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滑板鞋”庞麦郎吗?他还在演出,只是演完就要赶回村收庄稼

2014年,庞麦郎这个名字随着他创作演唱的神曲《我的滑板鞋》火了,就算你不喜欢这首歌,你也一定会哼两句“摩擦摩擦,像魔鬼的步伐……”

这首歌曲不但走红网络,也为他带了很多演出机会,据说他在2014年接了近两百场商演,他账上存款最多的时候曾经有两百多万元。

不久后,庞麦郎跟老东家华数传媒闹出了合约纠纷。

据悉,庞麦郎跟华数的分成是2:8,在庞麦郎走红后,公司依旧安排他住在北京的地下室,引起他的强烈不满,拒绝完成公司安排的工作。

2014年12月,华数正式起诉庞麦郎,要求继续其履行“合约”,并索赔60万元。

法院受理案件后,庞麦郎经法院多种手段传唤,始终拒绝应诉,最后被列为失信人名单,不能坐飞机和高铁。

刚走红的时候,庞麦郎自称约瑟翰·庞麦郎,是一个来自中国台湾的90后,从2008年就开始音乐创作,最大的梦想是成为一个受欢迎的创作型歌手。

不过,随着他的走红,媒体把他扒了个底朝天,连身份证也被曝光。

约瑟翰·庞麦郎真名庞明涛,1984年出生于陕西 ,是个土生土长的小镇青年,在家里种过地,养过猪,曾经去广东打过工,也曾经在KTV里给人切水果当服务员。

随着他的谎话越扒越多,网友的谩骂声也越来越大,虽然庞麦郎不怕被骂 ,但随着网络热度消退,加上他再也没有写出一首能引起水花的新作,庞麦郎似乎销声匿迹了。

2017年3月曾经有人爆料庞麦郎在河南一家酒吧开演唱会,请了14个保安维持秩序,但现场却只有7名观众。

报道一出,有人引为笑谈,有人唏嘘不已。

脱离红人光环后的庞麦郎曾经辗转多个省市当酒吧驻唱歌手,最后回到了老家陕西。

今年9月23日,有专门做音乐演出的西安酒吧发微博指“庞麦郎将在酒吧演出”,回复的网友很热情地说约起来。

但据酒吧老板透露,整场演出只卖出约30张票,票价100元,还要和酒吧五五分账。

舞台上的庞麦郎顶着一头爆炸短发,穿着一套黑色的衣服,比当年那个唱《我的滑板鞋》的短发小镇青年看上去要“洋气”多了面。

演出时,庞麦郎脸部表情不多,看起来兴致不高,但是肢体动作依然是一贯的夸张,还跳了自编的骑马舞,惹来了几声欢呼。

四年过去,他对自己的90后身份依然十分执着,因为百度百科把他的出生资料改成1984年,所以至今他仍称“要警惕互联网”,尽管他就是网络捧红的。

这三年来,他一直跟新经纪人小白在一起做Live House,偶尔给商家开业或公司年会演出,但是Live House状况不好,惨淡时要靠贷款支付场地费。

而小白看中了现在火爆的短视频,计划把庞麦郎打造成励志典型,在短视频开个账号,在他看来“做广告挣钱是一句话的事”,不过,庞麦郎对此似乎并不大感冒,他认为“歌手不能做那样的事”。

虽然庞麦郎和小白这三年来合作无间,但他对小白也偶有怨言,因为他觉得小白经常让他做一些不符合他国际化歌手身份的事。小白全名白晓白,据说庞麦郎为了配合国际化的形象,曾给他起名“白瑞斯”,可小白并不接受,“谁叫白瑞斯啊?谁叫我白瑞斯我跟谁急。”

据说,现在的庞麦郎在演出后的第二天,会坐上回家的车子,赶回村子里收庄稼。

经历了短暂的爆红之后,庞麦郎觉得自己的梦想有了实现的可能性,毕竟他成功过,但现实却又是那么残酷,通往梦想的那条路,路漫漫其修远,而他身上没有钱。

在近日的采访当中,庞麦郎努力掩饰生活的残酷,但被记者一眼看穿。

访问结束的时候,记者这样写:

这就是庞麦郎的现状,他依旧活在自己的梦想里面。

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处处碰壁的青年回到村里种地,然而,他对自己的定位还是明星——只要努力写歌他就能东山再起。

庄周梦蝶,能够做一辈子的梦,也许不是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