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三角一体化升级,意味着什么?

  图片来源:摄图网

  “开着门,世界能够进入中国,中国也才能走向世界。”

  11月5日,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式在上海举行。在这个迄今为止世界上第一个以进口为主题的国家级展会上,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表了主旨演讲。

  演讲当中提到,为了更好发挥上海等地区在对外开放中的重要作用,将支持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并上升为国家战略。

  作为我国最具活力、开放度最高、创新能力最强的区域,长三角地区以占全国1/26的地域面积,创造了占全国近1/4的经济总量。这次“升级”有着怎样的意义?

  1. 世界竞合

  从全球看,城市群已经成为世界经济重心转移的重要承载体,决定着未来世界政治经济发展的格局。

  长江三角洲城市群于2010年跻身第六大世界级城市群,是六大城市群中最年轻的一个。

  按经济总量算,长三角地区三省一市2017年经济总量达19.53万亿元,占全国的23.6%,其中以26个城市为边界的长三角城市群,2017年的经济总量为16.52万亿元,居世界六大城市群的第五位。

  中国工程院院士、同济大学副校长吴志强曾指出,群落创新已成为世界潮流。

  “就我跟踪的长三角专利权而言,最近10年跨省之间、跨市之间联合申请的专利增长了5倍多,而美国东海岸区同样涨了3倍多。这是长三角一体化真正的意义,创新不再是一个城市的事情,是一个群落的事情。”

  如果说全球经济竞争是波涛汹涌的大海,那具有全球影响的城市群就是一个国家的经济巨轮。

  而长三角城市群作为我国最具活力、开放度最高、创新能力最强的区域,无疑是中国经济参与全球竞争合作的“超级巨轮”。

  另一方面,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陈宪告诉我们,长三角一体化上升为国家战略,也意味着中国要打造第二个湾区。

  当下全球公认的成熟湾区以其特有优势,驱动湾区内城市群产业升级、科技和金融之创新,并为所在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增长新动能。

  全球第一大经济体的美国就有两个排名世界前三的大湾区:纽约湾区和旧金山湾区,而全球经济第三大经济体日本同样有两个湾区,除了众所周知的东京湾外,还有一个大阪湾,同样在日本的开放型经济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陈宪认为,长三角的核心区域在环杭州湾,地理位置优越的且发展基础非常好,“像中国这么大的经济体,它至少要有2到3个(湾区)了。”

  2. 区域协调

  主旨演讲中提到,将支持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并上升为国家战略,同“一带一路”建设、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相互配合,完善中国改革开放空间布局。

  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实施区域协调发展战略,以城市群为主体构建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的城镇格局。在陈宪看来,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上升为国家战略,也是对十九大报告的呼应。

  “

  他举例,粤港澳大湾区提出来的是9+2城市,长三角在城市群体的数量还要更多一些,且不同于珠三角地区,长三角的经济均衡化程度高,这样的一个城市群发展方式也非常重要。

  ”

  事实上,无论是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建设,还是长三角一体化,其实都和十九大后强调区域协调发展、高质量发展有关。因为区域一体化发挥的关键作用,就是提高资源配置的效率,从而提升区域竞争力。

  此外,也有观点认为,长三角一体化需要确立其“不可复制”的特性,与京津冀、粤港澳大湾区南北呼应,共同成为拉动中国新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

  不单是城市群之间,区域协调也存在于长三角内部。

  从1992年建立长三角15个城市经济协作办主任联席会议制度算起,长三角的合作机制已走过26年。今年初,长三角区域合作办公室成立,这意味着,我国经济最具活力的区域之一正式实现联合办公,并形成“三级运作”的新机制。

  长三角三省一市各有“比较优势”,行政藩篱的拆除,让经济要素能够更便捷地流动,各地互补分工的关系加速形成。

  今年6月《长三角地区一体化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发布,进一步明确了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任务书、时间表和路线图。

  从具体内容上来看,当中梳理提炼了30多项重点合作事项清单:比如,积极搭建一批合作平台。包括共建覆盖三省一市的G60科创走廊,研究规划建设长三角创新城市圈,建设具有全国影响力的长三角产业协同发展示范区。

  3. 龙头城市

  2007年,时任上海市委书记的习近平就曾经明确指出,上海的发展“绝不可能独善其身,也绝不可以独惠其身”。

  如何更好发挥带动作用?上海市委书记李强曾表示,最重要的是做好“服务”二字的文章,重点是发挥经济中心城市和改革开放排头兵的作用,为各地参与全球资源配置提供便利。

  但上海之于长三角,绝不仅仅是单向的辐射和带动。

  一方面,在建设用地减量化背景下,上海疏解一些非核心功能,完成经济的结构转型,进一步提升城市能级和核心竞争力,离不开长三角广阔的腹地。

  另一方面,上海周边城市发展各有特色,上海只有主动对接,才能与周边优势互补、功能联动,从而整体提升长三角城市群能级,更好引领长江经济带发展,服务国家发展大局。

  在很大程度上,一个城市群的发展水平和质量,主要看核心城市。核心城市的发展水平和质量,决定城市群的整体竞争力和影响力。

  作为核心龙头城市,上海在长三角城市群中的作用,恰如纽约之于美国东北部大西洋沿岸城市群,东京之于日本太平洋沿岸城市群,伦敦之于英伦城市群。

  但与之相比,上海也需要看到自己的差距,特别是配置全球资源的服务功能,仍是短板。

  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中央宣布支持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并上升为国家战略,这对上海来说,即是鼓舞,也是鞭策。

  补齐短板,面向全球面向未来提升上海城市能级和核心竞争力,时不我待。

  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