灿星正式进军影视,新赛道杀出一条血路

传媒内参导读:近日,《中国好声音》《新舞林大会》《这!就是街舞》的出品方灿星传媒,成立“灿星影视”,正式进军电视剧(网剧)业务。

来源:传媒内参—主编温静

文/赵静

近日,《中国好声音》《新舞林大会》《这!就是街舞》的出品方灿星传媒,成立“灿星影视”,正式进军电视剧(网剧)业务。灿星制作的内容涵盖音乐、舞蹈、访谈等多种类型,在综艺界早已确立了自己的位置。

今年进军剧集业务,灿星影视集中发布了四大头部剧集项目,其中包括原创青春励志剧《阅读课》,改编自真实警察故事的涉案情感剧《我不是天使》,改编自“少女励志第一漫”的青春励志剧《月刊少女》,以及取材自现象级互联网事件暨同名动漫的都市生活轻喜剧《每天回家老婆都在装死》,由此可见灿星投身影视不是仓促之举,而是有备而来。

郜雪屹上一个身份还是克顿传媒剧本版块的负责人,现在已成为灿星影视的创始人,并且充分发挥他自身优势,一举拿下多个精品IP。作为新兴的影视公司,灿星是否能联动已有资源,发挥开发剧本的优势杀出一条血路?

采访中郜雪屹表示:“虽然影视行业现在处在一个比较艰难的时期,但是从中华民族这样一个伟大复兴的大背景以及中国的经济发展的这么一个大趋势上来讲,影视业持续发展的脚步是不会停滞的。它长期来讲,仍然还是属于一个利好的状态。所以我们也是对这个大背景和大时代充满信心的。”

整合资源优势

基于“大数据”研判剧本趋势

依托灿星制作这样一个集团背景,灿星影视进入电视剧和电影的制作、投资和发行领域的核心竞争力来源于两个方面,一是来自于集团已有的资源整合优势,二是专业团队对剧本的前瞻性开发。

“大数据+专家团”剧本开发团队是灿星影视独有的融合大数据研判评估与专家团艺术水准评价机制的,集剧本战略规划、IP采购、剧本开发、剧本评估职能一体化的专业剧本团队。业务团队近30人,针对逾60名高收视编剧与近20家合作机构,专门从事剧本采购与开发工作,年开发剧本逾10部近500集,储备剧本项目近20部。

郜雪屹坦言,“灿星影视的剧本一方面来源于原创,一方面来源于改编,第三方面来源于对现有剧本市场一些成型剧本的采购。我们不迷信大数据,但剧本采购的依据也是源于我们在研究大数据方面的多年经验。说实话,其实在新媒体时代也好,还是广告商的需求也好,大数据的评判是我们一直坚持的重要衡量标准。”

但是,现下可以说各方面的数据污染不断加剧,同时大数据也存在滞后性的影响。面对这样的问题,郜雪屹认为,影视剧节目有很重的人为作品的属性,以及艺术性的判断,同时它还兼顾社会意识形态产品的社会责任。所以,还是要智能型的判断。大数据往往到最后其并不是作为最重要的衡量标准,更多的是一个重要参考标准。

他举例说道:“比如说《花千骨》就不是一个数据很好的IP。比如说周星驰也从来不做大数据验证,他一向都是突出个人风格。再比如说《延禧攻略》也不是改编自某个IP。其实这就是影视产业的一个魅力所在,没有办法被过于工业化和过于数据性的思考所左右。它是带有独特创意性的一个产业。所以我们其实认为大数据应该是从属于对未来的一个趋势研判才对。”

“趋势的研判”是郜雪屹一直强调的关键词。他认为,目前已经从过去传统型的大数据研究,进入到趋势研究的领域。因为剧本开发对电视剧来说,是一个非常冗长的过程。一个普通的40集电视剧,在剧本正常情况下开发时间长度是在10个月~18个月。如果是古装剧可能会更久,再加上剧的筹备,寻找演员拍摄的时间,上映至少是两年以后的事情。郜雪屹表示:“大数据对我们来说,更重要的是要掌握未来。当我们分析到一个趋势之后,在这个趋势里再结合人为的判断去进行挑选,甚至是原创。”

自制为主、合作为辅

用PD制坚守高品质

目前灿星影业的题材选择主要有三个类型:青春励志剧、都市职场剧、涉案的情感剧。在剧集的样式上,灿星影视会比较兼顾传统的长剧,就是面向传统平台的普通电视剧。还有一种是为新媒体所针对开发的订制剧,比如说泡面番。

