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岚美我知道,但美成画中人我被惊到

米兰的悠然、巴黎的美好还有小镇自然风光的广阔与放松……欧洲不愧是艺术的摇篮之地。

摄于奥赛美术馆

意大利街头、法国小镇亦或古堡丛林,举起镜头总能捕捉到好似油画般绚烂的“大片”。这也难怪不管是古希腊文明起源还是15世纪文艺复兴,欧洲总是艺术绕不开的“朝圣地”。

摄于米兰Parco Lambro

摄于吉维尼莫奈故居

摄于巴黎蓬皮杜中心

COCO带上秦岚,在米兰肆意“创作”。一样的美景,不一样的表达,你对文艺复兴又是如何解读?

文艺复兴时期,波提切利笔下的美神维纳斯最为著名,体态丰腴,形态端庄。从《维纳斯的诞生》到《春》,无一例外都展现出文艺复兴初期对神话题材的青睐与对美好事物的追求。

其中《春》的构图尤为有趣:维纳斯矗立在画面中心,沉稳、温婉。维纳斯的孩子、爱神丘比特在画面三角处的顶端,蒙着眼睛、手持爱神之箭刺向“三女神”中的一位,把大家的目光吸引过去。

长着一张佛罗伦萨标准美人脸的花神手抱鲜花往前走,她的笑容若有似无带着神秘。和身旁正张皇失措、想要逃脱微风女神的仙子形成鲜明的对比。

《春》细节

透过晨曦的阳光,美神、花神……这些神话故事中的角色仿佛也在向我们款款走来。

长裙:ALBERTA FERRETI

高跟鞋:Sergio Rossi

耳环:Buccellati

拨开云雾,画面逐渐清晰,丛林中的她似仙子似精灵,时而灵动时而迷离……

向左滑动查看完整图片←

长裙、手套:ERMANNO SCERVINO

耳环:DEBEERS

正如《春》,你很难说清画中美神、花神谁才是主角,我们被她们带到了这片人间仙境。

向左滑动查看完整图片←

天才达-芬奇笔下的“蒙娜丽莎”一直引人入胜,他作画时会前后推敲很长时间,以至于在世之作多为手稿。这也让达-芬奇的油画成品更显珍贵,《蒙娜丽莎的微笑》如此,《抱貂女郎》亦是如此。

《抱貂女郎》是一副肖像画,模特是公爵情人。这幅画运用明暗对比凸显出达-芬奇的写实功力,不自觉的将画面焦点聚焦到了明亮的手部:虽然公爵情人的表情平静透着温柔,但这只手却粗大似男人,仿佛下一个动作就要死死掐住貂的脖颈,让人背脊发凉。

对比蒙娜丽莎的手部特写,感受更为深刻。

温柔的暗黑感在珍珠、丝绒的衬托下,显得文艺、乖张。

连衣裙、外套:Gucci

耳环:TOUS

文艺复兴三杰之一拉斐尔创作的《雅典学院》将他的绘画特色展现得淋漓尽致:明亮纯洁。

正因如此,他笔下关于圣母的题材特别多:圣母神态祥和,置身于背景广阔的自然风光下,不自觉地让人内心平静下来、充满希望。

《圣母与圣子》

拉斐尔-桑西

独自一人在广袤的森林放空时,更和拉斐尔感同身受,体会到他内心的悠扬。

连衣裙:XU ZHI

衬衫:SHIATZY CHEN

戒指:DEBEERS

擅于运用光影来讲故事的卡拉瓦乔用一束光打造出最生动的《圣马太蒙召》,确定了他文艺复兴时期的地位,并拥有一批追随者。追随者中包括文艺复兴时期不可多得的女画家:阿尔泰米希亚-真蒂莱斯基。

真蒂莱斯基的人生经历对她的作品影响巨大:童年被强奸,坏人逍遥法外自己却要饱受嘲笑之苦。这让她在画作上更喜欢用戏剧性的光影效果来突出女性的强势与犀利。

她的画作中,女性大多占主导地位,并表现出果敢刚毅的一面。比如她和卡拉瓦乔都曾以《犹滴杀死霍洛弗尼斯》为主题作画,俩人笔下主角姿态却截然不同。

《犹滴杀死霍洛弗尼斯》

米开朗基罗-梅里西·达-卡拉瓦乔

卡拉瓦乔笔下的犹滴身体后倾,眼神带着犹豫

《犹滴杀死霍洛弗尼斯》

阿尔泰米希亚-真蒂莱斯基

真蒂莱斯基则将犹滴刻画成神态淡然且动作果决的女性形象

两幅画也有共同点。

犹滴的服装都具备15世纪的特点:突出饱满身材曲线的泡泡袖、大方领。被借鉴到复古风回溯的今天,融合当下流行的金属质感面料,有种光影交错的穿越感。

向左滑动查看完整图片←

连衣裙:Stella McCartney

耳环:Buccellati

艺术是相通的,每一幅作品总有它被创作的价值。在你眼中,身处米兰的秦岚有怎样的风情呢?在她看来,画中人亦或是人看画,都不过是“你在看风景,而恰好你也成了别人的风景”。

ps强烈预告:“那些年我们站过的帝后cp”温暖回归,秦岚、聂远重聚《时尚COSMO》首封动态刊,合体发糖!这份保质保量的CP售后为你带来:双人微电影《好久不见》,“帝后CP”上演平行时空的虐甜爱恋。秋日时尚大片,糖分满分。更有“帝后”甜蜜语音与手写信等你来拆~

图片来源

Ins/ 视觉中国 / 东方IC / 新浪微博

时尚COSMO原创内容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如需转载,请联络我们获取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