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高新闪崩两跌停 融资客秒亏千万84家基金损失22亿

  每经记者 郭鑫 每经编辑 赵庆

  10月12日午后,在A股三大股指企稳之后,长春高新盘中突然闪崩,跌幅10.0%,报182.49元,成交额115920万元,换手率3.49%,振幅11.25%,量比3.94。这也是该股连续第二个交易日跌停,市值蒸发72亿元。

  在长春高新跌停后,其所在的生物医药板块,整体跌幅仍超过0.4%。从股价方面来看,长春高新是整个A股仅次于贵州茅台的高价股。

  从长周期来看,近年来长春高新一直保持在一个持续上涨的区间内。此前因为长生生物事件,公司股价于7月23日曾开出一字跌停板。

  

  前一交易日获融资客1.7亿买入

公司资料显示,长春高新主营业务为以生物制药、中成药生产及销售、房地产开发为主导产业,辅以开发区基础设施建设、物业管理。最新定期报告显示,该公司股东人数(户)为1.43万户,较上个报告期减少9.88%。

  10月11日融资融券数据显示,长春高新占据昨日融资净买入榜首位置,净买入额为1.71亿元,相较于前一交易日,融资额骤增20.40%。

  最新的2018年中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7.49亿元,净利润5.48亿元,每股收益3.22元,市盈率37.25。公司10月8日发布三季报盈利预喜,预计前三季度盈利77900万元–92500万元,同比增60%-90%。

  机构评级方面,近半年内,12家券商给予增持建议,3家券商给予中性建议,19家券商给予买入建议。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长春高新连续跌停之前(10月10日),公司发布公告,第九届董事会近日收到本公司董事金磊先生的《辞职声明》,金磊先生因个人原因请求辞去其所担任的公司第九届董事会董事职务。辞去公司董事职务后,金磊先生仍继续担任公司控股子公司——长春金赛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总经理职务。

  截至前述披露日,金磊先生持有公司股票30000股,其所持公司股份将继续按照《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股东及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减持股份实施细则》等相应法律、法规进行管理。

  嘉实、易方达、博时等损失22亿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半年报发现,截至今年上半年,中央汇金、易方达50指数基金、社保一一五组合(广发基金管理的股票型产品)、博时新兴成长混合、嘉实优化红利混合、汇添富医疗、陆港通资金、国泰估值优势混合等位居前十大股东。上述机构合计持股1628万股,若未减持,则近两日损失7亿元。

  wind数据显示,84家基金公司旗下546只公募基金产品合计持有5353万股,占总股本比例31.5%,近两日合计损失22.9亿元。其中,嘉实基金持股持股最多,为553万股,近两日估算损失2.3亿元。易方达基金持股457万股,近两日估算损失1.95亿元。国泰基金持股419万股,近两日损失1.79亿元。富国基金、中欧基金、汇添富基金损失较多。

  长春高新曾涉长生生物私有化侵吞国资事件

  针对此次大跌,目前尚未有明确的公司层面的报道流出。不过,根据此前的报道,长春高新曾与此前疫苗造假案的主角“长生生物”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公开资料显示,2003年,长春高新决定将旗下核心子公司卖给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高俊芳。2003年12月16日长春高新董事会通过决议,拟全部转让公司持有的控股子公司——长春长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59.68%的股权,每股转让价格为2.4元。

  彼时担任长春高新副董事长的高俊芳受让长春长生1734万股股权,占总股本的34.68%,转让金额为4161.6万元;上市公司亚泰集团受让长春长生1250万股,占总股本的25%,转让金额为3000万元。

  由于当时长生生物优秀的盈利能力,外界对于长生生物2.4元的转让价格产生质疑。最终,长春高新将长生生物的转让价提升到2.7元/股,该次转让顺利完成,受让方依然是高俊芳。2006年8月,亚泰集团将股权转卖给高俊芳,退出长生生物。至此,长生生物成功私有化,成为由高俊芳实际控制的公司。

  长春高新董秘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对当时的股权转让情况并不了解,“我知道的都是来自于公开资料”。而在长春高新,作出这项决定的那届董事会、监事会成员有董事长杨占民、董事张晓明等十余人,基本上已经退休,有的甚至已经去世多年。

  其实,早在2017年10月,长春高新区国资委,就已经针对此事,向长春高新提取过相关的股权转让历史资料,此后一直没有下文。

  2018年7月23日,长春高新在互动平台表示,长春市药监局正在根据省局统一工作安排,对公司疫苗企业进行例行检查。公司和长生生物没有业务往来,公司跟长春生物没什么关系。公司将一如既往的严格依规生产经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