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来持续亏损 一汽夏利“割肉续命”!

夏利,真的要熄火了吗?

检视过去5年的前进轨迹,一汽夏利的亏损一直在持续:

2013年、2014年,一汽夏利净利润分别亏损4.8亿元和16.6亿元,一汽夏利因此戴上ST帽子;

2015年、2016年,一汽夏利不得不靠出售资产实现会计上的盈利,但此后再陷亏损;

2017年,一汽夏利营收14.5亿元,净利润-16.4亿元,同比下降1110.64%;

今年1-9月,一汽夏利营收9.42亿元,同比下滑5.4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0.03亿元。

持续亏损的夏利,不是出卖资产,就是兜售股权,靠“卖身”活命。今年早前,一汽夏已将全资子公司天津一汽华利汽车有限公司以1元转让给南京知行电动汽车有限公司。10月29日,一汽夏利在《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中称:正在筹划向一汽股份转让所持有的天津一汽丰田全部15%的股权。此举,是再次做“减法”,为保证年底能够实现盈利。

只是,曾经风靡一时的夏利,在卖光“利润奶牛”一汽丰田后,还能卖什么?

辉煌下的危机

如果是七零后或者八零后,你对满大街跑的夏利一定不会陌生。

32年前,随着第一台夏利轿车在天津汽车集团的生产线下线,“一代神车”便开始书写它的辉煌。

2002年6月14日,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与天津汽车工业(集团)有限公司签署联合重组协议,一汽集团持有公司50.98%的股份,对公司拥有控股权,这宣布着夏利正式融入一汽体系之中,天津一汽夏利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也由此诞生。

也就是在这一年,夏利成为第一台出口美国的国产车型。2004年,第一百万台夏利正式下线,成为国内首款累计销量突破百万的车型。18年里,夏利连续位居国内经济型轿车销量冠军宝座。这些,足以证明当年夏利在国内汽车行业的统治力。

辉煌下潜伏的,是危机。在一汽集团重点打造的汽车板块中,入门级别有奔腾、欧朗,高端轿车又有红旗。“过继”到一汽后的夏利,在这些“亲儿子”面前,只能沦为生产利润低微低端经济型轿车。无论是在集团内部的资源支持,还是本身产品定位,夏利渐成低端配角。

没有了独立的决定权,夏利在一汽集团内部的同业竞争问题浮上水面。只是,彼时的夏利拥有全品牌生产线、六大品牌、年产23万辆整车的超强生产力——正处于辉煌的顶端,又怎会想过如今的境地?

亏损中的挣扎

辉煌的夏利,未能跟上消费升级的步伐。

一提夏利,很多人的第一感觉是:哦,不就一低端车么?

销量,持续下滑,亏损随之而来。在23家上市整车企业中,夏利业绩经常垫底。因连续两年亏损,一汽夏利还曾被实施ST处理,并险些退市。财报显示,2013年与2014年,一汽夏利分别亏损4.79亿元和16.59亿元,公司股票也因此被实施ST处理。2015年,其扣非净利润为亏损11.82亿元,靠出售28亿元资产勉强扭亏,才得以避免退市。

2016年,刚刚摘帽的一汽夏利再次出售优质资产,通过转让天津一汽丰田15%股权,实现净利润1.62亿元。但这自断一臂的做法,无非是“饮鸩止渴”。果然,2017年一季度,一汽夏利亏损2.2亿元;第二季度增加亏损4.6亿元……这一势头,延续至今。

根据财报数据显示,一汽夏利的资产总额为49亿元,但其负债总额却超过48亿元,净资产仅8831万元。除去少数股东权益之后,一汽夏利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权益,仅有5798万元。

人们不仅要问,曾经风光无限的一汽夏利,何以沦落到连年亏损的境地?

一位对汽车颇有研究的爱好者对市界表示,“早先,夏利是大家心中非常理想的车型,当时都以拥有一辆夏利为荣,但由于价格过高,只能是感叹。但随着消费水平的提升以及视野的扩展,大家对这车已然没什么热情。别的不说,首先这车就太丑,虽几经改进,但还是跳不出老夏利的模子。”

夏利也试图创新,奈何技术开发能力实在孱弱。据北京时间财经报道,早在2004年,丰田便完成了一汽丰田与广汽丰田的布局,其与一汽夏利的技术合作也基本终止。这使得一汽夏利产品的技术更新和产品导入都陷入困难。最终,在经济型轿车的比拼和SUV大潮的冲击下,一汽夏利节节败退。

为解决同业竞争,一汽集团试图放弃对一汽夏利控股权。根据2017年11月一汽夏利的一则公告,一汽集团拟转让其所持的一汽夏利24.73%股份,以65亿元的价格寻求新战略投资者。期间,一汽一度与董明珠团队传出“绯闻”,但最终显然这只是一个谣言。由于未找到合适的受让方,此次转让无果而终。

