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查出非洲猪瘟病毒,为什么又是双汇!

  来源:纳食(nashi1977)

  又是双汇,继2011年“瘦肉精”事件之后,双汇再陷非洲猪瘟风波!

  10月31日,台湾“中央社”一则报道,让双汇再次登上舆论尖口,据台湾媒体报道,双汇香肠在台湾被检出非洲猪瘟病毒,消息一出,业内一片哗然。

  台湾方面报道

  据“中央社”报道,“农委会”31日下午召开记者会,“副主委”黄金城表示,家畜卫生试验所(畜卫所)当天在一件大陆猪肉制品(香肠)中验出非洲猪瘟病毒基因。该肉品通过“小三通”模式进入金门,且是旅客在入境之前丢到弃置箱的,经防检局员工挑出后,送到畜卫所检验。

  黄金城展示被检测出带有非洲猪瘟病毒的香肠图片

  黄金城表示,这次验到病毒的肉品是大陆“双汇香脆肠”猪肉香肠制品,并且经过多次反复检验,于10月31日下午确认其中含有非洲猪瘟病毒基因,且与大陆非洲猪瘟病毒的基因片段相似度达100%。

  针对台湾方面的报道,11月1日,双汇集团表示,目前正召集相关负责人的内部会议核实信息的真实性,并计划立即派人员去台湾了解具体情况,以确定是否为双汇产品。

  无独有偶,就在3个月前,郑州双汇食品有限公司就因为非洲猪瘟疫被划定为疫点,实施封锁,时间为6周。彼时,郑州双汇屠宰厂暂停生产,1362头猪全部进行无害化处理。随后双汇发出公告称,并无获悉该集团其他屠宰厂发现任何非洲猪瘟或其他猪只疫情。

  七年前的瘦肉精事件,当年71岁的万隆高喊我们不会成为“下一个三鹿!”,这次在万隆的带领下,仅用一年事件就带领双汇走出危机,七年之后也就是18年8月,万隆的两个儿子相继进入双汇集团董事会,媒体称此为“父子交班”,但是此次,即将进入耄耋之年退休的万隆,再次面临挑战和质疑!

  万隆其人,在漯河素有“头发很少,头皮很硬”之称。出身在相对封闭、市场经济不甚发达的中原地区,他把一个亏损的小肉联厂,做成了中国最大的肉类加工基地,靠的就是一股“硬”气。三十年来,他和体制博弈,与资本过招,甚至与自己的年龄抗衡,连他自己都说,“换了别人,可能早出局了。”

  临危受命

  漯河地处河南省中南部,沙、澧两河横贯全境,在市区交汇,据说“双汇”的名字就由来于此。

  自清代开始,围绕漯河码头就形成了牲畜交易市场,四面八方的牲畜都靠水运贩卖到这里,至今漯河还有一条路叫牛行街。客商南来北往,小饭馆就地取材,把牛、羊、猪肉做成美味佳肴,漯河由此留下肉食加工的传统产业,也是全国六大牲畜市场之一。

  万隆是土生土长的漯河人,出生于1940年,乱世之中,战火纷飞,家境贫寒。“我是个命很苦的人。”万隆感叹,少年时吃了上顿没下顿,经常去地里挖野菜。

  高中还没毕业,万隆就入伍成了一名铁道兵,复员后进了漯河肉联厂,从办事员开始,后来做办公室主任、副厂长。

  直到与“改革”第一次亲密接触。

  1984年,漯河肉联厂历史上第一次民主选举厂长,万隆迎来人生的重大转机。今天再谈起当年胜选的秘诀,万隆轻描淡写:“我这个人喜欢干活,当办公室主任时也抓生产,啥事弄不动就找我。”

  当时的漯河肉联厂全部家当只有一座3000吨的冷库、一座日加工500头生猪的车间和一座炼油坊,固定资产468万元,亏损却有580万元。就在这一年,国家取消生猪统购统销的政策,肉联厂只能自找活路。老厂长准备调走,临行前推荐当时的副厂长万隆做代理厂长。万隆起初拒绝了。据一位双汇退休职工透露,“厂里还有几个副厂长,年龄都比他大,也在争这个位子,如果他是任命的代理厂长,上来之后也摆弄不动他们。”老厂长急了,非让他接任不可,万隆索性请假一个月,恰好借这段时间他要翻新房子。

  这一年7月,在他修房子时,800多名职工几乎将全票投给了他。

  手段强硬 有勇有谋

  上台之后,万隆做了一件谁都想不到的事,重新“组阁”,把所有副厂长都换掉了。市长拍着他的肩膀说:老万啊,这些厂长你不能都换完了。

  “公司里很多人都是外行,有各种背景,一天到晚不愿意干累活,还唠唠叨叨,不换掉,万隆没法干任何事。”一位双汇的老职工说。

  直到如今,在双汇老家属区,一些年龄大的工人谈起万隆,对他的一个评价就是“手硬”,想到做到,绝不容情,后来和他一起创业的副总都让他亲手拿掉过几个。

  肉联厂虽然不盈利,可在计划经济年代,也是肥差,偷肉的人特别多,一头猪能偷出去三分之一。上文中的老职工回忆,万隆曾在大会拍桌子:过去偷也好,拿也好,咱不说了,从现在开始可要管管了,第一次发现留厂察看,第二次一定要开除。

