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代购们的生死60天:抽成10%,最青睐保健品和药品

钛媒体 TMTPost.com

|科技引领新经济|

对于香港带货的水客们来说,在“电商法”正式实施之前,在这60天内尽可能多跑几趟,多做几单生意。

钛媒体作者丨懂懂笔记

“趁这俩月多跑几趟(代购),谁知道下一步会有什么变化。”

前不久颁布的《电子商务法》,将于2019年1月1日正式实施。热衷于读书看报的娴姨(化名)内心其实是相当忐忑的。今年56岁的她,原本每周都要往返港深两地多趟。她的身份,就是俗称的水货客。

有法律界人士认为,电子商务经营行为纳入法律监管框架,将让电商平台机制逐步从“违法者有红利”,向“守法者有红利”的方向迅速转变。

也有不少代购业者担心,在《电子商务法》正式实施之后,代购从业方式将受到严厉的监管和监督,从而导致其退出历史舞台。娴姨坦言,在明年1月1日之后代购生意肯定会受影响。而她能做的,仅仅是在“电商法”正式实施之前,尽可能多跑几趟,多做几单生意。

《电子商务法》似乎是悬在代购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无论最终的执行力度如何,监管力度如何,水货客们都已经开始在着手寻找新的出路了。

港货代购“生意”的不断变化

早上6点30分,娴姨和往常一样从位于天水围的家中出发,拖着带货专用的小拖车,搭乘轻铁和巴士前往上水,开始了新一天的工作。

“将来也许还是会有些机会吧,边走边看咯。”

娴姨表示早在2015年,相关政策收紧,开始打击水货。当时深圳户籍人员过港次数从“一签多行”被调整为“一周一行”时,就有不少同行担心,代购生意会受影响。

这次变化的结果,最终是商家们开辟了新的通路方式,以深港两地代购者“合作”的方式实现共赢。

“香港人过内地没有次数限制,就负责带货。内地这边的商家,负责在网上招揽客源,收集需求。”她笑着解释,不少香港人以为上水的“水货客”,大多是持港澳通行证的内地人,实际上绝大部分是拥有香港籍的”新移民”。他们缺乏工作技能,也难以应付香港超快的工作节奏,因此依靠代购港货商品,作为收入来源。

而“一周一行”实施后,最大的受益者就是娴姨和这一批“新移民”。内地代购商家为了尽可能多满足消费者的需求,不得不和他们进行合作。

“商家会提前一晚上将消费者的需求告诉我,要采购什么商品。”她小心翼翼地指了指手上的小纸条说到,今天要采购的有婴儿纸尿裤、零食和药品等。

尽管娴姨与不少店铺关系熟悉,但到达上水之后,她还是循例挨家比对了一下商品的价格,看看是否有促销或者买赠活动,尽可能买到区域内价格最低的商品。这样一来,她往往还能小赚那么一笔。

“代购商家也很精明,会选进货便宜的水货客,没有绝对的合作关系。”她表示,如何找到价格更低的商品,也是水货客的核心竞争力之一,“水货客”之间的竞争其实一直很激烈。

除了采购之外,娴姨还不时掏出手机拍照,将街景、店铺和带货过程都拍了一通,“我这是为了要给在深圳那边的代购商家提供宣传素材。”

“许多代购商喜欢隔三差五就发朋友圈,说今日在港,有需求下单。并发一两张上水的图片,希望买家能更加信任。”然而,商家本人并没有过香港,这些照片都是水货客提供的,订单也是由水货客采购。

即便有图有真相,但眼见不一定为实。娴姨表示自己一向口碑良好,不敢作假,而深圳的代购商,香港的水货客都是通过这样的形式,构成了一种合作默契。这也让不少消费者感觉,代购者赴港带货,价格实惠,童叟无欺,值得信任。

在上水采购完需求商品之后,娴姨简单吃了点早餐,开始前往通关口岸,准备与等待着的代购商家“碰头”了。

水客通关拿走一成利

“眼睛看前面,不要东张西望,别显得心虚。”

上午11点15分,在忙碌的罗湖口岸,娴姨拖着装满代购港货的小拖车,准备通关进入深圳。

在到达口岸大楼前,她反复强调,不要盯着口岸的工作人员看,也不要一边通关一边东张西望,走路的步速不要过快,以免显得心里有鬼,被海关人员抽检所携带的商品。

“就算没有《电商法》,海关抽检也越来越严格了。”她稍微瞟了一眼一旁被抽检的游客说,以前香港籍人士被抽检的几率较小,如今几乎和内地游客是一样的。

而被抽中检查,超标的商品有很大几率会被罚没、退港,那么这一回的代购就算失败了,这些损失都需要水货客自行承担。所以,她强调通关的时候心态一定要稳,眼神绝对不能慌乱。

