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文艺之旅:流光溢彩的黄金年代

  当《月亮和六便士》里的斯特里抛弃一切,前往巴黎潜心作画时,曾说过一句话“正是因为这个,我才来到巴黎,在伦敦我得不到我想要的。”

  每一个对艺术心怀向往的人,都无法拒绝巴黎的魅力,没有人不会为巴黎而动容。这个城市有许多关于艺术的黄金时代,但其中最令人着迷的应该是1920年代。连伍迪·艾伦都把自己这份对巴黎的情结糅在电影《午夜巴黎》里,无数伟大的文学、绘画、戏剧作品在这个年代诞生,年轻人们在这里举杯畅谈,自由不羁又充满着五彩斑斓的梦。

  伍迪·艾伦《戏梦巴黎》

  这座城市是海明威、达利、毕加索、菲兹杰拉德们漫游的地方,这座城市每一个角落藏着他们艺术灵感迸发的时刻,这座无数的咖啡馆和酒馆里曾充满着思想碰撞的火花和生机勃勃的人们。无疑,1920年代,是一个星光熠熠、天才纵横的黄金时代。

  大约1924年 海明威于巴黎

  图片:John Fitzgerald Kennedy Library, Boston

  而1957年,年近六十,已获得诺贝尔的海明威,在暮年之时,回忆青春,写下《流动的盛宴》,描绘了1921年至1927年在巴黎的旅居时光。正如他在扉页上的提献“如果你年轻时在巴黎生活过,巴黎会一生都跟随你,因为巴黎是一场流动的盛宴。”

  现在,我们就将跟随1920年代生活在巴黎的艺术家的脚步,开始一段充满艺术和文学的巴黎之旅。

  “迷惘的一代”聚集地:莎士比亚书店 Shakespeare and Company

  莎士比亚书店图片:张多多

  莎士比亚书店位于巴黎的左岸,是1920年代巴黎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书店的创建者西尔维娅·比齐(Sylvia Beach)与海明威、斯泰因、埃兹拉·庞、德詹姆斯·乔伊斯以及其他“迷惘的一代”的核心人物关系十分密切。乔伊斯的著作《尤利西斯》当时几乎没有人愿意出版,是比奇的出版公司出版了这本非常具有争议性的小说。

  比奇在《莎士比亚书店》一书里,讲述了她与“迷惘的一代”朋友们在巴黎书店度过的时光,对于想要了解1920年代巴黎文学世界的读者来说是一本非常棒的读物。而这座书店,自然也承载着这座城市独特的文学历史。

  艺术家聚集地:双叟咖啡馆Les Deux Magot

  双叟咖啡馆图片:Wikipedia

  巴黎的魅力之一,一定有巴黎的夜生活。这是一座流光溢彩、充满奇遇的城市,居住在巴黎的许多艺术家都在酒吧或咖啡馆里找到了精神食粮和心灵的慰藉。其中,说到海明威,就不得不说到他挚爱的苦艾酒,这使得后人争相效仿,仿佛手拿苦艾酒,就能穿越回黄金年代。

  如果你也有这个念头,那一定要来Les Deux Magot。这家于1912年开业的店,曾是巴黎非常著名的艺术家聚集地。从海明威、布雷顿到毕加索,再从加缪、萨特到波伏娃,这家咖啡馆也曾是存在主义运动的聚集地。作为巴黎的艺术文学遗产,非常值得一去。

  达利的挚爱:莫里斯酒店 Le Meurice

  莫里斯酒店图片:dorchestercollection

  莫里斯酒店是超现实主义艺术家萨尔瓦多·达利经常停留的地方。1926年,达利移居巴黎,琼·米落作为他的伯乐,将达利推荐给毕加索。由于达利对奢华的生活极度追求,在巴黎的时候,他经常在莫里斯酒店的套房里一住就是几个月。这座被誉为酒店之王的莫里斯酒店,针对杜乐丽花园,视野尤佳。

  达利餐厅

  位于酒店内的达利餐馆也是一个非常棒的去处,餐厅的灵感来自于达利,很多设计创意都有达利的痕迹在其中。如果你是达利的忠实粉丝,那来这家米其林三星的餐厅,享用下午茶和晚餐将会是非常不错的选择。

  海明威的挚爱:丽兹酒店 H?tel Ritz Pairs

  丽兹酒店

  丽兹酒店创办于1898年,位于巴黎市中心旺多姆广场,卓别林、海明威、菲兹杰拉德、香奈儿等都曾下榻过该饭店。不仅菲兹杰拉德写过一篇和丽兹酒店相关的文章,海明威也曾说“当我梦想进入到另一个世界的天堂时,我就如同身处在巴黎的丽兹酒店”,可见丽兹酒店在其心目中的位置。

  海明威酒吧

  除了酒店本身,该酒店内的海明威酒吧也因为名人的光临而著名。菲兹杰拉德在这里有他最喜欢的座位;科尔·波特常常会在海明威酒吧待上9个小时,在这创作出了著名的《Begin the Beguine》。如今许多游客回到此地,都想要重新找到1920年代知识青年们在这里挥洒的想法和热情。

  美法作家聚集地:丁香园咖啡馆La Closerie des Lilas

  丁香园咖啡馆

  丁香园咖啡馆是海明威最爱的咖啡馆之一,海明威在回忆录《流动的盛宴》里也曾听到过这家咖啡馆。据说法国诗人魏尔伦和波德莱尔经常会来这里小酌几杯。同为诗人的保罗·福特曾经每周二都会在这里举办一次机会,和与纪尧姆?阿波利奈尔和马克斯?雅各布等人一起读诗。贝克特、王尔德、萨特也经常光顾。还有传言说,菲兹杰拉德是在这里把《了不起的盖茨比》的手稿交给了海明威阅读。

  如果你来到丁香园咖啡馆,不妨尝一尝他们家的新鲜牡蛎与牛肉塔塔,或者效仿菲兹杰拉德和亨利·米勒一样停下脚步在这里小酌一杯,好好感受巴黎的艺术氛围。

  1920年代的巴黎街头图片:Wordpress-Suchfriends

  1920年代的巴黎是艺术井喷之地,有无数伟大又动人的文艺作品诞生于此,也许在咖啡厅,也许在热闹的酒馆,也许藏在广场某个毫不起眼的阶梯。法国、美国、英国、西班牙……,这座城市包容着所有才华横溢的人们。这里是海明威写下《太阳照常升起》的地方,是毕加索绘画灵感的激发地,是《月亮和六便士》里斯特里追逐月亮的中转站。

  正是文学、艺术、梦想、爱情交织在巴黎的每一隅,从而构筑起了只属于这座城市的黄金年代。而究竟何为黄金年代?应该就是那个抬头看月亮的人远比低头捡六便士的人要多的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