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火车站内盗运输柴油被抓 还曾酒驾肇事逃逸

编者按:盗窃犯一般都会找人多的地方下手,比如商场或者车站。在伊春火车站,也出现了一名盗窃的人,他要偷的可不是乘客兜里的东西,而是火车里的东西。

通过铁路承运的柴油

在伊春火车站内被盗窃

2018年年初,中国石油黑龙江仓储分公司对山油库的工作人员向警方报案,他们通过铁路承运的柴油在伊春火车站内被盗窃了。发现被盗后,警方开始蹲守,一直到了三月末,侦查员才发现一名可疑男子驾车来到了站停的油罐车附近。可是,男子非常警觉,发动车辆就开始逃跑。

由于得知犯罪嫌疑人的车上有大量的燃油,疯狂逃窜存在安全隐患,民警暂时放弃追捕。但是民警记下了于占明驾驶车辆的型号,颜色以及号牌。经过一夜搜寻,终于在第二天早上找到了犯罪嫌疑人于占明。

于占明落网后警方还发现,他曾经在2013年就因为盗窃罪入狱服刑,他的作案目标也是火车站,偷的是铁路承运的黄豆。所以于占明在2013年1月23日被佳木斯铁路运输法院以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

然而于占明的盗窃经历可远远不只有这么简单,2013年刑满释放后又重新犯罪,还是盗窃,于占明在2016年7月到2017年的1月期间多次在伊春站内盗窃燃油。所以这次被捕是于占明在取保候审期间再次盗窃。在2018年的3月16号到3月24号的九天时间里,于占明在伊春火车站盗取油罐车内总价值3649元的燃油。五年内,三次因盗被打击,可以说是惯犯了。

于占明落网后,在他偷油驾驶的轿车里只发现了六个空油桶,于占明的回答是:他从没偷过油。那么于占明偷的燃油都到哪里去了呢?原来,在警方追赶的当天,为了不让警方拿到证据,于占明就把装油的桶从车上扔下去了。

公诉人刘恒讯问被告人于占明

公诉人 刘恒

你当天一共盗窃了几桶油?

被告人 于占明

10桶。

公诉人 刘恒

你是当场把10桶油都扔了吗?

被告人 于占明

就在监控上就能看。

公诉人 刘恒

你是把10桶油都扔了,还是就扔了一部分?

被告人 于占明

都扔了。

于占明当天丢弃的燃油,只是他盗窃总数的一部分。从2016年到2018年之间,他先后两个阶段盗窃铁路承运的燃油,其中柴油共重1323.5千克、汽油共重896.5千克、航空柴油共重500千克,盗窃数额总计15862元。于占明向警方交代,他把偷来的油卖了出去,但是,在法庭上,他又否认了这一点。

公诉人刘恒讯问被告人于占明

公诉人 刘恒

你为什么要盗窃铁路承运的汽油和柴油?怎么想的?

被告人 于占明

就是为了自己使、

公诉人 刘恒

有没有别的目的?

被告人 于占明

没有别的目的。

公诉人 刘恒

为不为了卖点钱花?

被告人 于占明

没卖啊。

公诉人 刘恒

下面向法庭出示证人孟繁丽的证言,孟繁丽就收航空煤油的人,以及孟繁丽对于占明的辨认笔录,该证据能够证实在2018年3月16日,被告人于占明以1200元的价格,卖给孟繁丽10桶航空煤油的经过,以及孟繁丽能够辨认出于占明。

不仅盗窃燃油

还醉酒驾驶并肇事逃逸

在证据面前,于占明承认他偷了油,而且还卖了出去,但是公诉人对于占明的指控还没有结束,于占明在2017年5月份,酒后驾驶自己的捷达轿车,在经过伊春市的一处十字路口时,与一辆出租车相撞,随后逃离现场。

公诉人刘恒讯问被告人于占明

被告人 于占明

就是喝完酒了开车。

公诉人 刘恒

当时喝完酒为什么开车?

被告人 于占明

回家啊,我也不能扔那啊。

公诉人 刘恒

自己还是车上有同行人?

被告人 于占明

车上有一朋友。

公诉人 刘恒

然后在哪肇事的?

被告人 于占明

建林街那。

公诉人 刘恒

肇事以后呢?

被告人 于占明

逃逸了。

公诉人 刘恒

你有机动车驾驶证吗?

被告人 于占明

没有。

公诉人 刘恒

那你的车有车辆的相关手续吗?

被告人 于占明

啥手续没有。

公诉人 刘恒

那车的牌照呢?

被告人 于占明

牌照是假牌照。

公诉人 刘恒

套牌车是吧?

被告人 于占明

对。

公诉人 刘恒

当天喝了多少酒?

被告人 于占明

喝了两杯多。

公诉人 刘恒

你当初为什么要逃逸啊?

被告人 于占明

撞完了能不逃逸吗。

于占明肇事逃逸的当天就被警察抓获了,经由交警部门鉴定,属于醉酒驾驶机动车。2018年8月15日佳木斯铁路法院对于占明做出了判决。

审判长 赵奕阳

被告人于占明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五千元;被告人于占明犯危险驾驶罪,判处拘役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

醉酒驾驶、无证驾驶、肇事逃逸、驾驶套牌车、驾驶报废车、多次盗窃。于占明每违法一次,都是给自己的人生路挖了一个深深的坑,要想迈出来,是越来越难。

利益驱使盗窃原油

于占明盗窃的是油罐车里的燃油,肇源县的王某和葛某则盯上了抽油机里的原油。作为中国最大的石油石化基地,大庆石油资源十分丰富,无论是城区或是郊外,随处可见的就是抽油机,也就是人们俗称的“磕头机”。有些动机不纯的人,就将黑手伸向了这随处可见的“磕头机”。8月21日,肇源县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一起掩饰、隐瞒犯罪所得案。

公诉人刘恒

本院认为,被告人葛某、王某非法倒卖原油是数额较大的行为已处罚《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葛某和张某都只是普普通通的农民,他们又是怎么接触到的原油呢?原来是在一次饭局上,被告人葛某认识了一个外号叫“宝子”的人。听“宝子”说,他能弄到原油,葛某便动了心。不过作为本地人,葛某深知道国家对倒卖原油的惩罚力度,但受利益驱使,他还是决定铤而走险。 葛某联系到之前认识的王某,并以四百快钱的价格雇佣了他。到了约定的日子,王某独自到约好的地点取车。

到了约定好的时间,王某到约定好的地点取了车,准备将这一车原油送往吉林省大安市塔古城。在途径大庙渡口时,被警方查获。警方当时在车里发现了一个自制的油管,并查获了八吨原油。虽然连人带车一起被查获。

经过当地采油厂称量,葛某和王某运输的原油一共是7.26吨,按照案发时,国际油价计算,价格为两万多元钱。警方也依法将将原油返还给大当地采油厂。法院也会对这期案件择期宣判。

想要靠动歪脑筋不劳而获,是这两起案件被告人的共同点。利益熏心,心存侥幸,让他们一步步走向了犯罪的道路。侥幸,永远是人生的敌人,法律,更不会给侥幸任何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