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艺先导片野蛮生长,前情提要还是情怀彰显,实质意义尚待考量

文丨文仔

10月26日,《明星大侦探》第四季终于在万众期待下迎来了首播,然而观众等来的并非拥有探案剧情的正片,而是以介绍嘉宾、回顾往季为主题的先导片。但不少观众并不吃《明星大侦探》第四季先导片的“情怀模式”这一套,认为真正属于《明星大侦探》的喜剧式“烧脑”没有被很好的展现,并开始为接下来的正片“担忧”。

先导片这一节目形式在国外被普遍应用的同时,国内市场也逐渐风靡,早在2015年,湖南卫视《偶像来了》就正式启用先导片这一形式来为节目造势,在此之后越来越多的综艺节目接连在节目正片播出前放出先导片为节目正片进行“前情提要”。

综艺先导片的概念逐渐在国内综艺中流行开来。

先导片无模式化标准,完善综艺整体为第一要务

与国外以综艺先导片“试水”不同,国内先导片往往没有标准化内容,随着综艺类型的不同,先导片的内容会相应的进行主题适配调整。但从总体来说,综艺先导片的存在往往是为了接下来的正片做“铺垫”。无论作为新型综艺的“试金石”还是季度综艺之间的“起承转合”,综艺先导片有着完善综艺整体性的作用。

当全新综艺首次进入观众视野之时,综艺先导片作为“序言”便起着重要的作用。先导片在内容主题、人物关系、话题性三个方面常见的三个“铺垫”将会引导观众了解综艺本身的调性。而先导片所传递的内容也决定了观众对于节目正片期待值的高低。

《妻子的浪漫旅行》作为芒果TV今年推出的一档新式观察类节目,在先导片中以夫妻默契考验为内容来点明节目所想传达的“夫妻关系”主题。在人物话题性上,《妻子的浪漫旅行》先导片成功的将四对夫妇的相处模式转化为社会话题供大家讨论,并以夫妻二人相处的模式做铺垫,与后期正片中妻子的单独旅行做对比。在节目正片还未播出时,网友们就自发的对“年轻小夫妻”付辛博颖儿、“传统夫妻”程莉莎郭晓东展开讨论。先导片在形式上的保守呈现,使观众对正片依旧保持一种好奇状态。

第一印象能够极大程度的影响事情的发展,而先导片作为综艺给人的“第一印象”,也极大的影响了观众对于综艺接下来发展的吸引力。不论是阵容、主题或是形式,新综艺的先导片必须在一方面做出闪光点才能够有留住观众目光的底气。

湖南卫视《幻乐之城》作为综艺的一个全新形式,通过先导片来为观众进行“名词解释”——“为何节目取名为‘幻乐之城’?”“王菲的参与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唱演形式如何实现?”这些观众想知道的问题,都由先导片负责解答,正片的《幻乐之城》将观众目光集中放在作品展示上,可以说,先导片为正片省去了不少需要说明解释的步骤。

《青春旅社》《向往的生活》《萌仔萌萌宅》等生活慢综艺也同样将前期的准备活动放入先导片中,既让观众看到了节目在前期设置过程中的用心,又以充满自然的生活环境引起观众对接下来故事的期待。

除了新综艺需要先导片进行前期的宣传和定调,综N代也需要用先导片来进行季度间的衔接。

正如《极限挑战》第四季所推出的先导片,在片头一开始便聚集极限男人帮进行新一季的采访及感想,并向观众交代了这一期的主题“向美好生活出发”。通过回忆前几季的剧情回顾,来展现男人帮在节目中的成长与对未来的期待,达到综N代在季度转换的“起承转合”。

《明星大侦探》第四季先导片也融入了“情怀”元素,“侦心不改”的回归slogan和挂满照片回忆的出发车辆,都一步步引导嘉宾与观众一起回顾前三季的精彩瞬间。《亲爱的客栈》第二季也延续上一季的画风,开篇将客栈所处地的风景进行了慢节奏的展示。

先导片的不正确使用法,吸睛不成引“反效”

先导片在国内的“自由随性”,时常使其作用没能得到最大的发挥。而观众们对于先导片的态度也同样是“可有可无”,这让先导片进入了一个尴尬的境地。

首先,先导片在时长上并无标准,《勇敢的世界》《妻子的浪漫旅行》先导片长达30-50分钟,《高能少年团》的先导片则只有14分钟,《幻乐之城》《极限挑战4》等节目的先导片仅仅是作为第一期正片的一个前缀。先导片时长的不确定,让观众容易产生先导片是否就等于“加长版预告片”的认知。

