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版原油期货能走多远?

当我们为中国版原油期货取得成绩自喜的时候,是否忽视了其背后的问题?历史上诸多原油期货市场的经验与教训,值得我们借鉴与警醒。

“中国原油期货上市,将使我国拥有原油价格的话语权甚至定价权。”——持此观点的不仅有国内的专家与媒体,还有国外的舆论。

自信是必要的,但是过犹不及,清醒同样是好品质。中国作为全球最重要的石油买家之一,原油期货的诞生与人民币国际化紧密挂钩。“石油人民币”究竟停留于概念还是会有怎样的实际成效?

当我们为原油期货取得的成绩自喜的时候,是否忽视了其背后的问题?在诸多原油期货市场的前车之鉴下,上海原油期货究竟能在国际市场打拼出怎样的天地?

石油美元尚未陨落

在过去相当一段时间的低油价时期,对于石油美元的质疑愈演愈烈,“去美元化”同样以经济乃至政治的角度被认为有实质性的进展。

一些国家正在采取措施,或是使用其他货币作为贸易结算货币,或是增加其他货币作为国际交易货币和储备资产,总之是在试图削弱对美元的依赖。

然而,所谓的“去美元化”究竟仅仅是为了在经济意义上摆脱深度货币替代现象,还是在政治上作为挑战货币体系的工具,我们很难以绝对正确的角度进行解析。但是从历史上的数次尝试来看,美元依旧屹立在世界货币体系核心,已经说明了其气数未尽。

卓创资讯原油研究员高健告诉记者:

“去美元化”之所以困难重重,在于美元历史积累下的权威地位,以及美国维护自身利益的措施。在全球石油贸易中,无论是在安全系数还是国际公认度上,美元仍是全球第一货币,在支付方式还是配套的相关领域方面,目前没有其他货币可以相提并论;此外,美元与石油绑定的战略对于美国来讲至关重要,“去美元”必然会触及美国自身利益,美国也不可能轻易放弃这一维护美元“第一货币”地位的重要手段。

尽管上海原油期货已经上市并取得骄人成绩,但是对于石油美元体系的冲击程度仍非常有限。海清FICC频道认为,争夺石油美元霸权并不符合中国现阶段的目标,推出国际原油期货更为现实和迫切的意义,是形成反映中国和亚太地区石油市场供需关系的价格体系,服务于实体经济,是中国完善自身金融体系、增加防范金融风险能力的重要步骤。

上海原油期货的隐忧

历史上,不乏原油期货市场诞生,然而数十年来能够冠以权威性和国际影响力的期货市场寥寥无几,其经验与教训都值得借鉴与警醒。

比如,2001年日本推出中东原油期货合约,意图争夺原油定价权,但当时日本经济发展缓慢,期货市场整体并不活跃,最终失败;2002年新加坡交易所推出中东迪拜原油期货合约,但新加坡原油储罐发展尚不成熟、资金流动量不大,限制了期货投资者的参与热情,同时,新加坡与欧美投资者存在时差,仅依靠亚洲投资者参与,交易资金和产品流动性较差,于两年后停止交易。

从上海原油期货的先天条件来讲,其交割品种组成不尽合理会成为影响其长期发展的掣肘。上期能源相关负责人表示,根据“国际平台、净价交易、保税交割、人民币计价”的业务原则,原油期货合约标的确定为中质含硫原油。

原油品种

在交割的七种原油品种中,国产原油一种,国外原油六种,分别为我国的胜利原油,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迪拜原油和上扎库姆原油,阿曼苏丹国的阿曼原油,卡塔尔的卡塔尔海洋油,也门的马西拉原油,伊拉克的巴士拉轻油。

以国外原油为绝对主体的可交割油种模式,是与目前世界上成功的原油期货交易市场最重要的区别之一,其中绝大多数均来自地缘政治不稳定的中东地区,风险控制成为保证上海原油期货交易稳定的难题之一。特别是中东地区国家大多受OPEC限额控制,从某种程度上削弱了上海原油期货的主动权。

其次,从油种的API度和硫含量来看,七种油种存在较大差异,对于形成交易品种中质含硫原油统一标杆价会较为不利。目前成功的原油期货交易原则上以单一原油品种为主体较为常见。其中,巴士拉轻质原油品质明显比阿曼、阿布扎科姆原油差,作为交割油种时被设定为贴水,因此巴士拉轻质原油很可能成为上海原油期货交割油种中的“劣币”。

此外,原油期货交易中唯一国内生产的可交割原油是胜利原油,由中国石化胜利油田管理局生产。在没有新的国产油种加入之前,胜利原油的产量成为重要的考量因素。自1961年投产后,1991年产量达3355万吨创历史最高水平,2016年和2017年产量下降到约为2400万吨左右。不断下降的产量成为影响原油期货稳定性的隐忧。

抛开上海原油期货的先天不足,外部环境的构建同样重要。在期货专家看来,衍生品市场最主要的指标仍是流动性,流动性要求不仅需要足够数量的投机者,也需要足够数量的实体企业及套利交易者,目前相关部门正加快流通和进口领域的改革,但形成竞争性的市场供应格局仍有待时日。

其次,期货法律体系的不完善对期货国际化的推进形成制约。作为期货市场位阶最高的法律,《期货法》仍未出台,期货公司业务负责人指出:“海外投资者与境内市场有所差异,对合规、法律制度的评估对其行动很重要。”

中国证监会原副主席姜洋表示,期货法涉及整个期货市场的对外开放:

通过调研发现,由于期货法尚未出台,境外投资者最担心的问题就是在我国境内参与期货市场合规经营通过不了,最后产生诸多民事纠纷问题难以解决。

人民币结算的方式可谓是上海原油期货最大的话题卖点,然而仍需理性地分析。“石油人民币”概念的提出源自于此,然而以目前的条件来看,想要走到这一步为时尚早。现阶段人民币资本项下不可兑换及其在国际上作为流通和储备货币比例偏小,将直接抑制境外原油期货交易参与者的积极性,尤其是主要石油生产国持有人民币的积极性。

人民币结算方式与人民币国际化的道路进程息息相关,需要经济、政治、外交乃至军事等多方面的支撑。从长远来看,这个选择或许是明智的,但在短期内将会一定程度影响上海原油期货交易的积极性。

版权声明 | 本文为能源杂志稿件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与作者名称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