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幂素颜扮丑出演《宝贝儿》值得肯定,影片为什么令人五味杂陈?

由刘杰执导,杨幂、郭京飞、李鸿其主演的电影《宝贝儿》即将公映。

在点映场看完之后,内心久久不能平静,有一种五味杂陈的复杂感受。

一方面,在刘杰导演冷静的影像表达里,我们能看到诸如“身体有先天缺陷的婴儿”、“弃婴”、“孤儿”、“领养人”这几类以往很少关注到的人群。

通过电影镜头得以了解到这些人的一些生活状态,看到他们所面临的种种困境,内心难免会有同情、难过但又佩服的多样感受。

另一方面,因为深入到剧情,被里头的人物所打动,难免会情不自禁地代入到角色的身份,由此去想:倘若我是她或他,我会怎么做?会像杨幂饰演的江萌那样执着吗?会像郭京飞饰演的徐先生那样选择放弃吗?

如此这般的代入考量,便会面临一些选择,而这些选择,往往会让人陷入某种道德上的困境,内心的滋味变得更不好言说。

事实上,这种给观众带来复杂感受的观影体验,恰恰是《宝贝儿》的一种价值体现。

影片将视角聚焦在“先天缺陷”人群,并通过长大的孤儿、领养者、孩子父母这几类人物代表,勾勒出这些人群的生活现状,展现他们的艰苦、努力、执着、煎熬、乐观等多种状态,让作为观众的我们也增添一种关注、关怀与思考。

刘杰导演舍弃了那些可能吸引大量观众的商业元素,以极其冷峻的手法与十分克制的表达,为观众呈现一个很有现实意义与人文关怀的故事。从中可以看到人性、家庭、社会制度等多层次的探讨,具有很强的现实性。

可以说,《宝贝儿》所关注的人群与描绘的生活状态,是值得让更多人看到的。它具备了将观众带入到电影里去感受角色境遇的力量,也具备了将观众推向现实去予以关怀的力量,两种力量融合在一起,令影片拥有了深度与厚度。

只是,这种偏现实主义的题材故事与内心感受复杂的观看体验,可能无法让每一个观众都喜欢。刘杰导演自己就在映后交流时,提到说这部电影并非讨好大众之作。不管怎样,这部电影需要耐心观看与用心感受,才能更好地体味它的价值。

值得一提的是,杨幂这次的表现值得被肯定。素颜出镜、雀斑扮丑,一副朴素装扮,一腔南京方言,坐公交、挤地铁,穿梭于市井街头,拖地洗碗干杂活,如此这般,通过外在的容貌、语言与动作,塑造了一个立体的“因先天缺陷而被弃养,最终靠领养长大的孤儿”江萌。然后再通过追问、追踪、对抗等看起来十分倔强的内心演绎,传递着江萌的善良与执着,令角色有了引发观众共情的质感。

与以往多半光鲜亮丽的银幕形象相比,杨幂的此番表现大概会让不少观众刮目相看。看得出来,作为一个备受关注的明星,杨幂其实也很想寻求突破与成长。在《宝贝儿》之后,或许还会有更多角色的尝试,是值得鼓励的。

此外,李鸿其饰演的失语青年小军,同样值得称赞。他的表演细腻而精准,将角色的善良与仗义刻画得深入人心。他带江萌和其他失语者一起吃火锅那场戏,看得让人有一种疼疼的温暖感动。郭京飞的发挥也很出色,整个人物那种心力交瘁、内心悲苦的状态,很有感染力。

总之,《宝贝儿》的内容既有社会意义又有人文关怀,演员们的表现也都很有质地,是一部值得耐心观看的电影。

PS:文字为作者原创,图片均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