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法官提名战的背后,是分裂还是阴谋?

参考消息网10月12日报道(文/徐剑梅)9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正式迎来第114位大法官——刚刚经历性侵指控风暴、以137年来最微弱的优势通过参议院任命投票的布雷特·卡瓦诺。联邦最高法院保守派和自由派大法官人数终于呈现5:4格局,共和党人实现自上世纪80年代里根执政时期起就孜孜追求的目标。

未来十几年内,联邦最高法院将由保守派大法官占据上风,这是具有历史性意义的。这意味着,特朗普上台带来的美国这一轮向右回摆风向,许多具体内容或将通过美国最高司法机构以一锤定音的方式加固,进而呈现某种长期化趋势,而不是随两党轮流坐庄白宫而轻易逆转。

美国长期徘徊在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两大社会力量之间,还能够维持平衡吗?

“共和党的阿甘”

卡瓦诺不是特朗普提名的第一位保守派大法官,也不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提名时遭遇性侵指控的大法官,但他很可能是迄今蒙受争议最大的大法官。在提名听证过程中,他自己已经创造了不少第一,比如第一位上电视和写评论为自己辩护,第一位在听证会上声泪俱下和采取具有党派色彩的“战斗”路线……参议院全体投票时,全美各地逾2400名大学法学院教授签署公开信反对卡瓦诺的任命,认为他在听证会上展露的品性不适合担任大法官;美国律师协会也表示拟就卡瓦诺的法律品性展开调查,民主党则向选民承诺一旦夺回众议院主导权,将重启对卡瓦诺的性侵指控调查,并且还会扩大范围,包括他是否在性侵听证会上就自己饮酒习惯撒谎。这些在美国历史上,都极为罕见。

时代的风云际会,常常说不准在什么时刻,各种左奔右突的力量,就忽然交汇到某一个点,某一个人,比如卡瓦诺。

卡瓦诺及其提名战,有这样几个特点:

第一,他本人的履历,不是一名普通法律精英的履历,而烙有深度卷入党派政治的印记。有民主党参议员形容他是“共和党的阿甘”,意为他像电影《阿甘正传》主人公那样,总能出现在近几十年美国各种重大政治事件的现场。

上世纪90年代,时任民主党总统克林顿因白水案和莱温斯基性丑闻案受到调查,卡瓦诺是主持调查的独立检察官肯·斯塔尔的得力助手,据说还是建议弹劾克林顿的斯塔尔报告的主笔之一。2000年大选,共和党候选人小布什和民主党候选人戈尔在佛罗里达州得票数过于接近,重新计票的官司打到联邦最高法院,卡瓦诺作为小布什律师团队骨干,为最高法院阻止佛州重新计票、宣布小布什胜选立下大功。其后,他在小布什的白宫高就,参与诸多核心决策。倘若是政治精英,这些无疑是资本;但作为法律精英,未免被疑虑卷入党派政治过深。

第二,他的提名和提名保卫战,不仅进一步绑定特朗普和共和党,也“团结”了让共和党建制派和标榜“反建制”的另类右翼。众所周知,共和党籍前总统小布什与奥巴马关系融洽,而和特朗普关系冷淡,并且自比为“最后的共和党人”。但特朗普提名卡瓦诺,获得小布什力挺。可以说,美国保守派不分温和还是激进、建制派还是反建制派、喜欢特朗普还是讨厌,右翼还是“另类右翼”,态度高度一致:不计任何政治代价要把卡瓦诺送进最高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