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煞孤星”贾跃亭:几乎没有一个人能和他合作走到最后

几乎没有一个人能和贾跃亭合作走到最后。

曾经的拥趸变黑粉,知己成冤家,伙伴争利益……然后,曾经的梦想合伙人尼克·桑普森(Nick Sampson)也离开了法拉第未来(简称FF)。

虽然已经满目疮痍、一片废墟,但对于贾跃亭来说,这是梦想的最后一块阵地。当初,乐视穷途末路之时,贾跃亭已然身处美国,所以那一地鸡毛和遍地硝烟,贾跃亭无缘见识,所谓的“弃车保帅”式的取舍,只能一次,再加上没有另一个美国可去,而囿于人类身体构造以及科技等因素,贾跃亭也只能待在地球背水一战。

贾老板在商业上似乎注定了“天煞孤星”的宿命。未来,为梦想窒息的可能只剩下贾跃亭。

FF大地震后的废墟

至少有三家供货商向加州政府申请保全财产,起因是FF拖欠款项。

资金链断裂,造成FF没有资金进行运转,贾跃亭和高管层开始拿“1美元年薪”,全员降薪20%。但没有最糟糕,只有更糟糕。原以为全员降薪20%已经是极限,没想到转眼之间,债务缠身的FF已经无法为员工开工资,员工无薪休假或停薪休假,FF暂时只保留约500多位核心团队成员。能走的不能走的都走了,能留的不能留的都没有留下,FF现在只剩下一个空架子。

虽说,贾跃亭为FF留下了约500人的队伍,来完成FF91量产和交付的工程研发、生产制造以及供应链建立等工作,但是已经揭不开锅的FF,纵使是5000位“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没有资金来源就无法进行生产,保留的500多位核心成员更像是FF尚在经营并没有倒闭的象征。毕竟,如果所有的员工都停薪休假基本上意味着公司倒闭。

FF的危机,一方面来源于崩溃的资金链,企业没有资金进行运转,另一方面则来源于从管理高层到底层员工的人事震荡。FF的财务危机引发了人事危机,FF开始经历“放血式”的人才流失。

自FF采取裁员和降薪措施后,通用汽车前高管、法拉第未来负责技术和产品开发的高级副总裁彼得·萨瓦吉安(Peter Savagian)也离开了FF,随后尼克·桑普森也递交了辞职信。

作为法拉第未来(简称FF)创始人之一尼克·桑普森(Nick Sampson)从公司离职后,并没有给这个处于风雨中的老东家些许好评。在辞职信中桑普森使用诸如“资不抵债”,“苟延残喘”等词语,来表示自己对公司未来的失望,虽然在信中留有余地,称“如果情况发生实质性变化,我肯定会考虑重返公司”,但终归是一句无所期待的承诺。

FF的高管一直是处于“地震频发”地带。从2017年初,曾任德意志银行首席财务官的斯蒂芬·克劳泽加入FF并于几个月后迅速离职后,随后FF不少高管陆续离职。触发了FF高管离职按钮的并不是斯蒂芬·克劳泽的离职,而是FF的实际经营状况,而斯蒂芬·克劳泽离职前的那句“公司内部一团糟”的批语,或许是许多高管决意离开的一击实锤。

可以联系一下当时乐视的情形,2016年末乐视爆出“黑天鹅”事件,原本为FF输血的乐视,资金链断裂,自顾不暇。直到恒大的8亿美元打到FF的帐户,快为梦想窒息的贾跃亭和FF才缓了一口气。而此次与恒大撕破脸皮,无异于再次触发了FF本就脆弱的经营模式。

FF困境的锅,究竟谁来背?

FF(Faraday Future)早已经是金玉其外,败絮其内。没有合理的企业架构、没有合理的发展理念、没有可行的发展战略,公司的内部一团糟,这倒是像极了贾跃亭的作风。张口梦想、闭口追求,“海市蜃楼”式的雄图伟业,足够蛊惑人心,却经不起现实的打磨。

FF如今“停摆”的困境似乎是与恒大交恶的后果,但一个内里没有腐烂的苹果不会在别人摔一下之后就四分五裂,外力是直接原因,归根结底还是出在自己身上。

贾跃亭一直以特斯拉为榜样,但是能够连续15年亏损,股市仍被看好,即使交付车辆等待时间长达数年,仍然有人愿意为之预交定金的,也就只有一个特斯拉而已。贾跃亭的人品消耗太甚,信用值不足以支持民众的期待。

“1美元年薪”看似是同甘共苦、同舟共济之举,实则不过是博人的把戏,一如当年双汇集团区域经理在卖场大吃火腿的剧目。连老板都拿“1美元年薪”度日了,员工还有何脸面拿全薪?所以,减薪、欠薪、停薪,然后是裁员似乎都有情可原。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而贾跃亭打的这张“苦情牌”却并不让人信服,甚至曝出贾跃亭在美国的豪宅,以佐证其“苦情”戏码的虚假性。

