唤醒城市的人:他清运垃圾走过的路,可绕地球27圈

央视网消息:一辆车、一个人、7800多个日夜、11多万吨垃圾和粪便、50.7平方公里、累计行驶110余万公里路程,这些数据记录着垃圾清运车司机王金标25年来的工作轨迹。

王金标是北京环卫集团固废物流有限公司清运四中心的一名驾驶员。1993年,年仅25岁的他从河北承德农村来到北京,成为了一名环卫工人,一干就是25年。

凌晨四点半,当整个京城还在熟睡时,王师傅宿舍的灯已经亮了。刷牙、洗脸、出门,五点钟王金标准时到达调度室,签到、酒精测试、领取任务单、早班会、检查车辆……接下来就是一整天紧张忙碌的工作。

清洁和检查车辆是王金标每天早晨到公司做的第一件事。王金标说:“车就像一面镜子,很多人都认为垃圾车就应该是脏的,但是我希望我的车是最干净的、体面的。”

王师傅与同事们平时担负着北京西城区内50.7平方公里53个垃圾站的垃圾和粪便转运任务,每人每天4至5趟的清运任务,日行程近150公里,清运垃圾15吨。

来北京之前,王金标一直在老家当货车司机。他说,同样是开车,开清运车可以清洁城市,服务市民,很有成就感。

清晨四点的北京是什么样子? “分季节,夏天的时候天刚蒙蒙亮,感觉比较舒爽。但冬天四点那会儿起床,真懒得动弹。” 王金标笑着说。

清运工没有固定的下班时间。从早晨6点发车,晚上6点至8点间收车,在清运高峰季节最晚要夜里10点才能收车。不管酷暑严寒、作业道路拥堵到什么程度,必须日产日清,完成当天的清运任务后才能收车回场。

“咱们环卫职工不仅要高标准完成环卫作业任务,更要养成良好的驾驶习惯,长期坚持,确保交通安全。”从单独顶岗开始,王金标就把师傅对安全的嘱咐牢牢记在心里,始终把安全放在第一位,严格遵守环卫驾驶员操作规程。

“我在老家开车习惯了,刚来北京那会儿,真的很不适应。尤其是随着北京城市的发展,社会对环卫行业的期许越来越高,公司对垃圾清运作业的要求越来越严,很多细节容易疏忽。”每次出车,王金标都要把驾驶要点在大脑里过一遍。累计行驶超过110万公里,他没有出过任何交通事故。

西城区作为老城区之一,区内古建筑、景区众多,地下管线复杂,经验不足的清运工很难判断各个管线堵点在哪里。王金标凭多年的细心积累,号脉“堵点”,一试就准。时间长了,只要管线有堵塞,区域内的单位都会点名叫王金标去疏通。王金标总结下来,垃圾清运最难的地方就是胡同。“车多了,进胡同要加十二分的小心,,有时候还是不被人理解。”

王金标总结下来,垃圾清运最难的地方就是胡同。“车多了,进胡同要加十二分的小心,有时候还是不被人理解。”

王金标的妻子和儿女都在承德老家。因为要根据清运任务闲忙轮休,正常节假日无法保证,王金标已经20年没有回家过春节了,平时每个月才能回老家跟家人团聚一次。

1999年10月,妻子临产,当时正处于垃圾转运的高峰季,王金标作为融雪先锋队队员,不但每日加班加点出车进行清运作业,还要抽出时间对融雪司机紧锣密鼓地进行模拟培训,备战融雪任务。

“女儿出生时赶在夜里,父母年纪大了,没能及时送妻子到医院,只能在家找接生婆帮忙。当时接生婆经验不足,致使孩子降生时后脑头皮撕裂受伤。现在头上仍留有一道疤痕,一直没有长头发。每当我抚摸着孩子后脑勺的疤痕,心就隐隐作痛。但妻子对此从来没有任何埋怨”王金标说。

2008年奥运会期间,王金标被点名负责国家机关重点地段的生活垃圾清运保障工作。工作时间从早七点到晚八点,但很多时候要工作至晚上十点多。当时正值酷暑,停车的地方没有阴凉,一到中午就酷热难耐,驾驶室内的温度更是达到40多度。

奥运保障任务结束后,王金标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2013年,他开始担任车队集装箱清运班班长。“2008年末换代的车里有了空调,现在又开上了新能源车,更舒服了!”王金标得意地说。

25年来,王金标先后荣获“来京建设者文明之星”、“首都文明职工”,“北京环卫集团首席员工”等殊荣。2016年,他带领全班驾驶员在单位内部开展的“时传祥班组”评选活动中,以99.6分的好成绩荣获第一名,赢得“优秀时传祥班组”称号。

进入11月,北京的金秋也迎来最佳观赏期。“北京是一座美丽的城市,每年都有变化。平时休息的时间比较少,但只要休息我就喜欢逛逛街道和逛公园。” 王金标说,这份繁复而美丽的背后,得益于周密有序的城市服务运转,“城市离不开环卫工人,这份工作很有成就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