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一生气,文在寅还真是不得不“小心”

  因为韩国外交部长官康京和的一番“失言”,导致特朗普放出“侮辱性”言论,让部分韩国人感到愤怒。不过,韩国政府的反应却非常谨慎。

  如果特朗普真生气,文在寅就必须谨慎 (图/cnn.com)

  10月10日,康京和在接受国会对外交部年度工作监察询问时,称外交部和其他工作部门讨论过解除对朝“5·24”制裁。

  所谓“5.24”制裁,是指2010年韩国“天安舰”被击沉后,韩政府采取的一系列对朝制裁措施。

  康京和认为,“5.24”制裁和联合国安理会对朝制裁有重叠之处,在国会提及“讨论解除制裁”只是指“5.24”制裁,而非联合国制裁。

  不过,有记者问特朗普这个问题时,特朗普的回答简单又强硬,“不经美国同意,他们不会那么做;没有我们同意,他们什么也做不了。”

  此话一出,韩国有些人受不了。韩国有保守派议员认为,这是对韩国的侮辱;韩联社报道,特朗普的说法让人感觉,韩国做什么都需要美国“批准”,感觉两国关系不平等。

  韩国政府方面的反应则非常谨慎。

  韩国外交部发言人表示,“评论特朗普的言论不妥”;统一部表示,不便评论特朗普言论,但强调美韩之间保持交流和沟通;青瓦台表示,特朗普的意思是当前所有问题,要由韩美达成共识之后才能解决。

  韩国政府如此谨慎,有不得已的苦衷。因为韩美之间,美国确居于强势地位。而这种强势的核心,是美国在韩国国防中的地位。

  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美国在韩国驻扎大量军队,至今驻韩美军依然有大约2.6万人。韩国的防务,从人员装备到经费再到战略,在相当大的程度上依赖美国。

  更为重要的是,美国还控制了韩国军队指挥权。在上世纪90年代,韩国收回了军队平时指挥权,但战时指挥权依然由美国控制。今年早些时候,韩国国防部表示,如果韩国在2023年能够完成新一轮军事改革,届时可能会从美国手中收回战时军事指挥权。

  韩美关系这种模式,决定了历届韩国政府,对美国政府的态度都非常在意。

  从韩国方面来说,一般情况下,右翼总统比较“亲美”,而左派政府则比较强调民族主义。即便如此,就算在左派总统卢武铉时期,韩国民间民族情绪高涨,反美情绪激烈,卢武铉政府也还是应美国要求,派兵前往伊拉克。

  文在寅也是左派总统,但一来他在对美关系上不可能走得太远,二来他还遇到以前韩国总统没有遇到过的挑战——美国的总统是特朗普。

  和美国战后历任总统相比,特朗普极少提及美国全球战略地位,对美国在全球各地出人出力当“大哥”的做法颇不以为然。在他眼里,美国就是要赚钱,如果美国保障其他国家安全,那必须要得到一些看得见摸得着的利益。

  所以自特朗普上台后,他在安全同盟上的一个特点,就是把安全问题当成一张牌,绑架其他问题,敲打“小兄弟”,逼迫他们在贸易上让步。

  每次敲打时,特朗普从来不用外交式的语言,而是常常口无遮拦,用比较恶劣的语气和侮辱性的语言,令其他国家政府感到无可奈何。

  对欧盟如此,对加拿大如此,对日本如此,对韩国也是如此。

  在特朗普这种政策下,韩国被迫同意和美国谈判,修订2012自贸协定,并在上个月签订新版美韩自贸协定。

  但特朗普并不以此为满足。就在放出“我们不同意,韩国什么也做不成”的话之后,特朗普在国内一次竞选集会上又提出,美国为韩国防务花了那么多钱,“韩国为什么不承担这些费用”?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韩国政府不低调处理特朗普的侮辱性言论,从中读出“积极因素”,而是提出抗议,那特朗普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惊人的反应。

  考虑到这些,文在寅大概不得不非常谨慎小心应对,以防特朗普生气之下说出更难听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