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级的清宫戏,她曾是代言人!

《延禧攻略》播完,《如懿传》也临近收官,《还珠格格》迎来再次翻拍……看来时代怎么变,人们对大清皇宫里的事儿都念念不忘,一再在屏幕中寻找回响。

其实,皇宫之内,不外饮食男女,吃喝都是明面上的事情,“男女”则不全是明面上,尤其床笫之间,只能靠想象力脑补,肉眼看不到幔帐后面的没羞没臊。

当然,这是在没有分级的地方,有分级的地方就能看到了。在港片三级的风行时代,限制级的清宫戏不在少数,尤其翁虹参演多部,堪称限制级清宫戏的代言人。其实,说清宫戏也不严谨,应该是清装戏,毕竟《满清十大酷刑》的故事不发生宫里,而是在民间。

说起翁虹,自然回避不了她曾经参演过的三级片,其实她本人对此也是坦然相对,并没有刻意回避,而是当成成长的一个过程。也许因为心态很好,她没有留下三级后遗症,反倒将别人讳莫如深的经历处理得云淡风轻,也是一种境界了。

翁虹起点很高,父母相识于西南联大,是名牌大学的高知,她自小就受着严格的教育。后来毕业于舞蹈专业,也学了戏剧表演,为以后的从艺之路夯了基。

1989年获得亚姐冠军,开奖的是黄霑,颁奖的是张国荣。她很快受到亚视的力捧,开工没有问题,而且亚视、无线都有戏拍,香港、台湾都拓市场。不过,她在电视剧方面的成就平平,并没有深入人心的角色,反倒不如她来大陆拍戏之后的影响力。

1993年,翁虹和任达华主演的电影《挡不住的疯情》上映,票房七百多万港元,当年的香港电影票房冠军是《唐伯虎点秋香》,票房超过四千万港元,就三级片市场而言,排在她前面的是《八仙饭店之人肉叉烧包》《香港奇案之强奸》《灭门惨案之孽杀》《蜜桃成熟时》《爱的精灵》,除了《八仙饭店》主打黄秋生,其他电影的女主是邱淑贞、吴雪雯、钟淑慧、李丽珍,论票房吸力,翁虹在其中并不亮眼。

1994年,翁虹持续发力,有《满清禁宫奇案》《满清十大酷刑》《青楼十二房》上映,票房最好的是《满清十大酷刑》,超过千万,也算是当年的三级片票房冠军,电影总冠军是《赌神2》。《青楼十二房》《满清禁宫奇案》的票房分别是二百四十多万和三百七十多万港元。同年还有钟淑慧、李丽珍、郑艳丽作为对手,翁虹靠满清系列完胜。

翁虹的三级作品中,古装多于时装,论羞羞尺度反倒是以《挡不住的疯情》为最大,和任达华的那场戏可谓酣畅淋漓,场景从楼梯到床上,显尽了翁虹的好身材。到了满清系列时,翁虹的羞羞极限多是臀部,而且没有床戏,哪怕在大名鼎鼎的《满清十大酷刑》中作为女主角,尺度也是不大,和黄德斌、黄光亮、吴启华的对手戏要么隔空,要么隔窗,主创在发挥奇技淫巧的想象力,也考验着作为观众的想象力。

《满清禁宫奇案》中也是如法炮制,她负责露脸,后来是为爱毁容,连脸都不露了,其他角色才负责露点。

“满清”系列算是这一时期比较火的IP,《满清十大酷刑》取材于杨乃武和小白菜的故事,和《偷情宝鉴》一样都是极富想象力的色情片,很多设计让人叫绝。

《满清十大酷刑之赤裸凌迟》取材于刺马,都是借民间故事和历史迷案来铺陈情色戏码。

将故事背景设置在古代,发挥想象力的空间更大,尤其是奇技淫巧方面,可以随意编造古人怎么玩,融武侠、血腥、魔幻于一炉,各种混搭之后就增加了不少噱头,而清朝的时间距离最近,加上大银幕小荧屏上辫子戏的助攻,三级片用清装IP也就不足为怪了。

这一时期,翁虹的作品多以清装、清宫为主,俨然清宫戏的代言人,好像没有她,就不是清宫戏了,无论谁当主演,都得靠翁虹来标榜“清宫”。后来刘伟强执导《慈禧秘密生活》,也请了翁虹参演,这次纯是打酱油,看点都在亦不露点的邱淑贞身上。

不过邱淑贞显然没有接棒限制级清宫戏的意思,代言清宫戏的重任还在翁虹。只是翁虹已经转向,由电影而到电视剧,从儿童不宜变成了老少咸宜。

1997年,翁虹参演了《乾隆大帝》和《康熙情锁金殿》,都是满清系列。《乾隆大帝》是和古天乐合作,翁虹是女一号,而且不是亚视剧,而是无线剧。

翁虹扮演查小玉,原型为哲悯皇贵妃,据说这是乾隆的第一个女人,正黄旗人,先是乾隆的侍妾,为乾隆生了一儿一女,是显贵的潜力股。可惜命运不济,在乾隆登基前两个月,她就因病去世,被乾隆追封为哲妃。

这是弘历成为皇帝之前的故事,自然在《延禧攻略》和《如懿传》中不会出现,至多作为一个背景人物被提及,但也是乾隆最最重要的一个女人。

那是白古时期,古天乐从朝代不明的丁鹏、宋朝的杨过、西装笔挺的叶承康一路穿越而来,头戴龙冠,身披龙袍,成了乾隆皇帝。这个故事复制了《大内群英》的模式,皇子和江湖女子的爱情,人性因为权力而扭曲,爱情因为权力为变质,比起万梓良和米雪,古天乐和翁虹的CP感稍稍弱了些,全靠演技撑着,翁虹对人物的把握和塑造都很不错,只是即便当了女主,这个角色还是影响不大。

同期,翁虹参演了《康熙情锁金殿》,从乾隆的女人变成了顺治的女人——董小宛,在剧中不是C位,剧和人物都没有留下深刻的印象。

翁虹的电视剧角色最深入人心的只怕是童年阴影系列之九命猫妖,此时影视制作的藩篱已经打破,大陆和港台的合作相当频繁,演员流动极大,翁虹可以来内地拍《春光灿烂猪八戒》,还可以回香港拍《金装四大才子》。翁虹之后的发展集中在大陆,还有一部清宫剧作品《乾隆与香妃》,她演娴妃,这部剧影响不大,豆瓣上没有评分。

在清宫戏大行其道的今日,港片的概念已经模糊不清了,再说起翁虹的限制级清宫戏,那应该是港片的巅峰时刻,三级片的汹涌和“双周一成”的时代重合,在《唐伯虎点秋香》《城市猎人》之下有《八仙饭店之人肉叉烧包》《香港奇案之强奸》《灭门惨案之孽杀》《蜜桃成熟时》,在《赌神2》《醉拳2》之下有《弱杀》《替天行道之杀兄》《灭门惨案2借种》。

辉煌的背后,有从票房毒药到灵药的励志逆袭,有搏命拍片的精良追求,有日趋成熟的风格标签,当然也有代价不菲的拼搏出位。

翁虹自然是拼搏人潮中的一个,今年她已经五十岁,事业和家庭都很稳定。

那个时代的港星很多都找到了自己的归宿,而从那个时代走过来的港片似乎还带着迷茫,少年子弟江湖老,现在是连江湖都变了,但留给我们的是一份儿女情长般的记忆和念想。

作者:余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