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不夸张的说,它是本世纪最伟大的动漫

  柏拉图曾经有一个著名的“洞穴神话”,躲在山洞里的人,背对着洞口,洞外的光投射进来的影子打在洞壁上,这些人就认为,影子就是世界的本来样子。

  而一些人走出了洞外,发现了更广阔的世界,就准备把洞穴里的人一起拉出去,但是洞穴里的人已经习惯了洞穴里的生活反而会怪那些拉他们的人多管闲事。

  《苏菲的世界》把人们的生活比作是兔子的绒毛。而哲学家就是那些企图探求世界本质的不甘活在绒毛深处的向上攀爬的人。

  这些求索来自于人类最原始的求知欲,而这种求知衍生出来最重要的人类的品质之一就是——自由意志。

  

  今天聊的这个作品就把前面的故事和比喻通过具像化的意象展现了出来,那束缚着人类眼界和胸怀的屏障,就是高达50米的城墙,以及如同宇宙真空中的辐射和未知危险般存在的巨人。

  《进击的巨人》

  2013年第一季刚出现的时候,就凭借流畅的动作场面、大尺度的画风、高燃的剧情和深刻的内核被很多人奉为神作。也因为血腥、暴力及少许的背部裸露镜头被不少国家列为禁片。

  今年第三季回归,创下了该系列在豆瓣的最高分。

  毫无疑问《进击的巨人》是进入新世纪以来目前为止最伟大的动漫,它展现绝望,又歌颂希望,它揭露人性的丑恶,又从不否定人性中伟大的部分。

  每一个人都一定会有被触动的地方,因为自由,一直是人类生命的终极意义之一。

  相信很多人都对动漫这样的艺术表现形式抱有一定的偏见,《进击的巨人》这部动漫无论是从内容还是形式上,都打了他们的脸。

  我们从最直观的镜头语言就可以看出,很多真人电影需要费尽心思的镜头,这部动漫不说轻易做到,但是也能相对高效的呈现出来。

  

  比如,立体机动装置的动感镜头

  前期拍摄需要高度重合的构图的阿妮变脸叠化

  这样惊艳的镜头不胜枚举。但这仅仅是它让人叹为观止的九牛一毛,接下来本文将试分析一些它为什么好看的原因。

  末日氛围的塑造以及人性的残忍现实

  《进击的巨人》展现了一个想象中的坏未来,拥有着庞大而且完整的世界观,走的是写实主义的路线,在这其中,你会发现很多十分现实又残酷的选择题,如果同样的情况发生在我们身边,做决策的人未必会有更好的方案。

  

  比如为了吸引巨人,将少部分边境的人聚集起来形成一个诱饵区域,牺牲他们以保证一旦受到攻击,巨人都会先被这个区域的人吸引,而大多数人可以第一时间逃走。

  为了保证有限资源的合理分配,冠冕堂皇地以夺回战为由把人们送去巨人口中。

  正如皮克西斯司令口中所说的一样,所有存活下来的人类,对此事都绝口不提,因为这些人的死亡让他们存活了下来,所以说到底所有人都有罪。

  这些是从宏观上来展现一个残忍冰冷的社会现实,在个体上,《进击的巨人》有一种特别冷酷的处理手段,就是给人一个充满激情和热血的开头,再浇上一盆合情合理的冷水。

  

  第一季中,母亲抱着儿子的断臂大喊着询问归来的军官,自己的孩子为人类的反击作出了贡献了吧,所有人都渴望着给出一个肯定的回答,但是很遗憾,事实就是没有。

  情侣男在开战前还展现着爱情的伟大,说着自己一定会保护好爱人,下一秒钟他却已经停止了心跳。

  每一个人在学习猎杀巨人的技巧获得好成绩都是为了加入宪兵团来远离巨人,上演着荒诞的戏码。

  当你以为补给兵擦枪是为了对抗巨人时,他却用他擦好的枪自杀了。

  而最戳泪点的就是艾伦的母亲,她让艾伦和三笠离开即将被巨人吃掉的自己,但是当孩子们真的远离自己的时候她又出于求生本能地捂着嘴说着不要走。

  第二季中,无论是最终抵不过恐惧打自己的脸放弃抵抗的人类第二强米可分队长还是帅气的短发小姐姐与喝酒男,最后都以最绝望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喝酒男到最后连一滴酒都没有喝上。

  这种绝望的氛围塑造一直在诉说着三笠童年觉醒后意识到的那个道理,那就是,这个世界,是残忍的。

  还有,如果你对这残忍视而不见,有一天你终究会被残忍所杀。

  自由意志的主题

  在第一季的争夺战中,艾伦的第一次变身以失败告终,三笠作为家人亦或者作为爱情的力量并没有唤醒艾伦。

  艾伦还为我们的三笠女神脸上添上了一道到现在都没有完全恢复的伤疤,他倒在一旁似乎宣告着整个夺回战的失败。

  但是阿尔敏来到了他身边,用梦想呼唤着他,质问着他,问他到底是为了什么非要加入调查兵团,非要到外面的世界看一看。

  艾伦回答他,因为自己生在这个世界上,作为一个不断思考追寻自由的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阿尔敏用梦想的自由意志唤醒了沉睡的艾伦,他就是那些少数不甘心一辈子都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庸庸碌碌在墙内过活的人。

