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季,只有奇葩没有说

《奇葩说》变了,真的变了。

最新一期很能说明问题。本来是关乎生死的辩论淘汰赛,结果真正关于辩论的内容微乎其微,剩下一多半时间全都在看李诞各种插科打诨,马东各种给台阶下,最后还要靠肖骁跟马薇薇飞扑下来救场。

首先节目组给的辩题就蛮无聊的,“恋爱中有其他追求者,要不要告诉另一半?”爱告诉不告诉,这其实并不涉及价值观,也不涉及伦理,完全只是个人喜好的问题,硬要双方去辩论一通,真有点赶鸭子上架。

第一个上场的反方一辩赵英男,是来自清华的法学学霸,照理说应该是学识跟逻辑都很强的专业型选手,结果他一上场完全只专注于抛段子。

“爱情的战鼓敲起来,你信不信我迷死你?”赵英男的导师明明是马薇薇,结果偏偏要去学肖骁,但又学得很蹩脚很生硬。抛了两个梗,观众都不接招,场下一片冷寂,激得马东都只能嘲讽解围,“怎么没人笑啊?”

如果一个辩手一上场追求的就只是抛梗能使观众发笑,那只能说明他已经彻底走偏了。然鹅,赵英男还远远不是那个偏得最厉害的。

跟着上场的反方二辩是中戏校花严尚嘉,更可怕。她翻来覆去其实只有一个论点,那就是恋爱中双方不可能做到百分之百真诚。好好说也就罢了,她全程都在咆哮跟大喊大叫,仿佛马景涛上身。

她还举了两个很牵强的例子,什么肉丝跟杰克谈恋爱的时候也没有告诉未婚夫,祝英台跟梁山伯恋爱的时候也没有告诉马文才。大姐啊,你先搞清楚到底谁是恋人谁是追求者啊?

真是糟糕到连后期剪辑都看不下去了,直接把她后面辩论的一整段都快进切掉了,还用弹幕帮她把论点总结出来了……

黄执中在旁边点评了一句,很到位,“如果论点本身是平的,就算是用夸张的方法讲,也不好玩。”

严尚嘉讲完之后,直接就帮对面涨了几十票。这真是奇葩说有史以来最严重的跑票,可见观众也是对她忍无可忍。李诞的吐槽来得非常及时,“她戴的那个眼镜是不是对大脑有损害?”

反方三辩加菲总算是能认认真真去阐述论点了,但她又犯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那就是试图用真情故事跟鸡汤金句去拯救自己平庸的论点。当她说到“要把人生过成一道风景”的时候,嘉宾薛教授的脸色就很难看了。他很直白地说,“比喻不是好的论证方法。”

作为反方教练的马薇薇,整场也是笑不出来的状态。她很坦诚地说,自己这次就是失败了,选手表现不好,她有很大原因,是她没有更投入地去培训这些选手。

一场辩论看下来,唯一比较有可看性的,大概就是正方二辩之前差点PK掉颜如晶的野红梅,她是唯一一个让人有欲望听完辩论的选手。但她也有一个致命问题,就是一直照着稿子讲。

平胸而论,看了这么多季奇葩说,印象中还真的没有这么明目张胆拿着稿子念的。哪怕你做几张手卡捏着也好啊!

直接拿这么一张A4的纸照着念,一来感觉准备不够充分,也没什么自信,气势上就矮了一截,二来感觉她输出的价值观完全就像被教练硬灌的,非常地死板。

前几季的时候,每次开场马东都会强调,“我们这是一个严肃的辩论节目。”可是到了第五季,马东再不这么说了。

这一次把新老奇葩放在一起1V1 PK然后划分战队,看起来确实很刺激很嘻哈,但也大大削弱了辩论的意味。之前的辩论是团体作战,从一辩到三辩,每个人的分工明确,专长不同,有开篇立论,有互相攻辩,有总结陈词,才算得上是一个完整的辩论。

但当辩论只剩下两个选手为了一个论题争辩的时候,就很容易丧失理性。就连《奇葩说》自己都把1V1的攻辩环节说成了“开杠”。意思就是,这时候不需要逻辑,不需要讲理,谁嗓门大谁杠得凶谁包袱抖得响,谁就赢了。

比如臧鸿飞,原本是一个典型的靠团队输出的选手,偶尔会有灵光乍现的时候。上一季里他讲的“结婚就是一场私人的庙会”,就特别地妙。

但是把他单个抽出来打辩论,问题就很明显了,讲话结巴、论证没什么逻辑,一紧张就开始说车轱辘话,喊假大空的口号。最后他完全是靠着被逼急了之后大喊大叫的囧态,才拿到了李诞和观众的同情票得以晋级。

有网友质疑他是靠吼才晋级的,飞飞给出理由的也是很苦闷了。“第一次对方一直喊听不懂听不懂他赢了,复活赛,对方一直喊我不管我不管,也赢了。好好辩论好好说两场都输了,我他妈不喊,你让我怎么办?”

