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天凑齐91亿罚款,“疫苗女王”旗下的长春长生交得上吗?

作者丨市界 唐郡

编辑丨嘉辛

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着你。“疫苗女王”高俊芳一定没有想到,自己苦心经营数年的财富,会在短短3个月内化为乌有。

10月16日,国家药监局和吉林省食药监局双双下发对长春长生违法违规生产狂犬病疫苗的行政处罚决定,其中,吉林省食药监局开出了91亿元的天价罚单。

对此,长春长生的母公司ST长生表示:巨额罚款可能会导致公司存在暂停上市或退市风险。

01

代价不止91亿

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2014年1月以来,长春长生存在“将不同批次的原液进行勾兑配制,再对勾兑合批后的原液重新编造生产批号”等八项违法事实。

依据有关规定,国家药监局决定撤销撤销长春长生公司狂犬病疫苗(国药准字S20120016)药品批准证明文件;撤销涉案产品生物制品批签发合格证,并处罚款1203万元。

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截图

吉林省食药监局决定吊销其《药品生产许可证》;没收违法生产的疫苗、违法所得18.9亿元,处违法生产、销售货值金额三倍罚款72.1亿元,罚没款共计91亿元;同时给予其董事长高俊芳等14名相关责任人依法不得从事药品生产、经营活动的处罚。

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王智斌律师表示,仅就处罚金额来说,本次处罚力度已经史无前例。

长春长生还被责令设立专项赔偿金,用于支付狂犬病问题疫苗续种补种、损害赔偿、民事诉讼赔偿、损害认定、咨询服务及临床观察等费用。

屋漏偏逢连夜雨,不久前,长春长生被取消了2017年度的高新技术企业资格,因此还需补缴2017年度企业所得税及滞纳金。

也就是说,长春长生将要付出的代价远不止91亿元。

02

倾家荡产难交罚款

那么问题来了,这天价罚单,长春长生交得起吗?

我们先看91亿是什么概念。长春长生的母公司ST长生2015年借壳黄海机械(002680.SZ)上市,2015年至今,其累计营业总收入约37亿元,相当于91亿的40%;累计归母净利润更少,仅有14亿元左右,不到91亿的16%。

由此看来,长春长生靠利润交罚款,基本没戏。

借钱呢?以长春长生目前的情形和市场整体情况来说,冤大头可能不太好找。

这样就只剩最后一条路,变卖资产。

长春长生是ST长生的重要子公司,其财务状况在上市公司每年的年报中都有披露。

年报显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长春长生总资产为41.95亿元,除去负债后,净资产仅31.39亿元,就算全部变现,也只能偿还三分之一的罚款。

事实上,别说长春长生,现在就是把整个上市公司都卖了也不够。截至10月17日,ST长生总市值仅31.74亿元,约为本次罚款金额的三分之一。

此外,上述行政处罚决定文件显示, 长春长生需于接到处罚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至指定银行缴纳罚款,逾期不缴纳将每日按罚款数额的3%加处罚款,并将依法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

王智斌律师表示,法院可采取的强制措施有很多种,包括拘留法定代表人、对长春长生固定资产司法拍卖等。

上海汉联律师事务所宋一欣律师认为,若其全部资产仍不够支付罚款,或将面临破产。

根据上市公司公告,长春长生银行账户早已全部被冻结,旗下9处房产和61台车辆也被查封,就算想当老赖也不行,真真是要被罚得倾家荡产了。

03

“疫苗女王”或难逃刑法制裁

无论长春长生是否能够支付罚款,上市公司及股东不会受到牵连。

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臧小丽律师告诉市界,行政处罚的罚没款项采取“谁受罚,谁担责”的原则。针对这笔91亿元的罚单,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负有缴纳罚款的义务,长春长生的母公司长生生物、以及两家公司的股东、高管等均无义务缴纳该笔罚单。

作为始作俑者,高俊芳仍然逃不过应有的处罚。

高俊芳

同样是10月16日,证监会也下达了对上市公司及相关人员的处罚决定。公告显示,ST长生及相关董监高分别被处以罚款、警告、市场禁入等行政处罚。其中,“疫苗女王”高俊芳被给予警告,罚款30万元,并被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其夫张友奎、其子张洺豪分别被给予警告,罚款20万元, 禁入市场5年。

此外, 国家药监局和吉林食药监局在行政处罚文件中明确表示,长春长生2014年1月 以来生产的产品应该按劣药论处, 公司的违法行为被定性为生产、销售劣药。

根据我国刑法规定,生产、销售劣药,最高可判无期徒刑,并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倾家荡产之后,等待“疫苗女王”的可能还有牢狱之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