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都开始喝枸杞了,你还没去蹦过迪?

蹦迪,这项集健身、约会、谈生意、养生为一体的娱乐活动,早已不是时尚的代名词了。

它就像你青春期遇到的那个小混混,年轻时不和他谈一次恋爱,回想起来,总觉得青春不完整。

但不是所有人都会早早欣赏小混混和蹦迪的美,更多的人在青春期对它们退避三舍,觉得这是腐败庸俗奢靡颓废的产物;

等青春期一过,才恍然:MD!为什么当时那谁叫我去蹦迪我不去?我都开始喝枸杞了,竟然还没有蹦过迪?

现在,再谈起蹦迪,蹦迪似乎也就只是蹦迪而已,人们不太会把它和特别三俗的东西联系起来。

没蹦过的人跃跃欲试,蹦过的人眼中有一千个蹦迪方式。

今天,我们和很多人聊了聊蹦迪之体验,集成了这份“蹦迪实录”,给大家共同欣赏。

男朋友一身正气

很容易让人误会我们是扫黄打黑组的

@ 洋野

第一次蹦迪,是和男朋友一起。相信大家看到这个故事的开头,就能猜到这个故事的发展和结尾了吧。

蹦迪之前我也煞有介事地查了一下:“蹦迪应该穿什么?”“蹦迪的姿势有哪些?”“如何不被人看出来我是第一次蹦迪?”……

最后,鉴于是同男朋友一起出场,我放弃了黑丝短裙露腰装,收起内心小野猫;决定以无招胜有招,穿着非常普通的黑背心和牛仔裤,带着一个半小时画好的妆;

男朋友看起来与平时无异,但是从发胶皮带手链也看得出他在暗搓搓地打扮。两人都不想被别人看出来是第一次蹦迪……

我们打车去了鼓楼东大街一家著名的迪厅,这家迪厅在胡同深处,非常矮小,并不好找,仿佛是一个怪兽的口腔,有一种油腻的陈旧感,尽管黑乎乎的,但还是可以通过微弱的灯光看到墙壁上可疑的液体结晶。

像我这种“体验派”是怎么都可以的。但男朋友似乎对这种环境非常不满意,他说与他想象中的夜店环境相差甚远,决定重新找一家!

然后我们又打车去了三里屯最著名的一家夜店。

真的是十里不同天,如果说上一家夜店像大型的公共厕所,那这家夜店让人怀疑这是一家鬼屋!曲曲折折,终于进了舞池!DJ在上面打碟,下面至少有一千人在表演群魔乱舞。这欢快的音乐,有节奏的灯光,我不知不觉就露出了姨母笑

纸枪会踩着节奏发射,漫天的纸屑飞舞;干冰环绕,保洁阿姨在地上扒拉废纸片;为了掩饰尴尬,我决定先去厕所,男朋友陪着(他也怕尴尬);厕所虽好,也不能长待,还是要出去见人的。

由于事先没有喝酒,天性无法解放,于是我们两个仿佛千年僵尸在散台闲晃了一会,最后决定去二楼,一睹整场的芳容:

成百条白胳膊仿佛要掀翻屋顶,而男朋友就像达康书记误闯夜店,一动不动地倚着栏杆,审视下面的群魔乱舞,那一身正气,很容易让人以为他是扫黄打黑的,我也不好意思有什么大动作。

由于长时间静立,我的胳膊被蚊子咬了一个包,此刻,我似乎明白舞池里的人为什么要抖动全身,摇头晃脑,甩胳膊甩腿了——是为了赶走蚊子。

如果有人给我们拍张照,我们两个万年僵尸下面的批语恐怕会是鲁迅先生的名言: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都没有……

跟你搭讪又不是爱上你了

@ 乙醇

我记得阿摩司 · 奥兹说过一句话:“开始讲一个故事就像是在餐馆和一个素昧平生的人调情。

同理,蹦迪时和女孩搭讪也是同样难。反正我蹦这么多回,也搭讪过好多回,成功案例挺少,我觉得现在大家都没有安全感,一个陌生人上来跟你说话,你不知道ta接下来要干什么,所以我也能理解那些不搭理我或者扭头就走的姑娘。

一对一搭讪不容易成功,但是如果双方都是两个人,聊上的几率就大很多。

我觉得我跟人聊天还比较自然吧?我也见过那种巨尬的。有一次我带女伴去,我还坐在她旁边呢,就有一个男的上来强撩,大喊:“你跟我走吧,我能给你买LV!”……

其实我觉得大家都太把搭讪当个事儿了。其实我追求的也只是那一刻的感觉。就跟你聊个天而已,又不是爱上你了,出了这个门,谁还记得谁呀?

