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运营商关停小区信号 如何让“怕辐射”的人心服口服

从根本上讲,这起事件折射出的,是当代城市社区的邻里关系缺乏凝聚共识手段的问题。

10月10日,说起来有些难以置信,一起规模并不算大的邻里纠纷,竟然成为了整个社会的舆论焦点之一,引起了极为广泛的关注和讨论。这起纠纷发生在四川省成都市郫都区的华邑阳光里小区,内容说起来也不复杂。10月6日,因为有部分小区住户以“辐射”为由,坚决反对电信运营商在社区中加装手机信号设备,移动、联通、电信三大运营商共同停止了小区内所有移动手机信号设备的运行,导致小区的手机信号变得极差。这样的结果,自然得罪了大多数希望能够正常使用手机的居民,这些居民用笔在小区里的通知上激烈地批判那些反对加装设备的居民,表示“你不用网我们要用”,但截止至今,小区里的手机信号还是未能恢复。

事件曝光之后,迅速引起了全国网友的热议。人们之所以对这件“小事”高度关注,主要有两大原因:其一,是因为这起事件具有相当高的代表性,能让人产生强烈的共鸣;其二,则是因为这起事件深刻折射出了当代城市生活之中邻里关系的本质问题,激起了人们的情绪和思考。

说起这件事的代表性,恐怕在全国各大城市的小区里,都不乏有这类因为听信伪科学概念,而强烈抵制各类电信设备进入社区的极端住户。因为这样的原因,许多小区都发生过激烈的邻里冲突。这类事件的结局,往往是“没有胜利者”的,虽然大多数地方的电信运营商不至于将整个小区的信号设备全都关停,但加装能增强信号的设备总是难上加难,与此同时,那些坚定的“抵制者”虽然实现了自己的目标,但是却得罪了整个小区的大多数普通住民,恐怕同样得不偿失。

在这样的情况下,大多数普通居民自然会对这些偏执的住户感到不悦,但碍于邻里面子和怕麻烦的心理,往往会选择默默忍受。但是,在成都的这起事件当中,当地的电信运营商却通过“关停全部设备”的做法,把这种矛盾升级到了不得不正面解决的地步,让两方住户直接将事情闹了起来。这样的结果,不仅让广大“围观群众”感到十分“解气”,也让人们十分关注这起事件最终会如何落幕,以便从中学习经验,以处理自己身边的类似问题。

对于具体的“辐射之争”,当然有很多办法可以解决,通过科普说服少数人、聘请保安保护设备不受破坏……都能起到“治标”的作用。然而,这些办法,只能算是权宜之计,就算这起事件最终能够圆满落幕,这类问题也不可能就此不再发生。从根本上讲,这起事件折射出的,是当代城市社区的邻里关系缺乏凝聚共识手段的问题。而要解决这个问题,需要的是整个社会的智慧,以及漫长的试验与磨合。

当代城市生活之中的邻里关系,可以说是既密切,又疏远。共同生活在一个社区之中,让这种关系有着天然的密切性,同一个社区的住民,在许多问题上都休戚与共,命运相连;但与此同时,没有多少城市居民真的会去用心维护见面机会甚少的邻里关系,一个动辄拥有成千上万居民的大型小区,也不可能形成过去那种“小而美”的传统社群。

随着人口变得越来越密集,大城市里的一栋栋高楼拔地而起,一座座小区铺展成型,传统社区之中错综复杂的人际网络,日益被一个个原子化的住户和家庭所取代。伴随着这种变迁,许多全新的问题也应运而生,其中,社区的集体决策问题,便是最重要,也最难办的问题之一。为此,各地的社区尝试了许多办法,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包括通过物业代行决策权,或是通过业主委员会进行民主投票等等。

但是,这些决策方式虽然各自能解决一些问题,却无法从根本上改变社群成员之间缺乏沟通与共识的局面。由物业代行权力,最终常常带来物业中饱私囊的结果,而业主委员会通过民主投票得出的多数意见,也常常因为个别极端的“少数派”存心闹事而无法得到执行——像这次发生在成都的“辐射事件”,之所以无法通过业委会投票解决,就是因为那些极端反对加装设备的人会直接去破坏设备所致。这些问题的存在,让我们必须想办法加强社区成员之间的沟通,让人们在沟通之中找到共识,而这是一个十分艰巨的挑战。

幸运的是,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并非没有探索的方向。随着互联网的普及,越来越多的小区建设起了自己的网络社区,虽然其中大多数办的并不怎么样,但也有一小批社区成功建立起了繁荣、有序的网络社群。像笔者本人所居住的社区,就拥有在整个北京地区都算得上数一数二的网络社群。通过网络社群,住户们得以将自己的意见反馈到整个社区之中,并与其他社区成员交流互动,最终形成共识。在交流中,很多不同意见最终都得到了化解,而“多数派”也有充分的时间与“少数派”坦率沟通,最终实现说服,这种形式,或许值得一试。

撰文/杨鑫宇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