一汽夏利没有放弃努力。今年还推出了全新骏派A50轿车、骏派CX65跨界两厢车,但收效不佳。据一汽夏利此前发布的2018年三季度业绩预告显示,一汽夏利前三季度预计亏损9.7亿元至10.3亿元,其中业绩变动解释为2018年公司先后推出了新的骏派A50轿车、骏派CX65跨界两厢车,但受产品定位和渠道弱化的影响,新产品销量与公司期待的目标比尚存在较大差距。

今年5月,深圳证券交易所对外发布《一汽夏利:2018年4月份产销量自愿性信息披露公告》。根据公告,今年4月份,夏利系列汽车的产量与销量均为零。产销数据显示,2017年夏利累计销售汽车2.7万辆,与上年同期相比下降26.39%。其中夏利车型、威系列车型更是数月停产,与上年同期相比产销量大幅减少。

一汽夏利的命运,从某种程度上已经系于停产、卖资产求生了。

卖卖卖!割肉“续命”

“割肉续命”!一汽夏利开启了“卖卖卖”模式。

一汽夏利曾持有一汽丰田30%的股权。2016年,曾将一汽丰田15%股权作价25.605亿元转让给一汽股份,换来的则是,当年一汽夏利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62亿元,同比增长101.09%。

2017年7月20日,一汽夏利发布公告,作为股东向一汽丰田“新一生产线”项目出资,按15%的占股总出资额达5.1465亿元。这部分的投入由于回报周期较长,造成天津一汽在2017年的巨额亏损。这一年,虽是一汽夏利摘掉“ST”帽子,实现盈利后的首个亏损自然年,距离连续两年亏损、再次带帽ST还有一年时间,但值得注意的是,“上市公司出现最近一个会计年度期末净资产为负值的,其股票将实行退市风险警示”。

2017年11月20日,一汽夏利与一汽股份签订了《资产转让合同》,将其下属与动力总成日常生产制造相关部分(内燃机制造分公司和变速器分公司)的资产及负债以252.9万元的价格转让给一汽股份。一汽夏利将这称为,有利于公司进一步集中精力发展整车事业,实现长期稳定发展。

2018年7月21日,夏利还曾以“一元出售全资子公司”的公告,吸引整个汽车行业的目光。相关公告称,董事会决定以不低于1元的价格对外转让全资子公司一汽华利100%的股权。但在受让条件中,受让方须不是失信被执行人,同时须承诺,保证归还华利汽车应付的不低于8亿元的欠款。这意味着,“1元变8亿”,一汽夏利将以不低于8亿元的价格出售华利。最终,南京支行电动汽车有限公司成为“接盘侠”,向华利支付职工薪酬5462万元,并偿还其欠下的8亿元债务。

不过,这对于早已“千疮百孔”的夏利来说,还远远不够。如今,夏利正视图用手中仅存的一汽丰田15%股权再次“续命”。

2018年10月29日,一汽夏利在发布的《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中表示,为深化企业改革,目前,一汽夏利正筹划向一汽股份转让所持有的天津一汽丰田15%的股权。此次股权转让一旦完成,一汽夏利原持有的30%一汽丰田股权将全部卖光,一汽丰田也将变更为一汽股份与丰田汽车各持50%的股比。

曾经风光无限的夏利,如今已沦落到手中仅存15%一汽丰田股权这张底牌。据一汽夏利2017年年报显示,在一汽夏利主要子公司及对净利润影响达10%以上的参股公司中,一汽丰田无疑是最大的“香饽饽”。

市界注意到,一汽夏利旗下共有7家主要的控股、参股公司,而在净利润方面,这4家子公司不是亏损严重,就是寥寥无几。毫无疑问,对于夏利而言,一汽丰田是最大的“现金奶牛”(如下图)。2017年,一汽丰田实现净利润13.3亿元,并向持股仅余15%的一汽夏利回报了1.8亿元。一汽夏利在年报中称,因2016年公司转让了天津一汽丰田汽车有限公司15%的股权,持股比例降低,投资收益也有所减少。

对于夏利来说,这张最后的底牌出还是不出,是个问题。不出,这10亿资金漏洞如何填补;出,又将彻底失去一汽丰田这个最大的“现金奶牛”。但目前看来,夏利似乎更倾向于后者。

这张底牌砸出后,夏利或将真正沦为壳资源,到那时,又能卖什么?

三十年的起起落落,让一汽夏利有过辉煌,也经历过迷茫。如今,谁又知道,这艘承载着几代人记忆却满是疮孔的巨轮,驶向何方?

原标题:夏利“熄火”:六年来持续亏损 国民轿车靠卖身续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