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岁重症娃给妈妈打针:我不想让你死

图为小双五和妈妈李亚华扎针玩

这段时间,在北京儿童医院附近的一间出租房里,年仅2岁的陈双五每天给会给妈妈打针。这是小双五出院随诊后,最爱玩的游戏。当小双五给妈妈打完针时,还会说:“妈妈,我不想让你死!”小双五的妈妈李亚华称,她告诉儿子,如果不打针她就会死,小双五因为不想妈妈死,于是就每天给妈妈打针,小双五也知道,还有妈妈在陪他一起治疗,让双五在面对治疗时,不那么恐惧。

图为躺在病床上的陈双五

陈双五家住河北省秦皇岛市海港区,2018年8月11日小双五开始发高烧,连续四天高烧不退。父母便带儿子去河北北方学院附属第二医院检查。8月16日,医生建议尽快转院,并安排了救护车将双五送到北京儿童医院,8月17日,双五在北京儿童医院被确诊为噬血细胞综合症(一种严重的血液系统疾病,可以引起各器官出血、感染、多脏器功能衰竭等并发症)。两个多月来,一家人在承受着巨大精神压力的同时,也在承受着巨额医疗费的压力。

图为准备采血的陈双五

在北京儿童医院住院化疗期间,每天早上六点就要去抽血,这是陈双五最害怕的事情。六点抽血,小双五常常三点时就会从梦中惊醒,哭着跟妈妈说不去抽血。每次李亚华抱着儿子去抽血室的时候,小双五都会哭闹的厉害,看到儿子哭成那样,李亚华何尝不心痛,但是她没办法。因为治病需要巨额的治疗费,小双五的爸爸陈龙只能丢下他们母子俩,独自返回秦皇岛工作赚钱。

图为正在输液的李双五

2018年8月27日,陈双五病情相对稳定了,于是就办了出院,租住在出租屋里。每周三去医院复诊,每周四去医院化疗。由于输液过多,陈双五的手已经没有地方下针了,只能在脚上找血管。9月12日复诊时,医生让做好造血干细胞移植的准备,手术费用在70万左右。

图为李亚华抱着儿子陈双五

2018年10月10日,陈双五的病情加重,再次住院治疗。医生说,最好在两周之内进行造血干细胞移植的手术。双五父亲陈龙听到消息后,马不停蹄地赶来医院。到现在为陈双五看病已经花了20多万元,其中跟亲戚朋友借了12万元左右,可如今巨额的移植费用实实的把一家人给难住了。

图为陈双五一家三口

陈龙是一名普通的教师,儿子出生之后,李亚华就在家做起了全职妈妈,一家人的生活全靠陈龙每个月4000块钱的工资生活,生活谈不上富裕,但也衣食无忧,可就在小双五得病以后,全家就陷入了因病致贫的行列。

图为陈双五

一个两岁的孩子,未来还有很多路要走,如果你想帮助这个孩子,请点击蓝色字超链接【等待移植的噬血娃 】或进入微信-钱包-腾讯公益-查询“等待移植的噬血娃”公益项目。(图/文:王郢,编辑:朱忠勋)

关注微信公众号“北方汉子”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