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观甩《娘道》八百条街,这才是真正的国产大女主

(本文由Sir电影原创:dushetv)

“都讨好年轻人,谁给中老年观众拍戏?”

在回应《娘道》遭全网黑时,导演郭靖宇这么回答记者。

好一个“献给中老年”。

于Sir,这个理由很难为这么一部76集大型贱骨头狗血剧洗地。

既黑了年轻人,也损了老年人。

好像在说,传统不受待见了,新新人类不给老年人留活路了……

So。

难道就没有剧,能让两代人坐在一起?

《娘道》臭了、烂了,过不去的,其实是两个史诗难题。

第一个来自咱妈:

“不看《娘道》你说该看啥?”

第二个来自咱自己:

“我该陪爸妈看点啥?”

比起大撒狗血自封为“道”,这才是戳中他们心思的“小”。

要Sir说,最近这一款新科收视冠军,就是来打《娘道》脸的。

看完Sir才意识到,同为八点档,也是相当看智商的啊——

《正阳门下小女人》

看见这片名和海报,犯嘀咕?

又是年代题材,又是“小女人”,又要“为了这个家”,又要“把屎把尿拉扯大”......

没准你又会担心:咱妈满脸泪流,咱满脸尴尬。

可不夸张地说,最近Sir睡前就看它,而且还会就着主题歌那京韵调调,饶有兴趣拿出几颗炒花生,倒一杯小酒。

因为片名错过好剧,它不是第一个。

去年一部爆款,也有一个土名字《傻柱》(又名《情满四合院》也没好到哪去......)。

何冰、郝蕾,共同出演。

故事不复杂,就是深入到特殊年代,晒一晒普通人家的柴米油盐,鸡毛蒜皮。

这一晒,就晒进了人心里。

收视率成功登顶不说,豆瓣评分8.1,其中40%的人给出了5星好评。

《傻柱》成了。

换成蒋雯丽、倪大红的《正阳门下小女人》呢?

这次出演大年龄跨度的角色,这二位也是驾轻就熟,表演上,挑不出刺。

唯一要狠狠挑刺的,就是磨皮。

都是老戏骨,偏要从青春演起,演技过得去,但特效却帮了大大的倒忙。

好的,请忽略,难道年轻鲜肉能扛起这些角色吗?

要演活几十年,最好就是真的活过这几十年。

还有一个关键,剧情能补回来。

这部《小女人》,与剧情拉人的《傻柱》来自一个导演,刘家成。

最牛的代表作你熟,《铁齿铜牙纪晓岚》。

而在近几年,京味题材的年代戏成了他的拿手好戏。

《正阳门下》8.2分、《情满四合院》8.1分、《芝麻胡同》仍未开播

作为《正阳门下》姊妹篇,《小女人》一瞬间就把Sir带回了那个年代的那个北京......

肩挑背扛的窝脖儿苦力。

街边拉洋片的说唱艺人。

提笼架鸟的瓦片大爷。

甚至来自远方苏联的弗拉基米尔(很像红色年代常用名,一秒勾起父辈回忆)......

一点一滴,确实重现了那时的北京前门大街。

(Sir其实只见过90年代的北京,还在三环内的那个北京。但依稀能从中咂摸出更久远的味道)

在这,有一个地方最热闹——小酒馆。

做买卖的、拉车的、蹬三轮的、扛大包的,还有苏联大哥,三教九流的人精都坐在这谈天说地、喝酒聊天。

搞定这帮人精,必须一身好修行。

而主心骨,就是老板娘徐慧真(蒋雯丽 饰)。

孤儿寡母,操持着小酒馆。

说是“小女人”,其实只是身段小。

说起话来,愣是能让壮汉栽个硬跟头。

遇到想占便宜耍滑头的,徐奶奶能不吐脏字地损到地缝里。

遇到吵嘴干仗,她嘴皮子一翻,干戈化玉帛。

知人情、通世故,是文。

动起“武”来也都是高招。

有人爬窗户根耍流氓,反手就是一挂鞭炮。

教训了你吧?不,明明是你自己摔的。

好一个哑巴亏。

走路带风、说话干脆、办事麻利,一股阿庆嫂的架势。

老板娘有了,老板呢?

