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潮儿:中国股市30年轮回 “熊长牛短”两张肖像成经典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腾讯图片《鹅眼》栏目推出“人人都是弄潮儿”系列图片策划,讲述经典老照片背后的故事,抚今追昔,一张张生动影像见证40年改革开放给人们生活和思维观念带来的巨大变化。

摄影:张新民、赵亚鸣、杨晞

90年代初,深圳街头服装店,T恤上面印着“打工没劲”、“下海吧”、“股票肯定涨”。摄影:张新民

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刚刚起步,整个社会都弥漫着除旧布新的气息和不破不立的激情,在资本市场上,1986年中国工商银行上海信托投资公司静安证券业务部宣告营业,从此恢复了我国中断了30多年的证券交易业务。

1990年12月1日,深圳证券交易所试营业。12月19日,上海证券交易所正式营业,上证指数基点为100点。由于是股票市场成立初期,中国股市从100点起步,到1992年5月26日,上证指数狂飙至1429点,这是中国股市第一个大牛市的“顶峰”。在一年半的时间中,上证指数暴涨1300多点。随后股市便是迅猛而恐慌地回跌,暴跌5个月后,1992年11月16日,上证指数回落至400点下方,几乎打回原形。而发生在当年震惊全国的“810事件”,则成为中国股市第一次由牛转熊的导火线。

1992年8月10日,深圳发售当年新股认购抽签表,凭身份证认购,每张身份证一张抽签表,每人一次最多买10张表。由于巨大的赚钱效应,使得百万人云集深圳,现场抢购股民证的长队秩序极度混乱。从8月7日开始,大约120万人在分布于深圳市的300个网点排起了长龙,大家都是冲着新股和发财梦来的。那个时候的深圳,除了刮风要么就下雨,要么就是日晒,上百万人整整排了三天三夜,所有这几种天气都经历了。摄影:赵亚鸣

在疯狂抢购股票的人潮中,还处处能看到外来农民工的身影,他们有的是被老板用汽车直接从工地上拉来排队,有的是受雇佣为城里人排队,有的是帮着亲戚朋友排队。摄影:张新民

在这之前,消息灵通人士已经暗中开始身份证搜集大战。一连数天深圳的电话线路大塞车,占线的都是内陆长途,邮局的特快专递和包裹,多是一捆一捆的身份证。8月7日公告发布当天,全市300个发售点就已经开始有人占位。全国各地四面八方的寻梦者急奔深圳,8月10日至12日广州至深圳的火车票一票难求,30多元的座票黑市炒到了200多元,来往于两地之间的大小巴士,票价比平时涨了好几倍,也丝毫未能阻止蜂拥而至的人潮。

人们彻夜排队,一些人还带了锅具,现场做饭吃。虽然夏日蚊虫肆虐,但熬夜排队的人们却斗志昂扬。9日,整个深圳满街满巷都是人潮,人们手里揣着大把的身份证和钞票,到处在排队,人人都指望抢到一个发财的机会。经过整日暴晒,人潮反而越聚越多,越来越密,每个发售点都是里三层外三层,傍晚雷雨临头,湿气蒸腾,阵地依然固若金汤。摄影:赵亚鸣

到了最后阶段,每个人都唯恐被挤出去,众男女只好前胸贴后背,大家都紧紧的搂抱在一起,稍微有不慎,这队就算白排了,在利益面前大家只好放弃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和尊严。摄影:张新民

一位专程从江西赶来的小伙子在发售前半小时被挤出列,他手上揣着身份证和钱绝望地喊道:“我排了两天两夜的队啊……”摄影:张新民

营业网店大门一开,众人鱼贯而入。然而500万张认购表刚开始发售不到半个小时即宣布售罄,但是没有拿到新股认购表的人,根本不相信,他们看到说,好多内部人包括执法的人、证券公司的人、金融系统的人,把大量的表偷偷的买走。摄影:张新民

大量忍饥挨饿日夜排队的民众美梦成空,导致了8月10日傍晚在深南大道,一些人上街游行请愿要求见市长,并与公安干警发生冲突,多辆警用及民用车辆被砸坏烧毁,警方不得已动用高压水枪及催泪弹。摄影:赵亚鸣

到了晚上11点,深圳市政府紧急出台了五项措施来平息这一事件。第一条就是惩治腐败,打击营私舞弊,第二条更重要,就是增发500万张认购表,大家第二天又可以去申请认购表了。后来查实,在全市300个销售点中,有95个点受到群众举报,到12月10日,自查内部截留私买的抽签表达105399张,其中一家证券营业部的副总,一个人独吞了整整一箱的认购表,总共5000张。摄影:张新民

“810事件”成了深圳股市当年最大的利空消息,早先普遍认为新股抽签表发售势必牵动人气的乐观估计被事实击得粉碎。1992年8月11日,上证指数出现第一次狂泻,当天暴跌10.44%,三天之内暴跌400余点。股灾过后,行情显示屏上尽是卖盘,股价下跌,一轮熊市降临了。摄影:张新民

自1992年后,中国股市开启了独具特色的“熊长牛短”轮回行情。2007年10月,在经历长达4年多的大熊市后,上证指数狂飙至令人惊诧的6124点,此后指数一路向下“跌跌不休”,所有的股票都出现暴跌,许多投资者刚刚进入股市,便被深度套牢,损失惨重,到2008年10月28日,出现了1664点的新低。

2008年1月22日,上证指数开盘半小时大跌340点,连续下破4900、4800、4700、4600四道关口,收于4559.75点,跌幅7.22%。在南京一家证券交易所,一位头发稍显花白的股民,戴副一只镜片碎裂的眼镜,正啃着一根玉米棒子当午餐,脸上挂满忧伤,在他背后,是一片像庄稼地一样碧绿的股市行情。摄影:杨晞

1992年那位绝望的青年,2008年那位节俭的大叔,成为反映中国股民形象流传最广的两张照片。从2015年6月12日,上证指数触及5178.19点高位以来,中国股市进入第11次熊市轮回,持续到现在已经近3年半。

2018年10月11日,上证指数收盘大跌5.22%,收报2583.46点,将两年前的2638点“股灾底”跌穿,同时失守2600点整数关口,行业板块全线下跌,千股跌停。

作者简介:

张新民,1952年生于四川德阳,1988年移居深圳。1990年起任《蛇口消息报》摄影记者,编辑,视觉总监。2007年任广东省摄影家协会新闻纪实委员会主任。曾获1992年度《人民摄影报》杯全国新闻摄影比赛大奖、第7届尼康摄影比赛特等奖、第17届全国摄影艺术展览铜牌奖、第三届中国新闻奖三等奖、广东省鲁迅文学奖、深圳市大鹏文艺奖。

赵亚鸣,著名摄影家,《证券市场周刊》首席摄影记者,广角摄影学会理事,曾荣获全国十佳摄影记者。

杨晞,1969年生,南京日报报业集团《金陵晚报》摄影记者,著名财经摄影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