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丽斯·孔戴代表作《黑人女巫蒂图芭》:讲述了死刑中的黑人妇女

文/陈德方

《纽约时报》10月12日报道,来自加勒比海瓜德罗普岛(法国海外省)的作家玛丽斯·孔戴获得新学院奖。这是自1949年以来,诺贝尔文学奖首次因为性丑闻而停发,以新学院奖取而代之。新学院奖的奖金是100万瑞典克朗,约合11.2万美金。

玛丽斯·孔戴生于1937年2月11日,是家里八个孩子中最小的一个。她在瓜德罗普岛完成高中后,到法国巴黎接受高等教育。从索邦神学院(巴黎大学前身)英语系毕业后,她远赴加纳、塞内加尔教书。1975年她从索邦神学院获得加勒比文学方向的博士学位。

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孔戴谈到过自己少女时代的文学梦。她第一次想成为作家是14岁的时候。当时,她读到了艾米丽·勃朗特的《呼啸山庄》,爱不释手。她被这个故事彻底征服了,并幻想着编织自己的神秘世界。

然而,她是个非常自卑的人,尽管一直在写作,但是出版第一本书的时候,她已经39岁了。从西非到美国,她一直在高校任教,自己多数时间是与学术界打交道。但是,一旦闲暇下来,她一定会拿起纸笔,创作她的故事。

女性意识与政治是孔戴小说中永远也绕不过去的永恒主题。在她的小说中,可以看到加勒比的多元文化,亚洲文化、加勒比文化、非洲文化、欧洲文化相互交织。在她的小说中,复杂的情感,文化的认同以及女性精神的觉醒等总能带给人巨大的震撼。

在她的代表作《黑人女巫蒂图芭》中,孔戴还原了女巫审判期间,那些被判处死刑的黑人妇女的苦难遭遇。这是基于真实历史写就的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故事发人深省。孔戴在这本书中,为那个特殊时代死于非命的黑人女性呐喊,政治意义明显。

得知自己获奖,孔戴非常开心,她说这个奖项会鼓励她继续写作。她对媒体说,“我的故乡是一个在国际问题上没有发言权的小岛,只有遭受飓风灾难的时候,才会有人关注到我们。尽管如此,我依然坚信,瓜德罗普岛有非常奇妙的文化。这里有欧洲人、非洲人、印度人、中国人,各种文化相互影响,产生了独特的文化。”

这位将政治问题视为一生写作主题的作家,非常感慨地表示:“获得新学院奖意味着我们的声音,瓜德罗普岛的声音,开始被外部世界听到了。这将是一个真正的瓜德罗普岛身份的开始。这个奖属于故土,属于那里的人们。”

不过,新学院奖的评委是由117位文化名人组成的,在文学领域的专业性是受到质疑的。不过,这个奖项的创立者认为,新学院奖不是为了取代诺贝尔文学奖,而是为了给文学奖注入更多的活力,让其更加开放、包容和透明。

代表作附录

《黑人女巫蒂图芭》 (1986)

《塞古》 (1987)

《蕾哈塔之季》 (1988)

《塞古的孩子》(1989)

《生命树》 (1992)

《非洲末代皇帝》(1994)

《迎风山庄》 (2008)

《食人族女人的故事》(2007)

《亲如兄弟》(戏剧, 2007)

《外祖母》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