  在动画里,他不只一次地呼唤与呐喊,用这样的意志感染了无数人加入到了探索外面世界的调查兵团,墙内的王希望为墙内的人们打造一个和谐安逸的舒适区。

  但是他忽略了人的自由意志,所以才会有艾伦,才会有调查兵团,才会有自由之翼。

  无论再大的未知与危险,再多的代价和牺牲,都阻止不了一个灵魂对自由的向往。

  在第三季最新一集中,作者借艾伦的父亲之口说出了调查兵团所象征的意义——灵魂的自由。

  但是作者对自由意志的探讨也没有仅止于此,艾伦的教官也和艾伦的母亲进行了一场关于自由的伟大与安逸的平凡之间的观点交锋,艾伦的母亲也从务实主义者的角度提出平凡有什么不好的观点,把本作关于自由意志的讨论又增添了一个全新的维度。

  到底什么对一个灵魂而言是真正的自由呢?

  从艾伦教官的角度来讲,努力去探索,发现外面的世界,了解整个世界的发生机制,主宰更多的时空才能让人更加自由。

  而对于艾伦的母亲来说,活着本身就是一种自由,在安逸的舒适区里平凡地过完这一生,又何尝不是一种平凡的伟大呢?

  精彩的群像戏塑造

  这是《进击的巨人》最强大的一个武器,我们都知道,作为一部兼顾商业与艺术的作品,它的解谜情节一直是吸引受众的精彩手段,但是类型片模式下的人物弧光的展现也是它不容忽略的优点,而且它的人物塑造也和每一季的主题紧密相连。

  

  在第一季中,主要阐释了让这个人物的转变,第一季烘托了末日的气氛以及末日环境下人性出于自保的残忍本性,让这个角色一开始就是一个承认自己残忍的实在人。

  但是当所有人都认为弃车保帅思维是一种非人道主义的残忍时,同期生的马可却发现了让这样的优点,极力推荐他成为领导者,并且也正是因为马可这个人物的死亡,让让产生转变,他对着不知名的骨头发誓,加入调查兵团,阻止更多的牺牲。

  在着重刻画让的同时,配角们也有出色的描写,有洁癖的兵长握住濒死的士兵的手对他说的那一番豪言壮语是战友之间的情谊,也是人性永不消逝的光辉。

  冰山美人阿妮因为有着自己的一套处世哲学,所以才能坚定地执行任务,但是同时也会因为内心的愧疚感对着尸体说对不起。

  佩罗娜与兵长的感情线也通过佩罗娜父亲的诉说与当时兵长的表情,兵长主观视角对丢弃的佩罗娜尸体的不舍表达了出来。以及马可默默无闻死亡的小人物的悲剧性。

  第二季中着重塑造了莱纳和尤弥尔的形象,莱纳潜意识里无法忍受自己的罪行,于是极力否认从而产生了人格分裂。

  这种身份的混乱是一个卧底角色经常会发生的问题,并且一旦发生对于本人来讲就是无休无止的无间地狱。而且最讽刺的是,他的这种混淆身份的开始也是由于马可的死。

  尤弥尔在了解了希丝特利亚的身世之后,就如同看见了另一个自己一样,为了完成对自己的救赎而选择帮助希丝特利亚。

  如果说莱纳的这种行为是人物内在的自我救赎的话,尤弥尔的行为就是这种救赎的外化,两者的人物形象形成了互文。

  最后尤弥尔选择牺牲自己成为莱纳两人的战利品又成功升华了这个人物,让她完全成为了第二个希丝特利亚,那种牺牲自己为别人考虑的人。

  并且柯尼因为村庄的变故变得更加的笃定和坚实,莎夏在对抗巨人的过程中也完成了和自己的村庄与父亲的和解,可以说到此为止,每一个人物都栩栩如生,并且与众不同。

  伴随着这莱纳与尤弥尔的抉择与蜕变也引出了第二季的主题,选择与牺牲,人们总想拥有的大团圆结局是不存在的。如果想做出什么选择,就一定伴随着残忍的牺牲。

  在这样的主题下,很多配角也十分出彩,艾尔文团长被巨人叼走时,高喊着前进,提醒着手下即使自己牺牲了也要在所不惜地把艾伦抢回来。

  阿尔敏为了让贝托莱特产生破绽思考到底应该舍弃什么。

  这种选择牺牲贯穿了几季里人物做选择的始终,是一种日本的右派思维,充满了纳粹色彩,当年的德国人就是在希特勒的这种教唆下进行种族清洗的,这也是它为什么被禁的原因之一吧。

  

  到了第三季,王政篇更倾向于解谜,于是真相自然而然地成为了这一季的主题,伴随着真相的拉开,小女神希丝特利亚的觉醒也展现了出来,她也最终成为了新一代城墙内的王。

  《进击的巨人》是一部真正意义上的史诗巨作,本文所展现的也不过是它的冰山一角,里面有很多延展开的小主题。

  比如当三笠听到艾伦的死讯时所表现出来的一个女人的反馈,伪装出来的让人心痛的坚强,你看到的是一个在末世苦苦挣扎的理性与对抗彷徨的本能。

  当让诉说着马可悄无声息地死在角落里时,你也能看到小人物的天生悲剧,这个世界有太多太多的过客,只有少数人能成为主角。

  站在聚光灯下,或许我们都不是艾伦,或许我们也不过是一个角落里不起眼的马可,但是没有配角何来英雄呢?

  在文章的结尾,我想让马可做一回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