打“苦情牌”的两个必备因素,一是故事情节足够悲情,能够惹人潸然泪下,其次是故事主人公具备善良、弱小等因素,能够激起人的保护欲。可惜的是,贾跃亭没有一项符合。而FF发表的有关现金困难采取临时措施的声明中,满满的“贾式”情怀,曾经叫嚣着“梦想连海洋也能煮沸”,如今依旧是连篇累牍的废话。

摆脱困境的举措没有,FF为何陷入此种境地的反思没有,以恒大“违约”“破坏”“阻挠”等等理由,将自己的问题择的一干二净。贾跃亭也知道,原本就站在悬崖边上,拉着恒大的袖口才不至于跌落悬崖的FF,根本不需要推一把,恒大扯开袖子就足够了。

作为烧钱机器的电动汽车,完全是一个“败家”形象出身,而抓不住恒大袖口的FF,如今连“家”都没得败。无法盈利、难以量产同样是困扰特斯拉的要命问题,更何况这个以“中国的特斯拉”为目标的电动汽车公司并没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产出的第一辆且是唯一的汽车还被烧毁了。

8亿美元对于造车行业来说还不够缴门槛费,以特斯拉为榜样的FF也没有一群忠实的拥趸来为其烧钱,贾跃亭的造车梦无以为继。所以FF将恒大告上法庭,申请仲裁,其实也无可厚非。毕竟不给马吃草,还想马儿长的好,违背生物生长规律。

已经揭不开锅的FF,虽然在10月13日,与一家金融机构达成协议,通过公司设备进行担保,以期获得贷款,但却被恒大的一纸资产保护给挡了回去。当然,这张资产保护还是FF向香港仲裁庭对恒大发起仲裁申请后,恒大才正式将FF位于洛杉矶Gardena的办公区进行资产保护。

半年耗尽恒大前期支付的8亿美元,没有取得任何盈利,造车行业堪比无底洞。特斯拉15年的烧钱经验才换来今年第四季度的盈利,继孙宏斌、许家印之后,谁还能给FF烧15年的钱?创始人的分崩离析、缺乏核心竞争力、缺乏资金支持等等,每一点都是在这艘风雨飘摇的船上凿一个口子,谁能救得了FF?

未来没有贾跃亭?

摆在FF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是寻找新的资金支持,二是与恒大重修旧好。其实还有第三条路,就是贾跃亭放弃FF,由恒大接手。可是纵使恒大乐意,贾跃亭也绝对不会答应,否则又何必上演紧急仲裁的戏码。

贾跃亭要的不是FF可以生产电动汽车,而是FF在自己的带领下可以实现其造车梦想,重要的从来不是FF的前途,而是自己的造车梦想能否实现。FF只是贾跃亭实现梦想的工具。否则,贾跃亭可以有一千种方法救FF,但这一千种方法都是以失去对FF的控制权为前提,这是贾跃亭所不能忍受的。

先说一下新的资金支持,其获得方式有两种,一种资产(如设备、土地等)抵押获得贷款,另外就是贾跃亭凭借其舌灿莲花的本事找到下一个金主。

但FF想要资产抵押贷款,必须过恒大这一关。截至10月底,恒大已经将FF旗下包括知识产权、设备、办公区等资产全部进行资产保全,这就意味着即使FF想要割股充饥都没有“股”可以割。而据仲裁裁定,FF对外融资不得超过5亿美元,且恒大享有优先购买权。所以无论怎么看,恒大似乎都吃定了FF。

即使退一步讲,FF对外融资可以不超过5亿美元,会有人为贾跃亭的梦想买单吗?在贾跃亭与地产巨头的故事中,无论是贾跃亭坑地产大佬接盘的剧本,还是地产商套路贾跃亭的戏码,贾跃亭都不是一个受害者。一个劣迹斑斑的创始人,给FF带去的究竟是嫌隙还是发展?

而修复与恒大的关系这条路几乎走不通。贾跃亭和恒大之间的矛盾不可调和,一个不愿放弃FF的控制权,一个想得到FF的控制权。利益的冲突使得两者难以“破镜重圆”。所以,重修旧好已无可能,撕破的脸皮再也粘不回去了。

救FF的不是贾跃亭,或者说贾跃亭救不了FF。而这场关于造车梦想的游戏,要么FF和贾跃亭一起出局,要么贾跃亭出局,法拉第未来的未来可能没有贾跃亭。

人生就是大闹一场,但偏偏有些人并不愿意悄然离去。毕竟,攸关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