明明一个可以讲道理的辩手,被逼成了哗众取宠的疯子,这还真的不是臧鸿飞一个人的问题。

野红梅PK颜如晶那一场,也是看得人尴尬癌都爆炸了。

野红梅全程都是一种耍赖的诡辩姿态在辩论,说什么“早起不妨碍熬夜”,“你没有变富没有成功,是因为你没有大熬特熬”“就是要熬最晚的夜用最贵的面膜”,EXM?这些毫无逻辑毫无根据的说法,居然也能放到辩论场上来讲。而且就因为她说话姿态特别讨喜,最后也晋级了。

反倒是熊浩这样认认真真打辩论的专业选手,被肖骁一个鸡汤的帽子就扣下来了,“他说的这些陈铭也能说”,而马薇薇说“他是帅版陈铭”。看得出来,肖骁马薇薇在对熊浩与陈铭评头论足的时候,透露出了一种巨大的优越感。

论辩论能力,陈铭未必输给马薇薇肖骁。但就因为他一直没什么综艺感,不会讲段子也不会抖包袱,成了被老奇葩们踩踏的重点对象。每次陈铭想要正经说个什么观点,就会被其他老奇葩消解为,“他又在世界中心呼唤爱了。”

很明显,即便马薇薇也是专业辩手出身,但她更在乎的还是观众的反应热不热。

作为《奇葩说》掌门人的马东也是在有意识地在削弱奇葩说的辩论属性,很尽力地去增强节目的综艺感。所以海选留下来的,有沈玉琳这样的综艺老咖,也有野红梅这样的抖音网红,未来星三棒子这样的rapper。詹青云、庞颖这样的专业辩手也有,但给到的镜头少得可怜。

马东当然有他的打算。真正赚钱的不是辩论本身,而是靠着辩论捧红的一个个签约艺人。会不会打辩论是其次,最重要的还是选手要有观众缘可以造出综艺感。

一个综艺的寿命也是有限的。现在的米未除了奇葩说,还开了饭局的诱惑、恋爱约会吧等多档节目,急需用奇葩说的艺人来带流量啊。

第五季里没有了胡渐彪、艾力、陈咏开这样的老奇葩,再正常不过。因为他们都太专心打辩论,而太没有观众缘。

而在第四季的末尾,当姜思达被马薇薇邱晨等老奇葩们排挤走,也正说明《奇葩说》渐渐从一个包容、有趣、开放的节目,变成了一个封闭、抱团、自娱自乐的秀。

马薇薇的改变,是最明显的。

第一季里的她,扎个马尾穿个白衬衫戴个黑框眼镜,毫无时尚感。但她那时候真是全身心都投入在打辩论这件事上,所以讲出了“你没有爱了,需要陪伴,养条狗啊”这样的金句。

到了第五季,马薇薇成了公司副董了,摘了黑框眼镜,也上了不少时尚大刊,能明显感觉到,她对辩论的热情少了,投入也少了。

这一期里,她跟肖骁下场辩论,居然还明显被肖骁压过了一头,除了对着观众瞎抛媚眼再没什么别的亮点。肖骁很努力想成为马薇薇,可是当初的马薇薇又去哪了?

实际上,《奇葩说》真正有价值的地方不是“奇葩”,而是“说”啊!要论奇葩,《康熙来了》的常驻咖完全都可以把奇葩当副业来做,可量产,可定制,并没有什么稀奇的。而《奇葩说》不可复制的,是那些奇葩们特立独行的价值观与人生经历啊。

我还记得第一季里辩论“不生孩子有错吗”,马薇薇说她总是最后选持方,因为她懂得“这个社会的少数派,这个社会的异见者,他有他的不得已”。

第二季里辩论“该不该向父母出柜”时,蔡康永含着泪说,“我们并不是妖怪”。

第三季里辩论“绝症的病人想要安乐死 你该不该鼓励他?”马东说他在父亲去世三年后梦到了父亲,终于发现,“这不是父亲真正的离开,而是自己放过自己。”

而第四季里谈到“要不要送父母去养老院”,马薇薇一句话把马东跟何炅都说哭了,“孝顺这个词,就是由后悔构成的。”

可是到了第五季,我只记住了傅首尔的一句话,“在占便宜这种小事上,不要讲什么自尊。如果你们班同学有妇产科主任、小学班主任和初中班主任,你爬都要爬去同学会。”

听起来是更机灵了,但也是完全地随大流了,世俗了。

我很想念奇葩说第一季刚开播的时候,马薇薇还是个失意落魄的离异妇女,肖骁还是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毒舌妖孽,范恬恬还是个龙套都跑不上的十八线小咖,马东还没割眼袋还没习惯念那么长的赞助商名单,一切都是那么粗糙原始,又是那么热情澎湃。

当然,人都总是会变的,《奇葩说》也没道理一成不变。如果说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那么不得不接受改变,也许是一个观众的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