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死里逃生的航天员,返回地面又遇险咋办?

语宙

+

“他可能想不到,逃离天上的危险后,回到地球却又差点丧命”

昨日联盟号起飞后发生故障的那一瞬间,让很多人提心吊胆。好在,异常发生34分钟之后,航天员已经安全落地并且确认状况良好。

“救命”的飞行程序,是载人飞行必不可少的内置标配。飞船在轨运行时如果发生异常,需要启动自动应急程序,返回舱和轨道舱、推进舱依次分离,降落到一定高度后打开降落伞,返回舱落地;自动控制系统失效的情况下,航天员可手动控制返回;自动与手动返回都失效的情况下,飞船将像返回式卫星一样以弹道式返回。

确认航天员返回地面后,就万事大吉了吗?NO,警报仍未解除。如果降落地点发生偏差,恶劣环境仍会在救援到达之前威胁航天员的生命。

上天入地都有危险

"自由钟“7号出发前,航天员爬进飞船

1961年7月,美国宇航员格斯·格里索姆(Gus Grissom)乘坐“自由钟”7号飞船进行了一次亚轨道飞行,任务完成后降落到海上——直到此时,这还是一次顺利的航天任务。但就在返回舱等待直升机到来的时间里,舱门突然提前爆开,海水涌入舱内,返回舱开始下沉。格里索姆不得不爬出舱体,漂浮在海面。然而航天服上未关闭的氧气口又导致海水灌入,他的身体越来越沉……赶在精疲力竭之前,直升机救起了他,沉入海底的返回舱则到1999年才被发现。

航天员获救

在陆地着陆,可能同样凶险。1965年3月,苏联的“上升2号”载人飞船实现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次舱外活动,但当出舱航天员阿列克谢·列昂诺夫准备进入舱内时,却发现宇航服膨胀,无法穿过舱门。几番周折降低航天服气压,列昂诺夫才得以顺利返回舱内。

舱外活动的航天员

这可不是唯一的惊险。在返回地球时,因定位系统故障,返回舱降落地点偏离了预定位置386公里。那是西伯利亚彼尔姆区的森林深处,植被被厚厚冰雪所覆盖,而由于树木太密无法降落直升机,救援部队也不可能很快赶到。

屋漏偏逢连夜雨,返回舱空调系统出现故障,不但无法保暖,反而在释放冷气,本可以用于御寒的降落伞也挂在了树上。两名航天员只能在冰天雪地中等待救援,还要冒着被林中野兽袭击的危险……航天员们凭借顽强的毅力和一些空投物资撑过了两晚,最终依靠搜救队带来的滑雪板,赶到了几公里外的直升机接应点。

备好救命物资

从起飞到返回,危险无处不在。发射代价巨大,航天器空间有限,但为了预防可能遇到的各种危险、保证航天员的安全,载人飞船必须携带各种应急物资和装备。

食物、水和食盐。延长在轨飞行的时间,或是返回地面后等待救援,生命之源必不可少。

救生药品。中国第一次载人航天飞行一切顺利,但飞船着陆时的巨大冲击还是让杨利伟被嘴边麦克风碰得流了血,假如是异常状态下的应急返回,航天员受伤的可能性就更大了。同样,在等待救援的过程中,必须考虑到受伤或生病的意外情况。

通讯与定位设备。返回地面的航天员与救援力量之间的通讯必不可少,定位同样重要。定位设备包括定位仪器、信号枪以及用声、光、电、化各种信号标明自己位置的设备,航天员在训练中要熟练掌握它们的使用方法和时机。

此外,飞船还通常会携带防寒防水衣物、刀具、渔具、绳索、抗风火柴、引火物、指北针、备用电池等生活工具以及自卫武器。为海上着陆做准备,还需要备有救生船。

“载人航天是一个高风险的活动,用‘惊险绝伦’来描述,有道理。”中国载人航天工程总设计师周建平曾这样谈到工程的安全设计,“虽然这是一个高风险的活动,但我们始终把安全放在第一位,始终把确保航天员的生命安全作为工程的第一要务。这也是工程在进行设计、实验、测试和进行任务准备时我们最关心的核心问题。”

航天员个个都是“贝爷”

登天的梯如何筑就?航天员的学习、训练科目繁多,不光要学习理论知识、练习航天器操作技能,还要锻炼野外生存技能——从急救到生火捕猎、制作工具,贝爷节目里的都要学。学习之后就是实践,航天员要在沙漠、水上、热带丛林、寒区野外等特殊环境里挨个生存一遍。

2018年5月,中国航天员在巴丹吉林沙漠开展了野外生存训练;去年8月,航天员在山东烟台附近海域完成了海上救生训练。

野外生存靠的不仅是技能,还有过硬的心理素质。从俄罗斯媒体公布的照片来看,此次发射失利,而两位“从天而降”的航天员表情非常淡定。当然,经历了这么危险的一遭,对他们的心理疏导是必须的。

载人航天工程副总设计师陈善广曾在媒体采访时表示,心理稳定性是航天员心理素质的最基本特征,要求航天员无论面对什么环境、出现什么问题都要冷静、沉着,不能有过大的情绪波动。同时,航天员必须具备危机处理能力,要做好承受风险的准备甚至是牺牲的勇气;面对危机时,航天员应采取正确的方法和预案,及时处理危机。

作为人类探索宇宙的“先头部队”,航天员的使命光荣而艰巨。向他们致敬。(完)

航天科学传播平台

Powered by爱太空

第 203 期

微信ID:spaceflightf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