺爱,贾母不但疼爱贾宝玉,对于四春、贾兰等孙儿辈的孩子都格外疼爱。但是对于贾宝玉不同的是贾宝玉长得最像贾母的丈夫贾代善,而且还有含玉而生的神奇背景。贾母是非常相信神佛因果的,在她心目中,这个和自己夫君酷似又衔玉而诞的孙儿一定是天赋异禀,会光宗耀祖的,因此不允许其他人碰他分毫。贾母的爱是最深沉的疼爱。

王夫人:王夫人连忙抱住哭道:“老爷虽然应当管教儿子,也要看夫妻分上。我如今已将五十岁的人,只有这个孽障,必定苦苦的以他为法,我也不敢深劝。今日越发要他死,岂不是有意绝我。既要勒死他,快拿绳子来先勒死我,再勒死他。我们娘儿们不敢含怨,到底在阴司里得个依靠。”说毕,爬在宝玉身上大哭起来。王夫人抱着宝玉,只见他面白气弱,底下穿着一条绿纱小衣皆是血渍。禁不住解下汗巾看,由臀至胫,或青或紫,或整或破,竟无一点好处,不觉失声大哭起来,“苦命的儿吓!”因哭出“苦命儿”来,忽又想起贾珠来,便叫着贾珠哭道:“若有你活着,便死一百个我也不管了。”

贾政:贾政听了此话,不觉长叹一声,向椅上坐了,泪如雨下。贾政听了,那泪珠更似滚瓜一般滚了下来。

王夫人和贾政对于贾宝玉的爱是父母对儿子的爱。一心希望他有所作为,光宗耀祖。当发现贾宝玉的行为总是那么乖张怪异,离经叛道,他们非常慌张,一心希望儿子走入正轨,做一个知道读书上进的人。而且他们有一个勤奋好学的标杆就是贾珠,只是贾珠早亡,他们便把更多的希望寄托在贾宝玉身上,爱之切责之严。他们很像那些急于求成的父母,但是却不会和孩子做最有效的沟通。他们对于贾宝玉的爱有一些自私。

袭人:袭人满心委屈,只不好十分使出来,见众人围着,灌水的灌水,打扇的打扇,自己插不下手去,便越性走出来到二门前,令小厮们找了焙茗来细问。

袭人对于宝玉的态度和王夫人、贾政一样,希望他走上正途有所作为,但是因为身份不同而心态不同。她是贾宝玉的侍妾,将来的宝二姨娘。那么,贾宝玉和袭人也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利益共同体,因此袭人心疼的贾宝玉肉体上的伤,但对贾政王夫人的行为是拥护的。

薛宝钗:宝钗见他睁开眼说话,不象先时,心中也宽慰了好些,便点头叹道:“早听人一句话,也不至今日。别说老太太、太太心疼,就是我们看着,心里也疼。”刚说了半句又忙咽住,自悔说的话急了,不觉的就红了脸,低下头来。

薛宝钗此时的表现特别生动、真实。很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面对自己的情郎。

林黛玉:宝玉从梦中惊醒,睁眼一看,不是别人,却是林黛玉。宝玉犹恐是梦,忙又将身子欠起来,向脸上细细一认,只见两个眼睛肿的桃儿一般,满面泪光,不是黛玉,却是那个?……此时林黛玉虽不是嚎啕大哭,然越是这等无声之泣,气噎喉堵,更觉得利害。听了宝玉这番话,心中虽然有万句言词,只是不能说得,半日,方抽抽噎噎的说道:“你从此可都改了罢!”

林黛玉对于贾宝玉是从肉体到心灵的哀痛,感同身受,悲从中来。如果说薛宝钗是对自己懵懂的感情有所觉察,而有所心动;那么林黛玉就是和贾宝玉处于两情相悦笃定期的相知相惜。

因此,综合来看,宝玉挨打,从亲情来看最最心痛的是贾母;从爱情来看最最伤心的是林黛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