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这些行走的艺术品,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没有穿不了只有想不到

一年一度的世界可穿着艺术大赛(World of Wearable Art,简称WOW)是新西兰规模最大的艺术盛会,也是其首都惠灵顿一张难得的名片,吸引着来自全球的设计师、传媒和艺术爱好者慕名朝圣。2018年9月底至10月中旬,新一届WOW大会再次登陆这座低调的南太平洋都城,来自世界各地、拥有不同背景的设计师们齐聚于此,向6万余名观众呈现他们的奇思妙想,一时间,天马行空的创意横飞,想象力弥漫在城市的每个角落。

飞机文胸

▲新西兰设计师David Kirkpatrick创作的“飞机文胸”告诉我们:在惠灵顿,一切皆可穿戴

暗黑天使

▲戴着假面的模特展示来自英国设计师Liam Brandon Murray的暗黑天使风作品。“可穿着艺术”源于1987年雕塑家苏西·蒙克里夫在为宣传家乡新西兰尼尔森的一场画廊活动中,突破性地将艺术作品从画廊墙壁上取下,穿在身上,并以生动的戏剧演出形式呈现作品,开拓出一种全新的体验艺术和时尚的方式,人们称之为“可穿着艺术”。

行走的细胞

▲澳大利亚设计师Jessica Thompson身体力行地展示显微镜下细胞美丽而神秘的一面。2018年,大赛已走过第30个年头,热爱艺术、喜欢新奇、钟情创意的大脑洞艺术家们仍然乐此不疲地在秋天汇集于此。

多彩刺绣

▲新西兰设计师Natasha Macaulay的刺绣设计。每位参赛设计师都力求营造出最独特的场景,融合戏剧、音乐、灯光、建筑、舞蹈等多样化的编排手法展现作品,突破人们对艺术和时尚的传统理解。

量子的世界

▲澳大利亚设计师Annabelle Widmann将显微镜下模拟的“量子”世界展现在观众面前。不同的作品在这一舞台上展现出多样蓬勃的生命力。

高斯战士

▲印度尼西亚设计师Rinaldy Yunardi的作品呈现科幻风。

移动的城堡

▲模特展示美国设计师Lynn Christiansen的作品。

六翼天使

▲作品出自新西兰设计师Amelia Taverner和Eleanor Beeden之手,剪影下的模特展现朦胧美。

“有话请直说”

▲新西兰设计师Violet Oliver通过创作的超大嘴唇表达宣言。

躯壳

▲中国设计师张琪瑶的作品,灵感来自于“壳”。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