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俩拉武术教练入伙抢劫杀人 藏匿海边打鱼12年后落网

(北京时间记者 王丽乐 报道)小彬、小亮兄弟二人伙同他人打劫钱财,尝到甜头后便一发不可收拾,不料犯下命案,隐姓埋名逃到山东蓬莱打鱼为生。12年过后,因当年作案同伙杀人被抓,兄弟二人东窗事发最终落网。10月12日,此案在北京市三中院开庭审理。

小彬、小亮兄弟二人被带上法庭

打劫绑架黑车司机尝到甜头

据检方指控,小彬(河北人,1982年生)、小亮(河北人,1980年生)于2004年至2006年期间,在北京、河北、山西等地作案五起,涉嫌抢劫罪、绑架罪。

案件的源头要追溯到2004年夏天的一个晚上,天气闷热,小彬和哥哥小亮以及同村来打工的小宁在北京朝阳区一处街道上闲逛,前几天在路边抢姑娘手机卖出去的钱都挥霍光了,兄弟三人便萌发了“打劫”的念想:抢黑车司机。

6月13日凌晨,三人合谋以打车的名义上了事主田某的车,将其绑在后座上,打电话给其女友,蒙骗其女友说她男朋友的车把别人剐蹭了,要她来赔钱。田某女友相信了这一说辞,很快送来五千块钱,后被三人连同其男朋友一起被绑到了树上。三人拿着劫获的手机、现金,驾驶田某的夏利车逃跑。后田某及女友挣脱开绳子,报了警。

七天之后,尝到甜头的三人决定再去干一票。6月20日23时,以打车名义将黑车司机孙某劫持至河北廊坊,并向其家人索要3万元,被拒后孙某机警地跳车逃走,三人未得逞,便将现金、手机和车辆劫走。

小彬、小亮和小宁觉得打劫越来越得心应手,在一个月之后的7月23日,又打劫了一名黑车司机王某,并向其家属索要5万块赎金,王某家属很快把钱送到,三人便驾驶王某的桑塔纳轿车逃跑。

三次打劫过后,分得赃款的三人便分道扬镳了。据了解,小宁回到老家,因为和同村人打架被打死了。

教唆武术教练继续打劫“事业”

没有小宁的作伴,小彬和小亮兄弟两个觉得自己身子骨太弱,打劫的时候比较吃亏,于是在老家河北报名参加武术班来强身健体。

小彬和小亮不是练武的料儿,早早就放弃了。但在学武的过程中,二人认识了武术教练小靳,便鼓动小靳和他们一起干抢劫的勾当。没成想小靳竟然同意了,于是重新“组队”的三人在北京打劫了车主李某。

10月20日,事发当晚,由于李某奋力反抗,三人在他身上捅了十几刀之后将其活埋。随后,三人驾车逃离现场。

次日早晨,一名14岁的小女孩上学路上途经事发地,突然听到有人喊救命。但小姑娘环顾四周并没有看到有人,她很冷静地问:“你在哪里啊?”

“我在地里。”听到这个声音后,小女孩才看见被埋在地里的李某,跑过去用手将李某头部周围的泥土扒开,并镇定地拦住了一个过路的成年人,然后报警。最终,李某获救,经鉴定为重伤二级。

小彬等人在报纸上得知李某被救,担心被抓便逃回了老家。

杀人跑路12同伙犯案东窗事发

2006年10月25日,小彬、小靳又召集来小靳的朋友小白,并以同样的手段在山西古交县将被害人任某劫持至一个废弃的铁矿洞中。但是在最后这一次作案时,被害人任某被打死。未抢得钱财,还犯下命案,三人驾车仓皇出逃。

分道扬镳之后,小彬、小亮两兄弟借假户口更名换姓,先在煤矿打工,后逃到山东蓬莱心甘情愿做起了渔夫。一晃12年过去,二人以为早已瞒天过海,结果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最终还是被公安机关抓获到案。

原来,武术教练小靳与一名有夫之妇发生不正当关系,将其老公杀害肢解。此案告破后,小靳将自己之前犯下的案子全部招出,这才牵出了小彬、小亮、小白的罪行。小靳数罪并罚,被判处死刑现已执行完毕。小白没有更名换姓,最早落网,被判处死刑后上诉,最终被判11年有期徒刑。

但小彬、小亮如同人间蒸发一般,警方断定二人肯定已经更名换姓,于是通过大数据人脸比对技术,成功将二人抓获到案。至此,沉寂了14年的案子终于告破。

兄弟二人受审部分案件矢口否认

10月12日上午9点半,被告人小彬、小亮被带上法庭。

对于被指控的五起案件,小彬在法庭上矢口否认,称其均未参与,在公安机关的有罪供述无效。

“我是在1998年来到北京,2003年非典期间就离开了,再没来过,去山西也是在2003年。听警察说哥哥小亮参与了,但我不知道。”小彬说。当被问及为何隐姓埋名时,其语焉不详。

庭审中,小亮承认参与了前四次打劫,认罪悔罪。他表示,当年他在北京经营一个烤肉串的摊子,不清楚弟弟做什么,二人平时联系不多。“我没有合谋,他们叫我去帮忙要账,让我去开车,事后要分我钱,我也没要。后来怕出事儿,我和弟弟花了10万元办理假身份去了山东蓬莱。”小亮说。

面对检方当庭出示的证人证言、物证等证据,小彬最终承认了第二起和第三起案件,对于其他案件他坚持表示“不清楚”、“没参与”。

本案当庭未宣判。

受害人自述:阴影挥之不去

庭审前昔,法院联系到被打劫的事主及任某的家属,前三名事主田某、孙某、王某均表示不参与诉讼,李某则表示一定亲自到庭审现场旁听,但不要求赔偿。

“今天来庭审现场就是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害了我。出事时,那人说我得罪了他们老大,后来有四五年的时间里,我一直心惊胆战,总是琢磨着自己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李某说。

李某还告诉记者,他的腿上挨了十多刀,出事后一直卧病在床,直到2008年伤才养好。14年过去了,这件事给他造成的阴影,就如同他脖子上留下的长约十厘米的刀痕一样,永远无法抹去。

被害人任某的家属因为家庭条件困难指派代理人出庭。据了解,任某遇害那年24岁,有一个2岁的女儿,父母在得知儿子遇害后便生了重病。现任某妻女及父母已对被告人小彬提起民事诉讼,要求赔偿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等共计87万余元。

对此,被告人小彬表示:“这件事跟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