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希诺:疫苗老兵的中国新故事

作者:格隆汇 田品

几经波折,港股终于改革发行制度,拥抱新经济,释放了生物科技公司的制度红利,市场终于迎来制度改革以来唯一一个强势的生物医药股:信达生物-B(1801.HK),上市首日大涨18.6%:

对于二级市场投资者而言,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好的是二级市场可以投到更早期的企业,可以享受最为迅猛成长期带来的超额收益,坏的是早期投资的不确定性大幅提高,投资难度大幅提高,这既是天堂、也是地狱,是只属于专业投资者的勇者游戏。

特别是未盈利生物科技板块,完全可以预期,是未来必然会产生“传说”的板块。

一、时势与英雄

究竟是时势造英雄,还是英雄造时势?

这是个问题。

毫无疑问,回看中国的医药行业发展史,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行业是属于时势造英雄的时代,现在能看到的很多久经沙场的老同志,都多多少少有那个计划经济时代的影子,顺应时代变迁,理顺机制的药企,在科班背景的带头大哥带领下的,逐步成长成行业里的举足轻重的玩家,那些没有顺应时代的豪门也日渐没落,那是一个时势造英雄的时代。

在这两年的行业剧变中,可以看到,那些即懂中国特色,又有科学发展观的老豪门活得越来越好,那些只懂中国特色,没有及时与国际接轨的老豪门日渐衰落,这就是时代的步伐,二级市场的股价走势就是最好的注脚。

随着医药审批制度的改革,行业的游戏规则越来越与国际接轨,游戏规则的变化也带来了时代的变化:如今是英雄造时势的时代。

如果去看如今美国医药行业的生态,巨头公司拥有着强大的全球商业化网络和重磅在售品种,各路中小创新药企业靠着核心技术在做单点突破,前期通过风投融资快速立项,数据理想迅速推进上市加速,然后要么憋不出来项目失败了暴跌消失,要么就是看到希望后,巨头大笔一挥收购,加速推进,最近的高潮就是2017年的CART并购大潮中的Kite、Juno。

这是一个非常成熟的生态,在这个生态里,核心资产就是人,有着无数故事与传说。

随着国内资本市场的迅猛发展,大量有国际药企研发背景的高管在庞大的中国市场、泛滥流动性、强力的政府支持下纷纷回国进入医药行业,迅速形成了“国际专家+风投加速+快速跟随”的模式,这批新贵凭借着国际视野和经验迅速的在国内进行复制,管线和国际一线之间的代际差被迅速压缩,虽然在销售上还有待验证,但在研发上已经显着与国内上一代没转型的老药企拉开距离。

人的价值,在这个时代被迅速的放大,毫无疑问,这是个英雄造时势的时代。投生物医药,特别投是商业化前期的项目,某种程度就是赌,赌的就是人,赌的就是管理层。

二、愿景与现实

《我不是药神》里有段经典的对白。

勇哥说:命,就是钱。

张教授说:这世界上只有一种病,就是穷病。

抛开药物定价公平与效率的问题,这世间真正的不治之症确实是“穷病”…在以商业逻辑运行的市场化的药物研发生态中,如果在同一时刻,富甲全球的美国和贫困潦倒的非洲某国同时爆发疫情,你说大药企会优先投入资源去开发哪种药呢?在商言商,结果就不言自明,这就是更残酷的现实,即使拥有绝对人数不低的穷人患者,这种病在经济上也是孤儿病,不会有好的研发资源投进去的,这才是真正的“穷病”,治不了的...

在市场之手失衡的时候,只能靠药企的价值观或愿景来调节了,一如如今的国际巨头默沙东曾经的创始人,乔治·默克,在1950年所言:“我想…表达我们公司努力坚持的原则:我们要努力记住药是为患者的。我们试图永远不忘记药是为人服务的,而不是为了利润。如果我们牢记住这一点,利润会随之而来。这个信念我们记得越牢,利润就越大”。

国内的传统中药企业也会有个古训一样,无论中外,药企也要有自己的价值观,翻开这批处于上市期的生物医药公司的招股说明书,有写股东信的就两家有相似股东背景的药企:信达生物、康希诺。信达的股东信传递出的愿景很好理解:开发出老百姓用得起的高质量生物药,让每一个人都能平等地享受到人类科技发展的健康成果。

康希诺的股东信就更好玩了,画风之有趣出乎意料,这是第一次在股东信这种相对严肃的场景里见到这么大反差萌的语句:“几杯啤酒下肚(当然可能不只几杯)”。回看股东信,其传递出来的愿景是:要为世界上一切困厄于传染病的民众而战斗。

为民众而战斗的口号容易喊,但是行动就是另一回事了。翻开康希诺管线,研发推进最快的疫苗居然是针对在非洲爆发的恐怖病毒:埃博拉病毒。

这个病毒于1976 年在非洲中部苏丹和扎伊尔两国交界处首次被发现侵袭人类,是引起病死率极高的急性出血性传染病。2014年在西非爆发的埃博拉疫情感染了23729人,死亡人数9604人,是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爆发。针对这种疫情,第三世界的国家根本没有自我研发能力,只能依靠国际的援助了。

