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欠债上瘾,美国中产或正在快速消失,这可能是偏见?

有人说,20世纪美国人教会了世界如何消费,实际上也是,多年以来,美国人也一直践行着提前享乐的消费理念,比如超前消费、举债度日、不爱存钱等等,但现在这些刻在美国人身上的烙印可能是偏见,为什么会这样说呢?

虽然,美国财长Mnuchin认为,美国经济增速能在未来4-5年的时间保持在3%。但随着美国经济即将进入扩张的第十个年头及全球经济放缓担忧,对此,纽约牛津经济研究所(Oxford Economics)的美国宏观经济学主管Gregory Daco表示,美国经济增长“接近高峰”,势头将“从此冷却下来”,即将展开的逻辑很简单。

比如,目前,在美国,大多数美国人和美国中产家庭却正在陷入欠债上瘾后信用债务囹圄中,据CareerBuilder就业网站在10月公布的研究显示,有78%的美国全职工作者承认自己把月工资花的一分得了不剩;超过81%的女性和75%的男性均透露每月都经历“左手进右手出”留不住钱的尴尬。

据Business insider最新报道称,目前有57%美国人的储蓄还不到1000美金,根本没有多余的钱来消费。最新数据显示,美国的信用卡债务总额已经达到了1.0217万亿美元,创历史新高。

据了解,为了偿还高额的债务,目前,4400万美国人在做兼职工作,仅三分之一以上的美国人每个月拿回家的钱超过500美元,IMF在今年7月的一份全球债务研究报告也为我们做了最好的解释,报告称,“高水平的美国家庭债务加深并延长了一个国家经济的衰退,现在,美国债务创造了一系列经济陷阱”。

另根据Bankrate网站日前针对全国样本为1001人的调查发现,超过60%的美国人表示他们的经济状况并没有比两年前好多少,而18%的人表示情况变得更糟,另有,超过78%的美国人年收入低于3万美元,20%的人表示他们的财务前景恶化,Bankrate的高级经济分析师进一步解释称,我们日常看到广泛强劲的经济指标正在与个人生活经历之间存在脱节。

被债务拖累的美国人现在已经不能继续“养尊处优”下去了/ 图片来源americannewsx

而据美国知名金融网站ZeroHedge得到的证据表明,目前,美国的中产阶级可能正在迅速消失。根据刚刚公布的一项令人意外的研究,美国62%的工作岗位提供的薪资支付不足以支持中产阶级生活。

本月早些时候,据ZeroHedge援引社会保障管理局的最新数据,发现有50%的美国工人每年的收入不到30,533美元,但这个收入在美国仅仅是在贫困线以上(贫困水平目前为29,420美元)。这意味着,大多数家庭每个月都在勉强度过,而大多数美国工人更是在远离中产阶级,

事实上,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早在今年7月在接受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采访时表达过这种担忧,甚至用了少有的语气对NPR记者坦言,中产阶级中位收入过去40到50年增长停滞,这些问题正是让他夜不能寐的的原因。

而按美国“金本位制”的捍卫者美国西弗吉尼亚州众议员亚历克斯穆尼在今年3月份提交的一项恢复金本位的新提案中的说法就是,“美联储制定的政策有利于离印钞机最近的那些华尔街的精英”,因为,大多数的中产阶级美国家庭通常会投资固定资产,相对,投入金融市场的钱很少甚至没有,因此,经济复苏后没有这些美国人的份。

所以,“美国梦”在这一点上对于大多数国家庭来说都是遥不可及的。虽然,今天,美国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努力,但生活成本的上涨速度已经远远超过薪水增长速度。比如,据每日邮报的数据,在旧金山(美国最昂贵的住房市场之一 ),美国人必须至少花费82,142美元才能实现中产阶级的生活方式。

难以负担的高房价也使得许多潜在美国购房者望房兴叹 / 图片来源 Effective

对此,ZeroHedge称,对于许多美国人来说,正如下图所示,这些是他们唯一买得起生活用品的地方,不仅于此,现在美联储持续的加息不但增加了他们的举债成本(这也是总统多次要批评美联储加息过快的根本原因之一),而更严重的是,当前美国经济“优先”的举措将很快导致零售和进口生活用品价格上涨,稍早前,华尔街日报也为我们报道了这样的一个桥段,在华盛顿美国贸委会大楼的会议室里,美国消费者总是不断的重复着一个答案:“你们进口的这款中国商品有没有其他替代品?”答:“没有,消费者就喜欢这款性价比高的中国货。”。

数据来源ZEROHEDGE

所以,这也就解释了本文开头所提到的这个多年来的一个偏见,因为,根据美国商务部经济分析局在7月中旬修正后的数据显示,最近一个经调整后的统计季度数据显示,2018年第一季度,美国储蓄率已经从3.3%上修至7.2%,也就是说,根据最新修订的官方数据,近年来美国人的储蓄率高于以往,正如下图数据显示,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美国的个人储蓄率处于长期下降趋势,但该趋势自金融危机以来开始逆转。

与此同时,720 Global公司的创始人Michael Lebowitz也表示,“大多数美国消费者,尤其是处于收入增长缓慢的80%的人群,已经把能借的钱都借了,未来这些债务的偿还压力将像一条湿毛巾一样,拖累着美国的经济增长。”,换言之,此刻的美国人将不得不为早前的消费理念埋单,许多美国中产家庭已到了困境边缘,而这些家庭税收的减少又会影响财政收入,进而刺激联邦债务规模继续迅速扩大后,反过来又会压制社会生产效率的提高,并再次影响到中产阶级工资收入的增长,而与此同时,利率刺激美债收益率继续上升后,挤压股市、楼市等高估值资产也会让他们感到担忧。(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