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围城:每人每年制造的100多公斤生活垃圾,去了哪里?

文1127字,阅读约需2分钟

▲2016年05月08日,广东省广州市,城中村内,垃圾围城。图/视觉中国

没人喜欢垃圾,没人不制造垃圾。拆开包裹带来快感,扔掉东西也是种乐趣。近年来,经济的高速增长推动着消费的增长,同时导致生活垃圾以爆炸性的速度激增。

国家统计局的相关统计显示,我国生活垃圾清运量已从1979年的2508万吨增长至2016年的20362万吨,远高于我国人口增速。平均每个人制造垃圾的能力在上升,2016年,我国人均生活垃圾清运量为147.3公斤,是30年前的3.2倍。

在2010年上映的纪录片《垃圾围城》中,导演王久良考察了北京周边大大小小共四百多个垃圾场。他发现外围的垃圾场连成一圈,组成了那时候北京的“七环”。

据《2017年全国大、中城市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年报》,2016年,生活垃圾产生量前十的城市制造了5651.2万吨生活垃圾,占全国214个大、中城市生活垃圾产生量的30%。其中位居第一位的上海,制造了879.9万吨生活垃圾,其次是北京、重庆、广州和深圳。

7月2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创新和完善促进绿色发展价格机制的意见》,提出全国城镇要在2020年底前建立生活垃圾处理收费制度。具体来说,就是对分类投放垃圾的,适当实行低一些的收费标准,对不分类投放垃圾的,实行高一些的收费标准。

用价格政策来促进垃圾分类,这一举措背后是我国垃圾分类不尽如人意的现状。2000年,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8个城市作为生活垃圾分类收集试点城市,拉开了我国垃圾分类收集的序幕。但十多年过去了,分类推广仍未真正深入生活。

《人民日报》此前报道称,我国居民垃圾分类知晓度高达90%,但能够参与并比较准确完成分类的人群只占总数的20%左右;居民分类好扔掉的垃圾,最后被环卫工人装一辆车运走了。

专家指出,垃圾分类是对垃圾进行前处置的重要环节,是源头实现垃圾减量化和减小环境污染的关键。目前我国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率已高达97%,卫生填埋和焚烧是最主要的处理方式。能否贯彻垃圾分类,对垃圾处理有直接影响。比如,废塑料填埋难降解,不仅污染地下水,还会永久性占用大量土地资源;垃圾混在一起焚烧,可能释放有害气体,造成空气污染。

有鉴于此,大城市陆续开始从立法角度推进垃圾分类。不久前,《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草案)》提交市人大常委会初审,拟明确垃圾“四分法”的分类标准,并禁止干湿垃圾混合投放的行为。但在更广阔的农村地区,近1/4的生活垃圾还没有得到收集和处理,更不要谈什么垃圾分类了。

从住建部发布的《2016年城乡建设统计年鉴》可以看出,从城市、县城到建制镇和乡,生活垃圾的处理率和无害化处理率在一级级降低。到了“村”这一级,情况更不乐观,在黑龙江和吉林,仅有不到三成的行政村对生活垃圾进行了处理。

“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工作是实现乡村振兴的第一场硬仗。” 日前,农业农村部副部长余欣荣在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

数据新闻编辑 李媛制图 陈冬 校对 陆爱英

值班编辑 李二号 花木南

本文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欢迎朋友圈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