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中科大18名本科生变专科生:大学就该搞“严出培养”

华中科大18名本科生变专科生:大学就该搞“严出培养”!

今年以来,给大学生“增负”的呼声越来越大,比如淘汰水课、取消清考制度等,而且真的不是说说而已!根据武汉晚报的最新消息,华中科技大学2018年有18名学生因为毕业所修的学分不达标被从本科转为专科,其中11人已在6月按专科毕业。

消息一出,令很多人感到震惊。很多人庆幸自己毕业得早,还有很多尚未毕业的感到瑟瑟发抖。

在笔者看来,对于这样的做法是举双手赞成的,华中科技大学这一做法实际上可以称得上是守住了教育的底线要求。曾几何时,我们的学生,熬过了苦逼的高三岁月,觉得到了大学就可以放松了,课也不认真上,考试也随便应付,反正最后都得拿到毕业证。长此以往下去的话,我们的本科教育水平堪忧。所以,我们的大学其实非常需要搞这样的“严出培养”,而不是“严进宽出”。

而且,本科教育越来越严格绝对会是今后的一大趋势。

事实上,在历史上,中国的很多大学施行的也是一种“严出培养教育”。比如1928?1937年,清华大学每年的学生淘汰率达到了27.1%,其中理学院的最高淘汰率达到了惊人的69.8%,工学院则是67.5%。华中科大18名本科生变专科生,比起清华大学的高淘汰率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吧。

也正是凭借着如此之高的淘汰率,倒逼学生们发奋学习,清华大学也培养出了一批又一批的优秀人才。

而放眼全世界,那些发达国家的本科教育淘汰率都是非常高的。

所以说,大学本科教育搞“严出培养”是一件从长远来看有利的事,对于提高大学生素质、提升本科教育水平都是有帮助的。

我们其实也没必要太为那些学生们担心,都是经过高考洗礼的人,只要认真对待,相信他们也很快就能适应严格的本科教育。

在这里,笔者还想讨论的一点是,在本科教育对于大学生的要求越来越严格的同时,是不是也应该对老师的要求更高呢?不可否认的是,现在很多大学依然充斥着不少水课,内容无聊无用,老师敷衍潦草。我们不能一味要求学生,也应该从老师身上找找原因。

包括其实我们的教育体制也值得反思。为什么现在很多老师都会重科研而轻教学呢?为什么现在的学生都是“玩命的中学,快乐的大学”呢?这些问题的存在,提醒着我们也许我们也要反思一下我们的教育制度问题。

教育从来不是一点小事,需要一点一滴的改进和积累。经历过“阵痛”以后,希望我们的大学教育能变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