夜店才是最好的炫富场所

@单泥

去夜店去久了,你就会发现,夜店是有钱人的炫富舞台。

首先,不同的夜店都能分出鄙视链来,有些夜店,散台低消2万起,卡座最高消费200万,门口停的车最低档也是兰博基尼;

卡座中的鄙视链更是赤裸裸的,距离DJ台越远,野生蹦迪选手和夜店新手越多;

距离DJ台最近的卡座大咖,要么带着大金链,要么潮牌加身,桌上是8000一瓶的酒;

这桌开了一瓶唐培里侬,隔壁桌马上就要点几瓶更贵的;

而且夜店老板也一定深谙人性之道。卖的香槟要装上镭射灯和LED灯,由几个穿着比基尼的中外模特举在手中,绕场一周,再送上桌,仿佛在向整场宣示:

这位大王点了很贵的酒!

荷兰的大学会组织全年级的同学一起蹦迪

@ 波力

在北京上大学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是那种一辈子都不会去夜店,只喜欢云淡风清、岁月静好的人。(微笑)

没想到,到了荷兰留学,新生周结束的庆祝活动竟然是全年级一起去pub蹦迪。后来参加学生会组织的文化节,after party也是大家一块儿蹦迪……

学校组织的蹦迪活动一般是晚上十点多开始。我蹦到两点多就自己骑自行车回家(在荷兰很少打车且非常贵)。欧洲的同学们则会蹦到早晨五六点,一起吃个早饭再各回各家。

感觉在欧洲蹦迪还是蛮放松的,没有那种“扮酷”的心理负担,就是蹦一蹦跳一跳而已。僵硬的身体重新扭动起来的时候甚至还觉得有些解放天性——好像感官被重新唤醒了。

除了在pub蹦迪,荷兰人也爱在室外蹦。每年国王节的时候,荷兰人民会把运河改造成舞池,让DJ站在桥上打碟。阳光下,老人小孩一起喝着啤酒摇摆,歌声震耳欲聋,场面有点壮观。

我已经开始喝枸杞了;还没蹦过迪

@ 面包

一直以为“90后开始喝枸杞了”是个段子。喝枸杞?不可能的!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喝枸杞!

没想到,今年的我已经活成了一个段子……

喝枸杞是我自愿的,而且每天还要吃三颗枣、一个苹果、两袋奶,嘴里念叨的是:一天三颗枣,青春永不老;一天一苹果,疾病远离我……

神奇吧!我干着20岁的工作,吃着50岁的食物,活得像80岁老……

那天看到朋友圈有人说自己“真的是老了,蹦不动迪了,也熬不了夜了……”

那我这种算什么?我已经开始喝枸杞了,还从来没蹦过迪!从此,25岁前的to do list多了一条:蹦一次迪!

我蹦迪的时候你还没出生

@ Aki

我蹦迪那都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我家在一个小县城,当时的火车站周围聚集着那些娱乐场所,台球厅、游戏厅,还有迪厅。

那时候迪厅都是兼着旱冰场功能的,白天场子里滑旱冰,晚上开始放点迪斯科的舞曲,大家在里头跳。

我是上小学那会儿就去迪厅了,但我属于不太会跳舞也泡不到妞的,就瞎玩。

那时候迪厅很乱,估计人们荷尔蒙也没有别的地方发泄,所以在舞池里只要谁蹭一下,俩人就能骂起来,然后就门口约架去了。现在去蹦迪基本是不会碰上这种事了。哦我不打架,我当时个头特别矮,打不过,也没有那个冲动。

其实,每个迪厅都是有一个大哥罩着的,大哥一般就在楼上打牌,一般不露面的。不过有时候场子里人特别多,大哥就下来跳一段,大家就都不跳了,都围过来看,鼓掌。

有些大哥是真的很会跳的。有时候我就想,当大哥的也不容易,不光能用拳头震住人,跳舞也得拿得出手啊。

互动话题

你对“蹦迪”这件事怎么看?

你有什么难忘的蹦迪之旅?

编辑 = 洋野、亏亏、Aphasia

图片来源 = 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