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民留学美国的陷阱:风险得失早掂量

写在前面的话:从第一个走出国门的“幼童”开始,国人赴美留学已经有了将近150年的历史。这期间国家在变化,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在变化,个人的选择也随之变得越来越多元化。在盲目跟风之前,我们不妨沉下心认真考虑一下留学对孩子和家庭的价值与风险到底在何处。

朋友圈里一个白领妈妈,毕业于国内名校,供职于上海一家民营企业,收入尚可,衣食无忧,生活讲究品质,而她最大的理想和心愿远不止过着现在这样优渥的生活。虽然儿子才上小学,她却早早加入了几个留学生家长群,多方了解和研究留学经验和常识。她的偶像就在某留学生家长群,是一个藤校妈妈,藤校妈妈的溢于言表的成功和自豪像一道巨大的光环,闪烁着耀眼的光芒,也点燃了她心中的理想和希望。

然而,做一个合格的留学生家长,仅仅有梦想是不够的。我们需要了解的是中国社会对留学的认识以及留学终极价值。本文试图从宏观原则层面进行一个粗浅的分析。

一、近代中国留学简史和中国留学生的历史地位

从1872年开始清政府选拔的4批120名儿童赴美留学开始,我国先后经历三个时代、四次留学高潮,留学生成为中国近现代史上不可忽略的一个角色,而且是重要角色,同时也是一个争议极大的极其敏感的社会话题。

首批留美幼童

第一波:120年前,清政府派出第一批留着辫子的儿童去美国留学,是古老中国向现代世界主动迈出的重要一步。这批儿童在美国住在寄宿家庭里,过着纯粹美式的生活和接受纯粹的美式教育。一切都在计划之中,突然,在第9个年头,一道旨令从北京通过越洋电报送达位于美国的留美事务局:所有幼童一律撤回国内。其理由是:“该学生以童稚之年,远适异国,路歧丝染,未免见异思迁。”于是乎,现有的在美九十余名幼童,分批撤离了他们已经熟悉并热爱的美利坚,起程回返已经因为分别久远而变得模糊的、如同概念一般的祖国。据考证,这批留学儿童后来有史料关注成就的人物寥寥。120名留学儿童,仅有两人大学毕业,其他一部分尚在大学,更多的还在上中学。这两个大学毕业的幼童,一个是詹天佑,一个是欧阳庚。后来,他们一个成为至今仍家喻户晓的工程巨匠,一个则毕生献力于中国的外交事业。

第二波:持续时间长,成就者众的晚清到北洋及民国政府庚子赔款留美计划群体以及在江浙富裕家庭的自费留学群体。由于史料不全,这批人数很难统计,有人统计是大约10万人。庚子赔款第一批留美学生招募是1909年,明显是接受了幼童留美运动失败的教训,确定招生的年龄为20岁左右。以庚子赔款1909年第一批留学美国官费生为例,报名600人,录取47人。最后取得美国大学学士学位44人;硕士学位21人;博士学位5人。回国后,服务高等教育科研界19人(其中担任过大学校长4人),先后8人担任过中央研究院或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或院士;工程技术界杰出专家12人;政府部门高官11人;工商界3人;还有一些成为中国现代科学技术学科开创人。这是何等优秀的一个群体!

由于庚子赔款留学生名额难度很大,竞争非常激烈,随着留洋学生回国的身价暴涨,在富裕的江浙地区和北平,一大批中上阶层家庭纷纷出钱让孩子去欧洲美国自费留学,为子女搏一个前程。钱钟书小说《围城》就是讲述这样一批人的故事。民国以来,这批总计10万人次的留学生群体,产生了近代中国90%的杰出人才,胡适,钱学森,茅以升,叶企孙,费孝通,雷洁琼、束星北,吴文藻等现代活跃在中国科学界和文坛的领袖人物,而他们回国培养的一批人才,则是中国现代化进程的直接参与者和见证者。中国科学院前身,中华科学社,也是这批留学生于1913年在美国康奈尔大学成立并被移植回国内。这批留学生成为近代中国现代化当之无愧的主力军,相当一批人成为新中国成立后国家尖端科技的中坚力量,其中最杰出代表是两弹一星元勋钱学森,邓稼先、王金淦等。

第三波:留苏(略)

第四波:改革开放以后公派留学的启动和家庭自费留学的兴起。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访美时候,和美国总统卡特说,中国政府希望美国政府能够为中国培养一批急需的科技人才,希望派一批留学生到美国进行深造。美国政府欣然答应,从此,公派留学成为改革开放初期精英中的精英代表。改革开放四十年来,国家先后派出了几十万人次公派留学生去美国大学深造。长期封闭的国家,这些公派名额远远不能满足社会需求,于是一批外语好的大学生开始自己联系美国大学,通过申请美国大学奖学金飞渡重洋去留学,因私留学一发而不可收拾。直至二十一世纪,中国社会经济飞速发展,产生了一批经济学意义上的中产阶级,加上独生子女的重叠,很多家庭已经能够支付高昂的留学费用,于是在2010年后,中国大陆掀起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波留美高潮。留学的目的和价值取向也呈现多元化趋势。