“海关人员喜欢抽检那些东张西望的游客,一般这些人都是心虚。”如果连续两次被抽查,且商品违规需要罚没、退港,那么这位“游客”第三次通关时被人脸识别系统抽查的几率就极高。

中午12时,娴姐终于“顺利”通过了罗湖口岸,正式进入深圳。接下来她要做的,就是在去往罗湖汽车站的扶梯口,与前来取货的代购商家进行交易。

“都是一手钱一手货,相互会点下数量,然后就(分批)快递给下单的买家了。”她手里这一小拖车货物,一共价值6500元人民币,折合港币7300元。

娴姐坦言,一般水货客都会在商品价格的基础上,加价10%出售给内地这边的代购商。然后这些代购商则继续加价10-15%,再卖给来自电商或微商渠道的买家。

虽然每一次跨境带货,她都能够获得700-800港元的收入,但风险也随着越来越严格的海关抽检制度,变得越来越大。再加上《电商法》颁布之后,代购商人人自危,也让不少水货客考虑是否应该提高加价的比例,在“寒冬”到来之前先赚上一笔。

“不少人也怕新电商法实施后,代购的人会大幅减少,价格高涨,所以也都趁这段时间开始抢购。”和娴姐合作多年的代购商胡丽茹(化名)说,十一之后下单的买家明显多了不少,尤其是女性消费者,都会大量购买鞋包、面膜、化妆品等。

尽管生意好了,但她和娴姐都表示深深的忧虑。毕竟在元旦之后,“人肉”通关带货的水货客、网上招揽生意的代购商,都将成为电子商务经营者中的一员了。

要么,在合法、正规的大框架下,在互联网上从事正规的代购交易、港产买卖、商品服务。要么,彻底退出另寻出路。

水客更爱做“小而美”

“人肉带的商品都是正品,这边也有不少消费者有需求。”

下午2点40分,清点完代购商品的娴姐走出罗湖口岸,打算在国贸一带,购买一些性价比高的日用商品带回香港。

她表示,不少水货客从事人肉带货多年,一般都不会采购到假冒的港货、劣质的商品。但她认为在《电商法》的条款框架下,未来水货客买到假货的风险会增加。因为水货产品没经过正规的进口登记,如果出现使用问题,消费者自然维权无门,代购商也不会负起责任。而交易都是通过线上销售,监管部门更无从溯源。

“内地的商品比香港便宜,性价比也高,但质量相对一般。”娴姐表示,十年前开始,大量内地消费者从香港购买奶粉掀起了代购浪潮,此后这些年渐渐地连药品、化妆品也开始从香港代购,消费群体还是很庞大的。

对于消费者而言,进口、港货似乎意味着高品质、更放心,即便存在着缺乏监管、难以溯源、毫无保障等种种问题,依旧会盲目认为代购产品要比国货略胜一筹,性价比也高。

“需求大、抽查严,现在带货变得越来越困难,价格会一直水涨船高。”娴姐表示,这半年来从口岸带货进入深圳,很多同行都青睐带一些体积不大的商品。由于奶粉、饮料等太占空间,也容易被海关查扣,他们一般都不乐意接这种单。至于她自己最喜欢的,主要是那些体积小、方便携带、单价高的药品和保健品。

“如果明年代购干不下去了,我会考虑采购药品,到内地那边卖给街坊邻居。”在她看来,只要想尽一切办法,避开互联网渠道,就能够规避《电商法》实施之后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她和几个老朋友合计过,最好的方式就是在线下交易水货,或是将商品批发给部分进口商店、社区便利店等,“悄悄”地卖货。早在电商并不发达的时代,大量香港水货就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流进华南地区的消费市场。

对于未来港货代购将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存在,娴姐也表示不好预测。在她看来,或许取代水货客代购的,会是进口渠道更正规、手续更加完整的进口商品。

“如果国货真的强,那才真是水货客们的灾难,消费者都不热衷购买进口商品了,自然没有代购存在的必要了。”在断断续续地交流中,时针已经指向晚上10点,结束了一天工作的娴姐,回到了天水围的家中。“我要整理第二天采购商品的需求与清单了,你们年轻人脑子灵活,如果有啥好主意过俩月别忘了告诉我,好吗?”(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