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月产量增长17倍,对标特斯拉,李斌有几成胜算?

文 | 陈姝

来源 | 投中网

“NIO,A NEW DAY,蔚来已来。”李斌曾经在一封公开信里如是写道。

9月下旬,伴随着纽交所上市,这家只有三岁多的车企,由于ES8车载系统出现黑屏、充电车跟随车主进入无人区等事件,处在了舆论质疑的中央:有大V指责ES8是半成品,也有观点称进藏事件属于炒作。

而全球范围内,竞品特斯拉和FF的负面缠身,更引发坊间关于“江淮蔚来的合作工厂是否解决量产问题”的激烈讨论。

近日,蔚来汽车合肥工厂首次大规模对媒体开放,李斌现身和媒体进行深度沟通、解答质疑。和传统汽车企业相比,蔚来,还要踏过更多的“无人区”。

蔚来合肥先进制造基地

“敬畏”传统制造业

从合肥新桥机场出发,50分钟的路程,就能到达宿松路9766号——蔚来合肥先进制造基地。

据说,两年前的这里,还是一片空地。蔚来用了两年时间,把一块空地变成了世界级的先进工厂。工厂占地839.6亩,设计目标是年产10万台,拥有目前全世界最新的铝车身的车间,以及大批的熟练工人。

“与江淮的合作,是中国汽车产业过去十年最大的创新。”一向敢说敢做的李斌,有了江淮的支持,更有底气。

事实证明,李斌的底气并非空穴来风。2018年6月28日,蔚来开始正式向公众交付ES8。从6月份100台开始,产量逐渐上升,7月份381台,8月份1121台,9月份1766台,10月份因为工厂花了两星期时间对生产线做改造,产量可能会相对少一些。

产量爬坡之时,品牌问题却接踵而至,甚至有车主撕掉“江淮”车尾标,人们可以接受华晨宝马、北京奔驰、东风日产,就是不愿接受后边贴着江淮汽车的蔚来ES8。难道蔚来找江淮“代工”有问题?

“技术创新当然是非常重要的,但是也要看商业模式的创新”,李斌觉得“代工”没有问题。NIKE、苹果都是只做研发和品牌,制造全是外部合作伙伴。在李斌看来,生产制造重新开始,需要付出试错的代价,还是要慎重,应该交给专业的生产厂负责,蔚来则专心做好用户服务体验方面的工作。

ES8总装生产线

新兴互联网车企,对于传统制造业的“敬畏”是有原因的。要知道,ES8的每一辆车从上线到下线交付,要经过四大工艺和30多个检查工序、共计3000多项检查内容。所以,从概念到量产,传统汽车行业资深专家的加盟,意义非同一般。

去年12月25日,沃尔沃中国研发公司总裁沈峰博士加盟蔚来汽车,负责蔚来旗下产品从研发生产到交付全生命周期的质量管理工作。

目前,生产基地的工人都来自江淮,蔚来有200多个常驻工程师。“你现在去问工厂的员工,他们不会回答自己是江淮或者是蔚来的人,而是说是江淮蔚来的人。”沈峰笑着说,两个团队已经完全捏成了一个团队。

我绝对会比特斯拉强

从诞生之日起,蔚来就不可避免的被拿来同特斯拉做对比,甚至有媒体称蔚来是“中国特斯拉”。站在合肥生产厂的NIO house里,李斌坦言“我绝对会比特斯拉强”。

李斌支持这个预判的论据是,特斯拉有的,蔚来有;特斯拉没有的,蔚来也有。

技术上,李斌认为:“就看他们明年上的车、后年上的车,我们就拿硬指标来算,我们是有优势的。”从特斯拉已经发布的产品来看,李斌对蔚来的各种性能指标非常有信心,甚至比特斯拉有一定的领先性。

产品体验上,李斌说,蔚来的车更懂中国人的需求,更符合中国的用户习惯。中国堵车的时候希望有更多的私人空间,这个规律同样适用于 ES6 与 Model 3 。

从商业角度来看,特斯拉非要证明在硅谷可以造出好车来,李斌觉得这是非常不商业理性的事。硅谷的工人10万美金一年,干的事情还是组装,这不合理。

最重要的是,核心零部件是蔚来自主研发生产的。蔚来每年的研发投入超过10亿美金,在上海、北京、圣何塞、慕尼黑以及伦敦等14地设立设计、研发与生产机构。李斌表示,全球能同时自主研发电机、电控、电池包、网关、ADAS、智能化座舱的只有两家公司,蔚来是其中之一。