请赴美签证的中国年青人

二、美国教育地位及美国留学现状

二次大战以后,美国进入快速现代化发展周期,仅仅几十年时间,美国迅速甩掉英法德,成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苏联解体前也是超级大国,但是也只能是从军事上而言,在综合竞争方面,美国实际上是在经济、军事、教育、科技方面全能冠军。美国成就的取得,主要基于三个因素,一是独特的地理位置和资源优势,二战非战场国家,让全世界优质资源,包括人才,黄金最终都流向了美国,奠定了战后经济飞速发展的基础;二是美国移民国家,源源不断输入的净劳动力为经济发展提供了人力保障;三是美国移植并发展了欧洲教育理念和实践,形成了一大批拥有超级人才队伍的国际顶级大学,最终为美国占领世界科技高地发挥了关键作用。

毫无疑问,美国是拥有最强大现代意义上教育体系的国家。美国不但拥有自由宽松而且理论成熟的中小学教育体系,更拥有以哈佛,耶鲁,斯坦福,普林斯顿和麻省理工学院为代表的一批世界顶级大学。美国的中小学教育没有统一的教材,但是有非常科学的智力、特长分级的中小学教育学科体系,为不同智力水平和特长的青少年提供个性化的基础教育。同时,美国社会拥有强大的宗教信仰组织和各种基于信仰和社会责任的教育基金会,为中小学教育提供信仰和资金支持,美国青少年从出生起就无条件享有世界上最好的教育福利,这是世界上任何大型国家都无法企及的。美国也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留学生目的国家,来自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一百万学生在美国以各种形式留学,留学成为美国大学,及部分中学一项巨大的收入来源。中国是美国最大的留学生来源国家,2016年,中国在美留学生总数达到60万人,回国40万人次。中美文化交流之大之深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三、留学美国价值分析

很显然,一批又一批的中国孩子去美国,不是仅仅去追求自由的,他们追求的是超越自由的价值。对留学美国的价值分析,单从留学生本身无法给出答案。个人觉得,建立一个价值参照体系,可以有助于我们理解如何认识留学美国的价值。

参照之一:留学的成本收益。改革开放初期个人留学,基本上都是申请到了国外大学奖学金才能实现。一个80年代在中科院工作的老留学生和我说,他当时在中科院工作,月薪200元,申请到美国大学读博士,一个月奖学金是1000美金,他毫不犹豫的选择去美国,每个月节省的生活费也远远超过了国内的工资。时空转换到2017年,据一篇网文推算,随着美元恢复升值和美国大学学费的增长,一个从高中开始留学的孩子到大学毕业,需要500万元人民币。仅仅三十多年时间,中国人支付能力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是对于平民家庭来说,这一笔巨大的支出,价值何在?

参照之二:留学的人生道路选择。我们的留学生究竟在今后人生中要面对怎样的人生选择,这是留学生家庭最为关注的问题。有的家庭选择移民兼留学,可进可退;有的家庭选择留学读名校,争取机会留美国工作获得绿卡机会,博一下实力和运气;有的家庭就是想让孩子开开眼界,留学接触一下国外教育的益处,甚至有些家庭就是躲避国内的雾霾以及问题食品等等。然而,几年的海外学习,留学生已经或多或少发生了改变,他们的视野和能力得到拓宽和延长,想法也发生了变化,有些人急切回家,有些人死活都要留在美国,甚至假结婚、黑在美国等等。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异,只能用个体原因解释。然而,对于一个留学生家庭来说,越是计划的清晰,越是可能面对改变,遵从孩子的选择成为家长最好的态度,然而随着国内空巢老人社会问题的不断出现,一些家庭还是需要面对未来的子女亲情和空巢养老的。

《人民日报》上关于子女留学后空巢老人的漫画

参照之三:留学生人格改造的风险收益。这是留学最大的挑战。以大清国第一批留美儿童为例,按照留美幼童的发起者和灵魂人物容闳的设计,这些从十三四岁的孩子中挑选出的幼童,他们将在美国完成从中学到大学的学业。其目的,不仅是让他们成为熟练掌握一门西方现代技艺的新型人才,更在于容闳内心深处有一个美好的愿景:让这四批共计一百二十名留美幼童,通过在美国长达十五年的学习和生活,培养成从生活习俗到个人素质,从人生理想到价值观念都完全西化的一代新人,并通过这些新人去影响亿万同胞,以此挽救正在走向末路的万马齐喑的祖国。这是最理想主义的留学目标。然而在几千年儒家文化根深蒂固的中国社会,欧美人格特质在中国还是比较异端的。我大学时候有个副教授,在欧美多所大学访问归来,他日常口头禅就是:你必须尊重我的privacy。在行为处事方面和学校方方面面有很多格格不入之处,以至于才华四溢而一直评不上教授,自己也索性愈挫愈勇的个性坚持下去了。毕业多年后回母校,听说他已经移民澳大利亚去了,在一所学校教中国历史,从此不再回母校。