有怨,有仇......这是徐慧真唯一过不去的关。

前夫没死,却比死更糟。

俩人提亲时,前夫相中了妹妹。之后揭开盖头,才发现娶来的是姐姐。从此,说是夫妻俩,其实不共戴天。

小伙子毅然决然,带着小姨子跑了......

现在听起来狗血,但确实像那个年代会发生的事。

从此,“活寡妇”徐慧真娘俩相依为命,操持着这家百年酒馆。

她给女儿取名“理儿”,从此揭开了这个“人活一个理,有理走遍天下”的传统价值观故事。

介绍到这,你说,你父母会不喜欢?

才怪。

你说传统,它还有新意。

啥是大女主?你见过没?

不是玛丽苏剧里的白富美小公主,不是职场剧里的现代化女强人。

就是一个趟过大河、翻过大山的传统中国女人。

开始,也想相夫教子。

无奈没了夫。

开始,也想做做小资本家小老板。

无奈时代革了新。

全国解放、公私合营、大炼钢铁、三年自然灾害……新时代新变化一个接一个。

一个单身女人没人帮衬,如何迈过道道的坎?

刻苦,还得看起来不苦。

她唯有靠智慧。

《正阳门下小女人》第一场戏,就为“刻苦”开了个好头。

十冬腊月,鹅毛大雪。

徐慧真挺着一个大肚子,满头大汗……不用Sir说你也明白,胎儿临盆。

老公跑了,徐慧真自己在大雪中,在黑胡同里,一步步捱。

想打个人力车去医院。

拦一辆三轮不去,拦两辆也不去,为啥。

因为人家要两毛,她只舍得给一毛五。

你别说“抠”,要不你父母会说老一代啊这不叫抠,这叫勤俭持家:

- 一毛五行吗?

- 不行

- (你)走吧

一个小细节,徐慧真的性格特征马上出来——

一个是勤俭,一个是要个理儿。

5分钱也有5分钱的理啊,凭什么下个雪你就涨价?

坚强、独立、执拗,真像那些同样趟过大江大河的老妈们。

有没有认这个理的?

就一个。

蹬三轮的蔡全无。

同样出彩的,就是倪大红演的这个蔡全无。

全无全无……就是无父无母,光棍一条。

为糊口,干最粗的体力活。

为人实诚,赚了钱分一半请工友喝酒。

还本份,一个人喝酒绝不上桌,就蹲墙根慢慢喝。

别人叫他也不喊名字,直呼工种:

窝脖儿(老北京搬运工人的称呼)。

开始,Sir也被“全无”两个字骗了。

他不吭不哈,从不吝啬两膀子力气,对徐慧真说最多的一句就是:

听您吩咐。

不知为啥,一股安全感油然而生。

但全无,是真的“无”吗?

朋友,你别被倪大红老师那张厚道脸给骗了啊。

人家有初中文化,出口成章。

人家还观察时事,心里明镜似的。

表面上看着唯唯诺诺,心里念头没停过。

发现有意思的地方了没?

传统剧的这种传统角色,以前就是实心眼,然后还总吃亏。

但《小女人》里的好人,有脑,吃小亏占大便宜。

你说这是传统呢,还是新思维?

真的,就算陪爸妈一起看,也不委屈年轻人。

这剧最有意思的,是反派虽然很嚣张,却战斗力不强。

叫“范金有”的,谐音有点像“半斤有”,其实半斤八两都没有。

也可以谐音成“万金油”,就是街道主任、酒店经理、饭店老板、造反派头目……啥都想干,干啥都缺乏智慧。

反而是蔡全无,要知识有点知识,要眼光有点眼光,总能与时俱进。

关键是,守着一颗红心,动的就绝不是歪脑子——

遇到有人给徐慧真添乱,他会一招调虎离山,不伤人不损人,把人晾外面。

老实,不是傻老实。

聪明,不贪小聪明。

这也是凭什么,最后是他和徐慧真走到了一起。

国产8点档,少不了“说书唱戏劝人方,三条道路走中央”的主旋律。

大部分国产剧却脱离不了经不起验证的“好人好报,傻人傻福”。

可啥才是“正能量”?

要Sir说,只有价值观,没有方法论的,都是耍流氓。

徐慧真的一身正气,靠什么维持,靠她的耳听八方、圆润练达;

蔡全无的安分老实,靠什么保护,靠他的机敏急智、识人观相。

这才像真正从胡同里生发的故事——予生活以善良,更予生活以智慧。

一部老气的剧,却偏偏说服了很潮很潮的Sir,就因为:

它还原了一个没有粉饰过多温暖的、用智慧才能生存的市井。

再者说,市井坏人的坏,就是纯粹的坏吗?

