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调档,删减、争议背后:到底该不该信收视率

传媒大眼导读

每次电视剧被调档,大家最先想到的都是收视率问题,这也跟今年电视剧市场整体表现平淡的大环境有关。在没有爆款剧独占鳌头,同期电视剧表现相近的当下,电视台焦虑,大制作失灵,收视率也成为最直接的评价标准。

来源:传媒内参-传媒独家

文/迟迟

10月9日,东方卫视临时提档《极速青春》于每周二至周四晚十点档播出,替换了9月25日刚刚开播的《天坑鹰猎》,后者则改档23:32播出。此前,湖南卫视《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取代《天盛长歌》档期,《斗破苍穹》从一周六集变成一周四集……

每次电视剧被调档,大家最先想到的都是收视率问题,这也跟今年电视剧市场整体表现平淡的大环境有关。在没有爆款剧独占鳌头,同期电视剧表现相近的当下,电视台焦虑,大制作失灵,收视率也成为最直接的评价标准。

被砍:《天盛长歌》收视率创新低

《天盛长歌》是由陈坤、倪妮领衔主演的古装权谋爱情大戏,自开播以来却一直伴随着“收视走低”“节奏过慢”的困境,主演陈坤也一度在微博直呼该剧为“小糊剧”。

《天盛长歌》大概可以排进最悲催的电视剧榜前几位,无论是陈坤、倪妮领衔的一众演技派主演,白玉兰奖最佳导演沈严、刘海波携手的制作大咖,还是1:2.35的电影常用画幅、杜比音效、同期收声等等,这部剧各项配置看起来都是冲着里程碑意义的“剧王”去的。但《天盛长歌》的收视率却屡创新低,甚至跌破至0.1,创下湖南卫视10年来最低。

最后播出平台扛不住收视压力,将原本70集的《天盛长歌》删减至56集,《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紧急提档。

随着《天盛长歌》播出完毕,豆瓣评分已经上升至8.1,远超同期作品。关于《天盛长歌》收视率扑街的疑惑也越来越重,是撞上了同期的爽剧《延禧攻略》《香蜜沉沉烬如霜》,是电视剧本身节奏问题,还是收视率出了问题?毕竟一部剧达不到预期可以理解,突破底线就不常见了。

改档:《天坑鹰猎》失利,《斗破苍穹》让路

《天坑鹰猎》《斗破苍穹》有很多相似点:同是大IP改编,《天坑鹰猎》改编自天下霸唱同名小说,《斗破苍穹》改编自天蚕土豆同名小说;同是流量明星担纲主演,《天坑鹰猎》的王俊凯、《斗破苍穹》的吴磊都拥有庞大的粉丝基础;也同样经历被迫改档。

尽管《天坑鹰猎》的口碑和播放量都不错,但在先网后台、视频网站已完结的情况下,这部剧在电视台的收视成绩并不理想,于是东方卫视临时提档《极速青春》,将开播两周的《天坑鹰猎》移至晚间11点半档。

《斗破苍穹》的十点档后黄金时段,原本就对这样一部年轻态的IP改编作品不算优选,后又因平台排播调整,为《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让路,挪到了周三、周四晚间10:00档,播出集数也从一周六集变成一周四集。

2018年注定是大IP和流量明星的滑铁卢,比如杨洋主演的《武动乾坤》,鹿晗主演的《甜蜜暴击》、新F4主演的《流星花园》等,即使是大制作也难掩颓势。所以2018年收视率整体偏低,有一部分是因前两年过度追求IP、流量所引发的市场自我调整。

异常:2.8豆瓣评分的《娘道》拿下过2收视率

相比IP大剧的哀鸿遍野,郭靖宇执导的电视剧《娘道》北京卫视收视率破2,江苏卫视破1的成绩反倒格外亮眼。

不过,尽管没了收视率烦恼,《娘道》两极化的口碑仍然争议不断。该剧以民国初年的山西为背景,围绕孝兴大户人家隆家,讲述了瑛娘和她五个孩子的故事,网友的差评也主要集中在该剧对封建思想的处理上,包括“女性物化”“坚持生儿子”等细节的呈现。

目前,《娘道》豆瓣评分一路下跌至2.8分,比此前郭靖宇预测的4分左右还要低,郭靖宇直言豆瓣评论“是有组织的黑”,也有网友表示评论和看剧的完全是两个群体。但口碑与收视的极度不平衡,出现在这样一部探讨价值观、为娘之道的正剧上,难免有些反差,甚至引发大众对收视率成绩的怀疑,尤其是郭靖宇口中“没被忽悠“的北京卫视的收视主场——北京地区收视率破10,颇为异常。

收视率成为梗在影视产业喉咙的一根刺

巧合的是,收视率意外扑街的《天盛长歌》与单地区异常的《娘道》都曾拿收视率造假开过刀。《天盛长歌》从开播伊始就立场鲜明地声明,“不论面对多么巨大的外部压力,将不以任何形式参与收视数据的买假造假、点击率效据的买假造假”,《娘道》导演郭靖宇更是公开揭露电视剧行业收视率造假,宣称新作《娘道》播出前曾被某卫视要求购买收视率,否则不予播出。

回想郭靖宇在演讲中提到的,“收视率大神”曾戏弄过公开反对收视率的尤小刚导演,不禁揣测,暑期档以来的这股收视率异常变动又是否与之有关,《天盛长歌》真的被嫌弃至此?《娘道》部分地区是否过高?到底还有多少剧受害于收视率?

收视率就如同梗在影视产业喉咙的一根刺,霸道强势,既是对作品受欢迎程度最直观的反映,但变幻莫测的市场、说不清道不明的造假疑云,又让收视率越来越难以咽下。虽说“尽信书不如无书”,但即使创作者不信收视率,只要收视率还决定着广告和购买,它就将一直存在,并且影响着影视创作的上下游和播出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