参照之四:美国社会的危机和母国的社会发展。911以来,美国社会长期稳定的社会形态发生了急剧的逆转,在恐怖主义迅速蔓延的世界格局中,一直以世界警察身份角色出现在国际舞台的美国国内社会面临多重问题。一是移民政策的博弈,民主党和共和党对移民政策分歧日益加深,底层移民不安和躁动推动了社会治安,二是美国社会福利紧缺,弱势群体的失落感加剧,对于海外富裕留学生带来潜在的威胁,尤其是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等华人留学生失踪案件发生以来,这种忧虑正呈现蔓延趋势。三是,美国移民政策收紧,对于一心想通过留在美国就业的留学生群体,这种焦虑感会逐日加剧。

我们不得不承认留学价值最大的风险是选择的风险。在人可以自由的在国际上自由迁徙居住工作生活实现之前,每个人都要最终选择长期居住的地方。对留学生来说,并不是每个人都有选择的能力和自由,只能被选择。当留学平民化之后,国外的生活对国人已经不再陌生,移民定居海外已经不是稀罕之事,国人的认知也渐渐丰富起来了。改革开放仅仅三十多年,留学生面对的中美国家发展的对比已经是翻天覆地,所以这一轮留学大潮,出去的越早回来探亲的人越惊讶,因为他们对国家的记忆只能是出国前的记忆,这方面无需加以深入探讨。本文启发我们思考的是:未来十年或者二十年,我们会面对怎样一个中国和美国。在中国步入中等收入国家之后,会不会遇到中等收入陷阱,中国繁荣是否可以持续,留学生回国发展的环境会不会更加改善。

四、对留学美国的逆向思考:平民留学的陷阱

时间进入21世纪,中国经济改革进入人口红利收获期,自费留学忽然间成为一种社会时尚,在一二线城市,留学移民机构如雨后春笋出现。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移民留学成为很多平常人家的选择,这个是一个伟大时代的开端。平民留学的基础,就是国门打开,独生子女优生优育的思维和平民支付能力的提高。自费留学不再是少数阶层的标志,这是社会进步的象征。平民留学兴起的本质是家庭对孩子未来选择和教育的选择更加具有自主权,透露的想法是对国内教育的质疑、否定和放弃。

今后一段时间,平民留学发展趋势将更加具有辩证法特征,一方面,随着社会富裕群体越来越多,更多的人具有海外留学的能力,另一方面,随着国内教育的改革和发展,欧美教育优势呈现逐渐递减的效应,所以很多人将不得不做更加谨慎的对比和选择,而影响选择最大的考虑因素是国内政策的引导。随着海归在国内逐渐形成气候,并成为一个社会特殊群体,海归的社会角色及发展,以及国家对海归的政策例如千人计划,京沪留学生落户政策等,必将将对今后平民留学起到很大的积极影响。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平民留学存在风险和陷阱。平民留学风险可以归结为三点:一是浪费了未来赖以谋生的资产;二是留学生人格不适应回国环境;三是无法选择未来,无目的海外飘荡。最后归纳唯一句话就是,一直找不到明确的方向,当初美好的留学梦想没有兑现。

时代进步需要先行者和敢于尝试的人,这是留学生最大的光芒。排除目的不一等各种因素,大多数注重教育的家庭选择留学,都是价值论者,希望给孩子一个不一样的青春年华和精彩的未来。历史也许有惊人的相似!张之洞在《劝学篇》中提出了著名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主张。早在1872~1875年间清政府派出的官费留美幼童项目突然终止的历史往事毕竟才过去一百多年。而且这一百多年中国社会对留学生的使用和限制也是跌宕起伏,这样的历史会不会换一种面目重写?本文无法给出答案。前不久,中国教育部长陈宝生说:到了2035年,中国教育将妥妥的占据世界中心,中国将是世界第一大留学目的国。我们期待着这美好的愿景实现,让留学生回来妥妥的成为中西教育合作交流的文化使者。

所以,我们每一个人每一个家庭都是特定时代的角色,我们最大的博弈就是,我们未来将面对怎样一个中国和美国以及中美关系,这个只有未来才能给我们最好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