  就这样,还有人偷,只是过去大摇大摆,如今小心翼翼。有人把肉装在雨靴里,女工更有创意,把肉裹在衣服里,假装孕妇。万隆索性每天下班时站在大门口检查。他曾经一次开过15个人,小小的漯河为之震动。公安局长都来找他:老万,你一次开除这么多人,要和我打个招呼啊。

  没几天,万隆连一位重要市领导的侄女也开除了,这一次,他提前和这位市领导打了招呼,告诉对方:你这个侄女不好好干,当仓库保管员把东西都卖了,装进了自己腰包。该领导比较开明,让他“该咋办咋办”。

  他并非有勇无谋,市里曾想给肉联厂派几个干部过来,万隆一口答应,谁来都欢迎,但有个前提,无论哪一级干部来了都要先下车间,做调度,做好了再做车间主任、副厂长。干部们以为是镀镀金,走个过场,哪知道万隆不是这么想的。“他们都说是来锻炼的,万隆就顺水推舟,假戏真唱。”上文中的老职工回忆,他让上面派来的干部们到车间后白班夜班都要上,三天下来对方就自动走人了。

  回忆往事,已经波澜不惊,可当时万隆行走在剃刀边缘。“说实话,我是把这个企业搞上去了,如果我没有把它搞好,我的下场比谁都惨,你想想我得罪了多少人。每天早晨起床,就得考虑烟筒冒不冒烟。”万隆说,当时想法很简单,就是怎样把企业搞活,让四五百名职工有活干、有工资发。

  那一年年底,年年赔钱的漯河肉联厂扭亏正盈。他的心得是:“不进行体制改造就没有竞争力。”

  再度尝到“改革”的甜头,是万隆第一次认识到资本的力量。

  上世纪90年代中期,双汇开始引进外资,目前参与双汇投资的已有6个国家和地区的16家外商。

  时间倒回1985年,一个下雪天,为了30万元贷款,万隆带着一箱肉在银行行长家门口等到夜里11点半。行长问:“老万你干啥?”“快过年了,没钱杀不成猪。”当时双汇正进行技术改造,流动资金困难,财务总监多次找银行融资未果。这个插曲直接影响了万隆此后对资本的态度。

  “收购史密斯菲尔德,400多亿元境外资金直接到位,我根本没出面。”万隆语气颇为自得,“1998年上市双汇市值20亿元,现在在1000亿元左右波动,这就是资本的力量。”

  砸锅卖铁,“双汇”火腿肠诞生

  国内卖猪难时,他又壮着胆子投资分割肉车间,获得出口资格,接下了出口苏联的分割肉订单。苏联解体后,企业失去出口市场,万隆焦虑不已。有一次他在火车上,看见对面旅客吃火腿肠,那时这还是个新鲜玩意儿,回到工厂后他就要上马这个项目。

  该项目投资高达1600万,等于押上几年来的身家,而且国内已有春都、双鸽等品牌,万隆从日本、德国、瑞士、丹麦、奥地利买来世界一流的自动化设备,并把质检员的权力提高到了厂长之上,“我从不小打小闹。”万隆说。

  1992年“双汇”火腿肠订货现场,当场签了8000吨订货合同,万隆居然落了几滴泪,其中甘苦可想而知。

  “双汇”和“春都”,同处中原腹地、同是肉联厂出身,曾经在中国火腿肠市场上双雄鼎立,然而今天却有着截然相反的结局。

  生产出中国第一根火腿肠、一度成为火腿肠代名词的“春都”,早已淡出市场。而曾以“学春都、赶春都”为口号的“双汇”,成为了中国最大的肉类加工基地。

  1999年末,他又把国外“冷鲜肉”的概念引入中国。开始在国内销售冷鲜肉,改变中国生鲜肉类没有品牌的历史。

  双汇“瘦肉精”事件

  2011年,3月15日,双汇被曝光“瘦肉精”事件,品牌形象受损严重。万隆素来珍视声誉,特别是三点,其一,自己不贪。其二,管理透明。其三,产品质量靠得住。

  这次“瘦肉精”事件,万隆恰恰被撞中了最自信,也是最敏感的神经。

  他放出狠话:宁肯检死,不能查死。他准备将“瘦肉精”的检验提高到国家标准之上,不再抽检,而是头头检验,为此全年预计增加费用3亿以上

  更大的投入是在上游,双汇目前自养生猪一年出栏30多万头,仅占全年屠宰量的2%。其余部分中,75%的生猪来自外部规模化养殖场,25%来自散户。万隆准备今后为每年屠宰150万头的屠宰厂配套建设一个养猪场,将自养生猪比例提高到30%,另有60%来自规模化养猪场,10%则由养猪合作社购进。

