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光电视让超大屏成焦点 它究竟动了谁的奶酪

“每一个新生事物的出现,总是伴随着大吵大闹。”近来借助微信和微博段子变身“网红”的鲁迅先生,曾如此说。因为新生事物所触动的,必然是旧势力和旧格局的奶酪,以及他们内心深深的恐惧和挣扎。

所以,被挑剔、质疑、指责甚至是攻击,几乎成了每一个新生事物难以避免的宿命。 如今,作为新生事物的激光电视,也正走在这条必经之路上。

激光的优势

激光显示被产业界誉为“人类视觉史上的革命”。很多人看风景时都会有这样的体验:用手机和相机拍的照片,以及液晶屏幕呈现的图像,总和人眼在实际中看到的不一样,这是因为人眼能分辨自然界的100万种颜色,而液晶屏幕只能覆盖人眼色域范围的60%。唯有激光显示,色域覆盖率可以达到人眼色域范围的90%以上,达到90多万种颜色,这也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完美的色彩还原。

激光显示这一超强的色彩表现力,对于一直专注画质和显示技术的海信来说,有着无法拒绝的诱惑,“激光电视”对于电视行业来说也更是一个难得的创新机会。

海信的激光之路

从2007年开始,海信毅然踏上了激光电视的研发之路。这是一个全新的领域,所有关键技术都需要自己摸索。海信激光电视团队的刘显荣博士,回忆起这段“摸黑前行”的经历时说,最初他们只有一个大的战略方向,知道这个激光显示未来有很大的机会,但具体技术实现方案一片空白,探索过程中做过各种误判,走了很多弯路,吃了不少苦头,可以说各种研发投入也很大。

但海信的技术研发人员,最后从一个又一个的“坑”里爬了出来,在试错长达4年之后,终于确定了激光光源+超短焦镜头+抗光屏幕的激光电视技术路线。

确定技术路线之后,从实验室技术模型到样机、从样机到可量产的产品,海信的技术研发人员又经受了3年的“折磨”,终于在2014年9月推出了全球首款自主研发的100吋超短焦激光电视。7年的研发,海信终于把这项技术变成了可量产的产品,实现了0的突破。

14年之后,海信每年推出一代激光电视新品,从2K进入4K,从单色进入双色。海信从一个产品做到了一个产业,从一个企业影响到了一个行业,全球20多家企业纷纷进军激光电视行业。

整个激光电视行业的普及,也有一件绕不开的爆款单品——海信80吋激光电视L5。

今年5月17日,海信在北京推出了全新的80吋4K激光电视新品L5,这台激光电视的屏前亮度最高可以达到400nit,观看距离仅需3米。值得一提的是,这款激光电视售价19999元,要知道,激光电视得价格长期都在5万元以上。

激光L5一经上市,海信当月即在75吋及以上大屏电视市场的零售量和零售额双双跃居市场第一位。根据中怡康的数据,今年前三季度,海信激光电视的零售量同比增长了434.41%,在80吋及以上大屏市场的销售量占有率达到了55.77%。

不过,海信对这个数据“并不满意”。不满意的原因有两个,海信激光显示研发部副部长钟强说:“19999这个价格,还是不够便宜,我们研发人员还在努力通过技术更新和产业链梳理把成本降下去,80这个尺寸,还有进一步下探的空间,海信70吋激光电视电视的样机,现在已进入关键阶段”。

激光颠覆液晶,抢走OLED大屏市场份额的态势,已是如此的明显,这让市场中的所有利益相关方,都感受到了威胁,以及诱惑。

激光电视的前方之路

10月15日,跟随海信走进激光电视领域的互联网品牌坚果,宣布完成6亿元D轮融资,由阿里领投,而在这之前的3月12日,激光电视的另一家企业极米科技,宣布获得百度战略投资,后者在增资后成为除创始团队外最大股东。

随着激光电视产业“蔚为大观”,不只是互联网品牌,不少传统家电品牌对激光电视产业,也一改之前的“审慎”态度。“激光电视的声势,是真的起来了,就是蛋糕还不够大,海信作为先行者希望更多企业加入,一起把这个蛋糕做大”,钟强说,整个蛋糕不够大,海信却一家独大,这其实是不健康的。

其实,激光电视在技术上已经相对成熟,但在产业上,成熟度还太低。如今,激光电视对不少普通消费者来说“有点贵”的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产业。因为蛋糕还不够大,上游配套产业在零部件生产和扩大产能方面,信心不够足,存在很大的顾虑,“规模效应”如果不能达成,零部件价格就降不下来,激光电视的产品价格,也就很难向下。

钟强说,在海信爆款激光电视L5上市前,他们和一家上游关键部件的厂商沟通,让他们准备扩大产能,但对方非常谨慎,觉得我们太乐观,结果导致L5上市初期一度“卖断货”,产量跟不上需求。

中怡康最新发布的2018前三季度彩电市场推总数据表明,虽然今年前三季度彩电市场整体零售量同比下降0.88%,但激光电视销量增幅超过400%。十年的发展,激光电视开始逐渐成为消费主力和潮流。

海信的钟强说,他刚刚接到了一个“奇怪的任务”,公司派他去另外一家激光电视的厂家,即海信激光电视的竞争对手那里去帮忙,帮助他们建立激光电视的销售体系,帮他们做产品规划,无偿无私倾囊相授。

而对于上游配套供应商,海信更是倾注了巨大的耐心和真金白银。刘显荣博士回忆说,日本的一家供应商刚与海信开展合作时,很是犹豫,前前后后来了4拨人查看。日本的等级观念其实是很重的,他们的层级其实和周厚健董事长相差很远,但每次来都是周董亲自见面接待,他们最后被海信的诚意打动,决定与海信合作。

这家日本公司原本是抗光屏领域的世界级领军企业,但这种抗光屏实在太小众,市场需求不高,量一直上不去,他们当时已经要停掉这个事业部,人员也基本分流到其他事业部了。后来知道海信要做激光电视需要大量高质量的抗光屏,需要重新启动原来事业部的他们是很犹豫的,所以先后来了好几拨人去海信,在看到海信的巨大决心、信心和诚意之后,他们决定召回原来分流的人员,为海信供货。

如今,随着激光电视销量的爆发式增长,原本要消失的抗光屏事业部,已经成为这家公司快速发展的事业部。对于一些上游零部件供应商,海信甚至自己掏钱给他们让他们研发生产,大部分零部件做出来之后也不用独家供给海信,可以卖给其他厂家,让整个行业共享“规模效应”带来的价格下降。

海信和上游配套厂商之间,不是简单的商务买卖关系,海信和其他激光电视企业之间,也不是单纯的商业竞争关系。激光电视产业,在某种程度上,正在成为一个共同体。

放在世界显示技术发展路径更替的大背景下,以海信为代表的激光电视产业,在LED、OLED和QLED之外,走出了一条全新的道路。这个新生事物的成长壮大和主流化的过程,也必然动了液晶和OLED显示屏厂商、国内外电视厂商乃至众多相关企业的奶酪,引发他们对新生事物的“大吵大闹”。

然而,吵闹的声响越大,越证明激光电视产业不可遏制的磅礴。以海信为代表的激光显示企业在动别人的奶酪,同时,他们也正凝聚合力把激光显示这个产业的蛋糕做得越来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