采访中郜雪屹强调,关于选剧标准主要分四个部分。

第一,从主题上来讲,正能量的剧。

第二,从观众上来讲,年轻观众为主的剧。

第三,能够兼顾卫视和新媒体的双重市场,同时可能带有较强的新媒体属性的剧。

第四,智能型筛选后的剧。不仅要侧重于大数据的判断,也要重视艺术性的筛选、社会的影响、娱乐性的属性这三个方面。

对于影视剧制作公司而言,除了项目本身,剧集生产能力和制作团队的组建也是重中之重。为保证剧集质量,灿星影视的制作团队以自制为主、合作为辅,坚持以“系统化、工业化、流程化”的内部自有团队制作模式为主导。在成立之初,灿星影视就已经组建完成了6个自有制片人工作室,同时拥有3个具有独家合作权的导演工作室、3个编剧工作室,并与4家制作公司、2家专业后期制作公司建立了长期战略合作关系。

郜雪屹介绍道:“公司应用的PD制管理系统,是我们结合TVB和韩剧的剧集开发管理的模式诞生的。因为过去中国一直是制片人中心制、演员中心制和导演中心制,几种模式争论不休的状况。这个PD制实际上你可以把它解释为节目负责人或者说节目总监、节目经理,也可以把它解释为制片人导演。核心在于这个人一定要对他的剧本了如指掌。他要有相当高的审美趣味,就是我们刚才所说的趋势上的东西。同时,更看重总体与细节的协调。这个系统是以人为核心的,以什么人为核心?他应该是节目总监或者节目负责人这样一个概念。”

郜雪屹表示,目前灿星影视所做的影视剧产业的相关工作,无论是内容开发、品牌建设、忠诚观众和粉丝的培养,还是人才和系统的培育,站在未来五到十年,甚至二三十年的时间来看,都只是成长和积累的过程,这也是这一代中国影视人的责任和使命。

抓准年轻态

漫改IP打出新动能

灿星一次性发布的四部剧集项目:《阅读课》《我不是天使》《月刊少女》和《每天回家老婆都在装死》中,除了《我不是天使》是“改编自真实警察故事”的情感剧,其他三部都是瞄准了年轻观众的青春剧。尤其后两个日本漫改项目,原作在90后人群中都有着非常高的人气。

《每天回家老婆都在装死》是个“脑洞剧”,预计制作120集一季,单集5-8分钟。与此前网络大火的《屌丝男士》《屌丝女士》类似。

郜雪屹说,这种长篇超短剧“泡面番”可以抓住受众的碎片化时间,在制作过程中也会尝试边拍边播等形式。在他看来,当下的年轻人比前几年更依赖于手机观剧,网剧的短剧化势必成为一种全新趋势。

他认为:“韩国现在比较热播的这种泡面番形式,跟中国短视频的兴起非常契合。短而浓缩的泡面番可能是一个新的赛道,我们觉得要抓住这个未来的趋势。”

另一部日本漫改IP《月刊少女野崎君》是由日本漫画家椿泉作画、连载于网络杂志《GANGANONLINE》的四格漫画。故事讲述了高中女生佐仓千代向同年级的野崎梅太郎告白,发现野崎其实就是知名少女漫画家梦野咲子,自己没能成为恋人反而成为其漫画助手。漫画以两人的关系为中心,描绘了身边人充满烦恼和爆笑的校园生活,漫画豆瓣评分高达9.5分。同名动画在B站同样非常受欢迎,播出时一度有“每周一次腹肌养成”的话题传染。

对于《月刊少女》,郜雪屹表示,“它是需要非常尊重原著的。包括它的人物、故事,一些著名的桥段,甚至是画面。我们觉得这种项目是另外一种改编,可以把它称之为用日漫的方式把中国故事讲给世界听。或者是用漫改的方式,把中国的故事讲给世界听。这两点上有点相似,因为我们不希望做成一种日本风格的百分之百的呈现。”

现下,漫改剧表现参差不齐。有的很成功,比如说《流星花园》《恶作剧之吻》,还比如说美国的漫改电影,但也有许多失败了。虽然他们做得很精致,也很用心,却没有成功或者没有造成影响?面对这个现状,郜雪屹认为无论是项目选择或者是拍摄方式,首先需要解决的是“共鸣”,如何能打动内心,引起当下年轻人的共鸣,这对项目负责人的审美有极高的要求。郜雪屹坦言:“能不能超越年轻人或者说符合当下人的审美,成为一个审美的风向标,这是很重要的一点。”

《月刊少女》讲述的是一群年轻人正在共同创作一部漫画作品,所以《月刊少女》指的并不是某个人,而是一个群体,一群以漫画为梦想的年轻人。漫画的创作过程,也是这些年轻人找到自己梦想和人生方向的过程。灿星影视希望把这样的核心主题从日本漫画中摘取出来,跟中国本土的年轻观众对接,打造出一部属于中国年轻观众的少女励志剧。

无论是IP的改编还是原创,这几年业内唱衰不止。郜雪屹认为,不用过于强调所谓IP的理论,大多数对IP的定义都狭义化了。灿星影业坚持深耕IP的原意——知识产权,也期望中国的电视剧朝着知识产权化的系统化、品牌化、可持续化开发的方向发展。并且坚信电视剧产业可以诞生更多华语影视精品,制作行业也有能力让这种主流文化走向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