  这一应变举措与2010年的郭台铭有一拼。富士康发生连续跳楼事件后,郭台铭一度也束手无策,后来不计成本全员大加薪,才控制住形势,而加薪带来的冲击波令整个珠三角都为之震动。万隆与郭台铭,虽然产业不同,背景不同,管理风格不同,但两人都有一股“狠劲”和“倔劲”,越是别人看他山穷水尽时,越要放手一搏。

  清明节之前,漯河当地一位官员上坟时偶遇双汇工会部门的员工,她听到对方正在坟前念叨:爹呀,您放心吧,“瘦肉精”的事真不是我们干的,已经过去了,咱双汇又扛住了。

  “这确实是生死攸关的考验。”万隆在双汇内部组织大反思。“我们过去做几十亿的企业,现在做到500亿、600亿,管理思路还用老一套,显然不行。”

  我就是一个杀猪的

  年屠宰量5000万头猪,是全美的一半,美国人叫他“超级杀手”;从双汇开始,中国人吃肉有了品牌,业内称他“中国肉类品牌创始人”;由于对资本力量的娴熟运用,有人赐号“资本玩家”;双汇内部员工敬酒时口称“尊敬的崇拜的万总”。

  而万隆本人也将对杀猪的喜爱与严谨发挥到了极致。

  1994年,香港女首富龚如心入股双汇。强势的“小甜甜”试图通过加大投资掌握控股权,但同样强势的万隆始终不放手。靠着双汇业绩带来的底气,万隆逼着这位香港女首富让步。1996年,又有16家外资进入双汇,但是每一家都不是大股东,控制权依旧牢牢地掌握在双汇手中。

  到了2006年,漯河市出售双汇旗下的国有独资部分股权,高盛、鼎晖入局双汇。靠着之前约定的合同限制,高盛、鼎晖的入局并未影响太多万隆对双汇的决策。相反,万隆借助国际财团的入局,更加开阔了国际视野,有了更大的野心。双汇国际在香港成立,成为双汇集团控股股东,其使命之一就是要充分利用香港专业的投资平台,发掘全球优质资源,在海外投资。

  2013年,双汇国际收购全球最大的猪肉食品企业美国史密斯菲尔德公司。这场“蛇吞象”的操作让双汇一举成为全球知名企业。2013年,万隆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全球13位“食神”之一,也是唯一上榜的华裔企业家。

  2014年,双汇国际改名万洲国际。有着美国史密斯菲尔德公司加持的万洲国际在港交所上市。2016年,双汇跻身世界五百强。得知消息的第二天,76岁的万隆像往常一样,绕着双汇总部大楼散步,完成每天1万步的生活小目标。

  这位被世界瞩目的现代屠夫,将双汇领上了世界舞台。

  年薪20亿的“杀猪大王”

  2017年,万洲国际行政总裁万隆年薪2.91亿美元,约合20.24亿人民币。

  这是什么概念?可以打个比方,一年有525600分钟(非闰年)。如果按照每天8小时工作制,在过去的一年中,万隆每分钟薪酬约为11416元。打一个比方:在工作期间,如果地上散落了1000元钱,78岁的万隆弯腰去捡,如果其用时超过6秒,那还不如不去捡,因为亏本了。

  万隆的薪酬甚至也超过了苹果公司的蒂姆·库克的薪资,成为全球屈指可数的高薪高管之一,此举也被网友戏称,卖手机的还不如卖猪肉的!

  万隆的高薪由来已久。1994年,漯河市在企业法人代表中推行年薪制,企业负责人年薪与每年的利税、招商引资、固定资产投资等指标挂钩核定。1995年,万隆拿到了149万元的薪水。有报道称,1990年代初,双汇的一位区域销售经理一年就能拿十万元。高薪激励的确产生了很大作用,彼时竞争对手春都的骨干也赶来投靠双汇。

  21世纪经济报道曾称,从1995年到2006年,万隆从政府那里获得的薪水总计超过2000万元,相当于每年近200万元。

  4 月 10 日,《财富》公布 2018 年中国最具影响力的 50 位商界领袖,双汇集团董事长万隆入选,这也是他连续 5 年获得此项殊荣。

  《财富》这样评价万隆:杀猪和把猪杀好,是万隆最喜欢做的事情。2017年,福布斯中国400富豪榜,万隆凭借80亿的身价成为其中一员,当记者问他,您最喜欢做什么事,他说:杀猪,把猪杀好。

  最后想说的是,这次双汇再陷非洲猪瘟风波!在事情没有完全敲定之前,大家还是静待结果为好,不要以讹传讹,因为这件事影响太大了!倘若报道确实无误,双汇损失难以估计,一言难尽,静观其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