全铝白车身生产线

两家背后的资本也不相上下。此前特斯拉最大的外部投资者Baillie Gifford&Co.披露持有蔚来汽车8530万股,占比达11.44%,成为腾讯之后的第二大股东。腾讯、京东、顺为资本、红杉中国、高瓴资本、愉悦资本等著名风险投资机构也是蔚来汽车的“金主”。

然而特斯拉也绝非等闲之辈。今年第三季度,特斯拉共交付56,065辆Model 3车型,比Q2增加近一倍。同时,特斯拉也交付了27710辆Model S和X车型。9月份,特斯拉仅在美国本土就已交付24040辆Model3,超过奔驰C级、宝马3系等中级豪华轿车,跃居美国同类车型销量冠军。而就第三季度美国交付量来看,Model 3甚至跳出豪华轿车的销量对比,直逼销量霸主丰田卡罗拉,乃至雅阁、思域和凯美瑞等车型。

更有消息,特斯拉决定加快在中国业务的进程,希望2019年能在中国生产Model 3,并通过在当地采购和生产逐步加大本土化。

李斌的蔚来汽车,在中国这片广袤的市场上,和特斯拉很可能终有一战。而现在的蔚来所要做的,就是稳扎稳打。

像不愿意剪辫子一样荒谬保守

1886年,德国人卡尔?本茨(Carl?Benz)发明了第一辆汽车,传统汽车在经历了一百多年的发展之后,已经“统治”了世界的地面交通。而蔚来汽车等新兴的互联网汽车企业,只能靠速度、靠执行力,验证商业模式的可行性。

2015年,蔚来车队获得国际汽联电动方程式锦标赛历史上首个车手总冠军;

2016年,蔚来发布全球最快电动汽车之一的EP9,创造了纽博格林北环等国际知名赛道最快圈速纪录以及最快无人驾驶时速世界纪录;

2017年,蔚来发布了概念车EVE;

2018年6月28日,蔚来开始正式向公众交付ES8;

2018年9月12日,蔚来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

对于软件的问题与瑕疵,李斌毫不避讳的承认:“我们只用了三年多的时间,确实有很多做得不完美。”他认为,智能电动汽车就像智能手机,硬件先ready,再逐渐开放软件功能。苹果也不可能把所有的软件都做好再发布手机,升级更新会成为一种常态。

“不能用以前的机械零部件的逻辑看一个智能电动汽车,逐渐开放升级是一个新的规律,谁不具备这样的能力和意识就会死掉”,李斌说。

排队等待检测的ES8

而对于“蔚来车主开ES8去新疆无人区”事件,李斌对网上的吐槽是不接受的。用户原本是特斯拉车主,曾把特斯拉开上过珠峰,这次想开着ES8穿过无人区,希望蔚来在路上能给到补给支持。而蔚来的支持方案,是用汽油车驼着充电车过去协助充电。

“就像清朝末年不愿意剪辫子一样,我觉得是很荒谬,非常保守的想法。”李斌直截了当的表达了自己的不理解:“这有什么可吐槽的,油不都是运过去的吗?电为什么不可以?连加油站都没有的地方,确实没有充电装,凭什么不能运一些车到那边帮他们补一些电?”

除了研发和生产,交付和支持对新兴的互联网汽车来说,更是一个非常有挑战的事情,蔚来也在马不停蹄的在全国铺点。目前,蔚来汽车已经成立了46个城市公司,覆盖了所有的省份,交付到了全国145个城市。同时,全国已有12个完整的蔚来中心,6个POP UP,预计今年年底蔚来中心会增加到13个和POP UP增至11个。

虽然褒贬不一,但蔚来最远的一辆车,已经交付到乌鲁木齐去了。

中国汽车市场大而不强,自主品牌的地位长期受外资品牌碾压。究其根本,核心技术99%被海外垄断。而智能汽车,很可能是中国汽车品牌在沉默了百年之后,弯道超车的一个绝佳机会。

作者:陈姝

关注创业者和投资人,对商业模式和创新科技保持好奇心。

责任编辑:冉一方

媒体/商务/转载请联系:投中信息小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