说好说坏,其实不都是中国人又恨又爱的人情味。

人情,并非总是温暖。

若把“人情"两字拆开,就有褒有贬,有仁义礼智,就有贪愚弱私。

人情,实际上是情面和道理的较量和周旋。

周旋得好,“坏人们”的戏都能让你放不下。

《红楼梦》王熙凤,《铁齿铜牙纪晓岚》和珅,《大宅门》白三爷

说回《小女人》,包括前面说的范金有,本剧也有几位“可爱迷人的反派”。

绸缎庄掌柜,陈雪茹(田海蓉 饰)。

身世遭遇与徐慧真相仿,同样是孤身一人操持一家店,所以关系也走得近。

可一条胡同开出两只花,陈雪茹总想争个高下。

所以总能看到这姐妹俩相爱相杀。

街道临时干部,范金有。

20岁出头小年轻,势利外显,沾点光就“无理不饶人”,动不动就挂大帽子。

一直想走捷径,但总是技不如人,一朝崴脚。

“把角色写活”这个要求,对现在的国剧来说,像吹毛求疵。

偷懒的办法又不是没有,整一个大时代呗。

以《娘道》为首的国产剧,偏爱平行宇宙中的魔幻民国。

能攒的狗血多啊:土匪军阀、贪官恶霸、家族荣誉、封建顽固、科学民主......

于是编剧大人拿簸箕一撮,能说的说了,会演的演了。

日本鬼子一来,英雄一勒裤腰带就出现了……

服啊,不整大英雄,你都讲不好家长里短了吗?

《小女人》也给出了一个时代大背景。

不过相比题材“安全可靠”的民国,它的背景更大胆一些。

在《傻柱》时还是心照不宣的年代名称,这次不再闪烁其辞——

1955年公私合营,政府收购个体户股权;58年大跃进,全民炼钢;60年自然灾害......

当然,也包括1966年开始的10年浩劫。

这一个个晦涩的年代记忆,在胡同中人情世故、论理讲情的鸡毛蒜皮中,居然变得不那么硬,舒展出了一个个值得回味的生活脉络。

(当然由于尺度问题,确实有难言之隐,这个观众能体谅)

最重要的,《小女人》给了女性更理性的位置。

国产女性题材,先天发育不好。

以前的国剧即使优秀之作,也少不了家大业大,浪子回头......少爷老爷主心骨,太太小姐靠边站。

衰,靠男人;

兴,靠男人。

而这几年的女性题材后来跟上,也总有点心虚的营养不良。

像《我的前半生》,表面对抗,骨子里依旧默认“男性权力”;

《娘道》更恶心,转默认为巴结,在生育观、家庭观、价值观上全面退步。

忍辱负重大女主,十有八九贱骨头......

《小女人》却打翻了传统牢笼——

同样是生闺女,徐慧真一生生三个。

且生得理直气壮、豪气干云。

死对头陈雪茹生了两个儿子跑她面前显摆。

徐慧真就笑笑,说了句最实际的:

看咱们的孩子长大了谁出息

不光如此。

你看这剧,男女分工都不一样。

徐慧真主外,掌柜经理,交朋友、做生意、斗小鬼,打得风生水起;

蔡全无主内,后院看家,带娃娃、处亲戚、救危难,镇得四平八稳。

位置调换,不是一种简单的男女反转,而是一种反向思考。

什么是夫妻相处的智慧?

不是非得分一个“工种”。

而是各擅所长,商量着前行。

瞧这两位正面人物,家里偷着乐那贼么兮兮的笑容吧……哈哈。

这才像两代人都能看进去的传统剧。

《娘道》输在哪?

要Sir说,就输在笨。

说“三观low”当然要结合时代,要不不公平。

旧时代人比我们三观落后,很正常,时代使然。

但你说生于同一时代,却编出两种价值观的东西……那不是输给智商、输给了不思考,又输给了什么?

《娘道》不是输在了传统。

根本是输在了,对传统的消化不良。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Sir电影原创,微信ID:dushetv

微信搜索关注:Sir电影

微博搜索关注:毒舌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