埃博拉病毒从疫区距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都只有一架飞机的距离,因此世界卫生组织(WHO)高度重视,中国也紧急启动防控措施。彼时,军事医学科学院生物工程研究所已经研究埃博拉疫苗近十年,迅速联合中国唯一拥有腺病毒平台技术的康希诺生物启动产品开发。随后,2015年1月申请临床试验,2月13日批准临床,2017年4月正式申报生产,10月拿到新药证书和药品批准文号。开发及批准速度,史无前例。

与默沙东生产的rVSV埃博拉疫苗不同的是,康希诺的埃博拉疫苗是在2~8℃保存,而前者的埃博拉疫苗必须在-60℃保存,在供电不足、交通不畅的非洲疫情爆发区,中国的疫苗在运输存储上拥有巨大的优势。埃博拉疫苗目前已经被批准作为国家安全应急储备品种,在疫情爆发时使用。同时,WHO联系康希诺生物,策划将该疫苗通过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采购并送往疫区。

即使至今,康希诺依然是未盈利的研发期生物医药公司,在资源有限的背景下,会投入资源去研发“穷病”,并且迅速取得进展,足以说明公司的研发实力,更魔幻的是,细看团队,这是个4个创始人几乎是平分股权,整个公司的员工激励覆盖总人数的23%。

五个核心管理团队分工明确,基本上就是疫苗行业的华人国际纵队的顶级配置了。

从埃博拉的立项到推进,再到管理团队的配置和激励,有实力也有愿景,值得进一步去跟踪公司的信息。

三、矛盾与平衡

根据灼识咨询报告,2017年,中国的疫苗市场规模以销售收入计为253亿元人民币(38亿美元)或人均2.9美元,而美国的疫苗市场规模则为160亿美元或人均49.3美元。很多疫苗实际上基本是必选消费,中国疫苗市场的前景毋庸置疑。

然而,与之对应的却是,今年5月,九价HPV疫苗在国内批准上市,国内即刻掀起一波接种热潮,而在批准之前,强大的市场需求外溢甚至让香港的HPV疫苗一针难求。随后的《疫苗之王》更是掀起了滔天巨浪,国内疫苗产业的现状一次次的挑动大众的神经。

某种程度上,当前的国产疫苗产业依然体现出老大哥的著名论断:当前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

《疫苗之王》刷屏之后,可以清晰的看到,原来中药、化药、生物药体系的玩家和疫苗体系河水不犯井水,国内疫苗体系的玩家自成一体,多多少少都源自原来的防疫和销售体系,这也就是当前产业发展的瓶颈。疫苗产业迫切需要一场供给侧改革,需要一种新的力量来打破顽疾。可以看到一方面国外药物的审批加速,另一方面就是像康希诺这样的新兴技术派的崛起。

目前康希诺管线中,研发进度最快的是脑膜炎球菌疫苗(MCV),双价MCV(MCV2)与四价MCV(MCV4)均已过了临床试验III期,正在准备提交新药申请。其中, MCV4有望成为在中国率先批准上市。与此同时,在疫苗工艺上,MCV2也比市场上沃森及智飞绿竹等MCV2产品具备更佳的安全性和免疫原性。

其他重磅产品有,覆盖所有年龄层的百白破疫苗(DTcP疫苗),与现有的共纯化百白破疫苗相比,组分疫苗的抗原精确定量且纯度更高,恰好解决近期疫苗效价不合格风波引发的产品质量问题;还有13价肺炎结合疫苗(PCV13i疫苗),其核心载体蛋白技术直接对标辉瑞的沛儿疫苗,作为全球销售第一的疫苗超大品种,中国市场有巨大想象空间。

疫苗的生产、流通环节都容易出问题,这么多轮行业事件之后,政府已经有政策严管了,但更重要的就是企业自己的生产质量控制,目前康希诺拥有符合国际标准的3.7万平方米的厂房,设计原液产能约为7000万到8000万剂,其挑战市场占有率的雄心可见一斑。此外,康希诺的GMP中试车间已多次通过欧盟的质量授权人检查,这在中国疫苗行业以前也是闻所未闻。

不同于抗体领域的众多国际团队,目前中国疫苗行业参与者中,有此强大国际背景团队的疫苗企业仅此一家,康希诺按国际打法切入中国市场恰恰是顺应了国内疫苗产业对外开放、消费升级的大背景,其上市后,可以预期有资本的加持会获得更快更好的发展。

10月31日,在上市前夕,公司的一类新药“重组肺炎球菌蛋白疫苗”(PBPV)获得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新药临床试验批准。这是继埃博拉病毒病疫苗获得中国新药证书以及肺结核疫苗在加拿大进入临床试验之后,康希诺生物开发的第三个全球创新疫苗进入临床研究阶段。

环顾二级市场,也许康希诺会是见证与撬动中国疫苗产业变迁的那一位。

结语:

一个人的命运,固然要靠个人的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历史的进程。

大乱大治,混乱的局势,对于某些公司可能是危机,对某些公司可能反而是机遇。

行业里总归有人能走到最后,可能关键就在于上路后,能否不忘初心了。

医者仁心。相比纯粹的商人,医药行业当然是希望有愿景的科学家能走到最后。而资本市场,也会回报那些持续为社会创造价值的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