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兽工业富联高层“震荡” 市值缩水近3000亿

见习记者邸凌月 本报记者韩永先 深圳、北京报道

独角兽工业富联(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601138.SH)在规定时间内的最后一天披露了2018年三季报。

今年6月初上市的独角兽工业富联成绩单并不那么亮眼,净利润率从去年同期的4.37%下滑至今年的3.44%。更悲催的是公司股价,上市后第4个交易日就开板,近日更是在破发的道路上渐行渐远。10月19日公司股价盘中创11.11元/股新低,市值较巅峰时的5193亿元蒸发了逾2900亿元,如今仍在低位徘徊。

值得注意的是,近两月,工业富联董事长、董事接连辞职,公司内部人士透露称,董事长陈永正是工作调动,之后从事人工智能、投资方面的工作;而董事毛渝南则是个人原因辞职,想回归家庭。

不同于华为的职位轮流制度,工业富联董事长因为要投身于人工智能辞职,是否有些轻率?

净利润率下滑

在创造了36天的A股最快过会纪录之后,工业富联于2018年6月8日正式登陆A股,每股发行价为13.77元,募集资金271.2亿元,创下了近3年来A股募资总额新高。

工业富联招股书显示,公司2015年-2017年实现营收分别为2728亿元、2727.13亿元、3545.44亿元,2016年增速轻微下滑后,2017年大幅反弹到30.01%;归母净利润同期分别为143.5亿元、143.66亿元和158.68亿元,2016年、2017年增速分别为0.11%、10.45%;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39.63亿元、141.12亿元和159.52亿元,2016年、2017年增速分别为1.07%、13.04%。

同期,工业富联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 10.50%、10.65%和 10.14%,净利润率分别为5.26%、5.28%、4.57%。

而工业富联上市后交出的成绩单如何?是突飞猛进还是停滞不前?

10月30日,工业富联发布2018年三季报,财务数据显示,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2839.26亿元,同比增长32.09%;实现归母净利润97.56亿元,同比增长2.69%;扣非后归母净利润98.63亿元,同比增长5.11%;净利润率从去年同期的4.37%下滑至今年的3.44%。

而在此前的半年报中,工业富联的归母净利润为54.44 亿元,同比增长2.24%,净利润率也只有3.43%。

业内分析人士认为,这样低的增长率,对于一家自诩“工业互联网”概念的上市公司来说,无论如何也是说不过去的,恰恰说明了这家公司本质上还是那个代工厂,尽管公司在半年报只字未提代工业务,甚至都没有提苹果,只是闪烁其词地称“某美国知名品牌手机高精密金属机构件”,不过在招股书里还是把代工的厂家罗列了出来:Amazon、 Apple、 ARRIS、 Cisco、 Dell、HPE、华为、联想、 NetApp、 Nokia等。

股价破发低位徘徊

工业富联成长性不强,即使头戴“独角兽”光环,也难以撑起公司较高的股价。

据Wind资讯统计,去年以来共有530只新股上市,以10月30日收盘价相对发行价计算,134只个股股价目前处于破发状态,其中不乏养元饮品(六个核桃母公司)、金逸影视、地素时尚(DAZZLE母公司)、华夏航空等知名企业,工业富联也未能逃脱破发的命运。

6月8日,工业富联上市首日股价大涨44.01%,当天收盘价为19.83元,市值达到了3905.58亿元,超过海康威视,成为A股市值最高的科技企业。

随后连续两个交易日,工业富联一字涨停。6月13日,工业富联打开涨停板,当日最高股价为26.36元,但次日独角兽光环开始黯淡,大跌9.45%,此后股价持续走低。

10月8日,工业富联首次破发,盘中最低触及13.71元/股,截至当日收盘,工业富联总市值为2702.2亿元,而在6月13日,公司总市值最高曾经达到了5193亿元,与上市首日相比,也缩水逾30%。

此后,工业富联的股价在破发的道路上渐行渐远,10月11日,低开后迅速走弱,临近收盘封跌停板,报收12.34元/股;19日,股价再创新低,为11.11元/股,当日盘后市值仅剩2286.62亿元;直至10月30日,工业富联股价也无明显起色,何时能重返发行价也是个未知数。

事实上,独角兽上市公司的价格大跌,一定程度上受到了所处的市场环境影响,但更大程度上则受压于较大的估值溢价以及相对失真的定价问题。

此前,有“独角兽”、“工业互联网”、“科技第一股”标签的工业富联被机构测算,上市后总市值有望达到6000多亿,甚至高出控股股东鸿海精密市值逾4成。

来自香港投行的观点认为,“工业富联大股东鸿海精密的市盈率仅为10倍左右,因此前者在A股可能面临一定的抛售压力。”

高层“震荡” 董事长辞职

10月26日晚间,工业富联发布了重要的高层变动,原董事长陈永正于近日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第一届董事会战略决策委员会及薪酬与考核委员会的相关职务,选举公司董事李军旗为公司董事会董事长、战略决策委员会委员,选举吴惠锋为公司董事会副董事长。

此次职位变更前,李军旗长期担任工业富联子公司基准精密工业(惠州)有限公司(简称“基准精密”)董事长和总经理。基准精密主业为精密材料、精密工具、超精密制造的研发和生产,为客户提供超精密制造整体解决方案及工程服务,主要产品包括钨钢刀具、微细挤压丝锥、单晶金刚石刀具、聚晶金刚石刀具、汽车刀具、液态金属等六大系列。

此前在9月26日,工业富联就发布了高层人士调整,董事毛渝南辞去董事职务,拟选举李杰为公司董事会副董事长及董事候选人。

一位接近工业富联的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陈永正是因为工作调动,之后将从事人工智能、投资方面的工作;而毛渝南则是个人原因,想回归家庭。

“每位董事,公司都有挽留。”上述人士补充道。

众所周知,华为一直一来都实行职位轮流制度,因此,所谓的董事长、CEO、COO这些职位上到底是谁,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但不同于华为,工业富联董事长因为要投身于人工智能辞职,是否有些轻率?

编辑:韩永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