然而,虽然都是节目内容的呈现,预告片与先导片有着本质上的不同。预告片是将正片内容中最精华最有戏剧张力的部分进行剪辑的画面合集,其作用是为了在短时间内抛出看点与卖点,吸引观众的注意力。

先导片则应该是既辅助正片又“独立”于综艺正片的内容,从综艺整体表达的角度来说,嘉宾介绍、情景介绍以及规则介绍等等这些硬性内容是第一期必不可少的“交代”之一。而在观众对于综艺节奏要求越来越高的情况下,若在第一期塞入所有内容,节奏便会变得非常拖沓,因此先导片将这些内容单独“罗列组合”出来,并且在片尾抛出正片的引子,为正片“服务”。

但是过于独立的先导片,也会出现问题。《高能少年团》在第一季第一集正片播出之后,不少观众表示,五位少年在一开始连互相交流的时间都没有就开始了“莫名其妙”的挑战任务。在未交代游戏规则、发展前提的情况下,观众并没有感受到任何节目逻辑。

这些硬性内容被完全放在了《高能少年团》十四分钟的先导片中,在片中他们从第一次见面到慢慢熟络,然后了解规则明白节目核心这一系列过程都在先导片中有所记录,然而官方对于先导片并没有过多的宣传,这也正是先导片与正片无法连接并导致断层的主要原因。

也正如前文所说,先导片既能提高观众对于正片的期待,也能为原本抱有高期待的观众“泼一盆冷水”。

虽然《妻子的浪漫旅行》在先导片播出时期引起了热议话题,但是作为一个主打新模式的观察综艺,它并没有在观众心中留下新印象,其先导片更像是一个独立于“观察”、“旅行”之外的节目形式,而这种单一的呈现让人似乎有种在看明星恋爱节目的错觉。

而《明星大侦探》第四季的先导片也遭到了大家的对比,相较于前几季的先导片来说,第四季先导片过于倾向情怀,放弃了《明星大侦探》最为吸引人的烧脑力度,视频猜人的侦探测试略显简单。这让观众对于第四季的正片剧本开始感到“担忧”。

此外,《勇敢的世界》也是先导片中让正片“掉粉”的案例之一。为了强行将游戏规则融入到情景剧之中,嘉宾开始了自我沉醉式的“尬演”。半个小时的先导片,观众不仅不能很好的接受规则信息,对于之后观看正片的兴致也逐渐降低,可以说是“帮了一个倒忙”。

先导片应在反馈中为正片完善,拒绝成为“吊胃口”的工具

掌握住其原本的“铺垫”作用后,综艺先导片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由于国内综艺制作模式的“限制”,先导片在国内并未开启“反馈收集”的功能模式。然而从不少综艺的走势上来看,先导片完全有成为综艺“信息收集器”的潜质。

在《中国音乐公告牌》第一期上线之初,观众们便提出了各种“指教”。观众对于综艺的看法与见解,使他们在决定综艺发展趋向的路上越来越有发言权。针对《中国音乐公告牌》的打歌模式,不少观众提出真人秀比例过重、打歌形式单一等等问题,于是在第二期的《中国音乐牌》中,真人秀部分比例降低、增添设置现场MC。

观众对于综艺有要求,综艺对于观众有回应。但是《中国音乐公告牌》对于试水的打歌模式没有进行“先行测试”,而是选择直接在正片上“动刀”。与其从第一期到第二期做出这样大型的改动,也许设置先导片并将反馈机制以“先行优势”来体现是更为恰当的选择。

另外,不少综艺的先导片与正片播出时间相隔一个星期之久,不仅消磨了观众的耐心,还使观众对于两者之间的关联形成断层。在此,节目制作方也应该以观众视角来看待先导片与正片的接连性,而非一味的“吊”观众胃口。

不仅是先导片,同样也出现了许多衍生先导节目都是为正片服务又独立于正片,例如《奇葩说》的先导节目《奇葩来了》正是将奇葩的选秀过程也制作成为一档短期综艺。而最近播出的纪录片《风味人间》也有其先导综艺《风味实验室》进行不同于纪录片形式的美食见解。

先导形式逐渐成为综艺大量信息内容的载体之一的同时,制作方也应该更加清楚的认识到,综艺先导片首先得找到属于节目特质的定位,其次再以节目制作的要求来接受观众的反馈。

综艺先导片,主题与定位为“先”,反馈与自省为“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