鹅眼:从女人到男人 一场七年的跨越性别之旅

如今28岁的哈里森和他的未婚妻桑德拉拥抱在一起。“在我之前的工作里,我从来没有和拍摄对象有如此深的联系,这让我能完整地记录下他的转变。”摄影师史瓦蒂说,她和哈里森是在高中认识的朋友。图片摄于2018年7月15日。【鹅眼第182期,摄影:Sara Swaty 编辑:李可凡】

已经变成男性的哈里森并不羞于承认自己曾经是个女人,“那终归是关于我的一部分,并且我很高兴可以拥有两种性别的视角。“ 不过,哈里森还是希望身体的样子能让自己感觉更舒服些,他想拥有一些男性的特征,比如平胸。图为7年前,21岁的哈里森,那时还是一名女性。

2011年9月5日,在哈里森21岁生日的前一天,朋友瑞尼在帮哈里森准备要注射的睾酮(睾酮也称为睾丸素,是一种雄性激素,跨性别男性以睾酮来抑制自身的雌性激素,达到男性化的身体特征)。最初,哈里森会找他的朋友帮他打针,“那个时候我害怕针头,但我又不能每次打针时都去找医生,太贵了。”

摄影师莎拉和哈里森在高中时相识,当哈里森决定要改变自己的外貌特征后,莎拉决定用相机记录下他的转变过程,一张张照片,年复一年。图为21岁的哈里森,摄于2011年7月1日。

“在此之前,我会带着清晰的想法拍摄照片,我希望这些照片看起来像什么样。”莎拉说,“但是和哈里森在一起,我只能跟着他的意识,尽我所能抓住他的感觉,而不是我对他的看法。”图为22岁的哈里森,摄于2011年10月11日。

对于跨性别群体来说,来自家人亲戚的反对是很常见的。一篇2016年刊登在《LGBT健康》的研究显示,在被调查的跨性别人士中,31%的人经历过来自于家人的“温和的反对”,14%的人经历过来自于家人的“激烈的反对”。最近美国的一份研究发现,大约一半的跨性别青少年尝试过至少一次自杀。“在我的中学时期,我是那种和‘不学好’的孩子混在一起的漂亮女生。”但哈里森是相对幸运的那个,他一直得到了来自家人和朋友的支持。图为22岁的哈里森,摄于2012年1月27日。

哈里森的好友乔治在给22岁的哈里森打睾酮。“乔治和我做了12年的朋友,在他面前我从来不觉得暴露,我们一直就像家人一样。“ 摄于2011年12月27日。

哈里森的妈妈斯蒂芬妮表示,最初也很难接受她的孩子要变性的决定,“就像之前的那个女儿死去了一样。”但随着时间慢慢过去,她意识到自己的孩子并没有变,“他仍然是我的宝贝,仍然是房间里的那束光。”图为22岁的哈里森,摄于2012年1月27日。

“哈里森一直都是我的知己,我的好朋友。”他的父亲罗宾,一名60多岁的退休教师说,“他告诉我他想要变成一个男孩,我觉得没任何问题。”图为22岁的哈里森和当时的女友赫雯在一起,摄于2012年2月24日。

对于哈里森的决定,他最要好的朋友们都表示理解。“当你真的爱和支持一个人时,他的性别和你对他的爱是没有关系的。“当哈里森开始他的激素疗程时,朋友们甚至一起来为他庆祝。图为22岁的哈里森在刮胡子,摄于2012年6月27日。

但哈里森也面临了许多困难。比如,他每天都用裹胸把自己的胸部勒住,“穿了7年的裹胸后,我的背部、肩部、锁骨、胸骨都出现了一些毛病。“图为24岁的哈里森,摄于2013年12月31日。

哈里森因为没有医疗保险,所以一直没有进行上半身的重塑手术。这个手术包括移除乳房和重塑胸部,需要花费几千美元。他非常想从多年穿戴裹胸的痛苦中解脱出来,在朋友们的鼓励下,最近下定决心为重塑手术发起了一个网络众筹。图为24岁的哈里森和当时的女友赫雯,摄于2013年12月31日。

“因为钱的原因,我一直觉得手术对我来说很遥远,所以隔了整整7年我才决定来请求大家的帮助。“他在众筹网页上写道,”这就是我经历的跋涉,请你帮助我,这不只是关于我的痛苦,还关乎我的自尊。“目前为止,哈里森已经筹到了8330美元(约5.8万元人民币),超过了他8000美元(约5.6万元人民币)的目标。图为25岁的哈里森,摄于2015年1月4日。

25岁的哈里森在刮胡子。“每当长出一点胡须时我就会刮掉,因为我想要它长得更多。真正长出胡子后,就会伴有一些红疹,刮起来有点疼。但我一直以来都想要有漂亮的胡须,刮胡子的感觉很不错。”摄于2015年1月4日。

“当我变性之后,我找不到工作来养活自己。“他回忆道,”每次我试图向面试官解释时,他们都很困惑,于是拒绝录用我。“图为25岁的哈里森和他的猫,摄于2015年1月4日。

最终,哈里森成为一家酒吧的服务员。他说在那里他可以表达自己并且被接纳。图为26岁的哈里森和朋友在一起,摄于2015年9月25。

医疗开销也是哈里森最大的困扰之一。为了持续使用睾酮,他七年来每个月都必须花110美元(约760元人民币)购买,累计开销超过9000美元(约6.2万元人民币)。图为哈里森用过的睾酮、针管、酒精棉,摄于2015年9月26日。

27岁的哈里森在卧室里给自己注射睾酮。“当我刚开始用药时我觉得很疼、很害怕,因为我一直不喜欢打针,但我必须习惯它,现在这已经变成我日常的一部分了。“摄于2017年1月23日。

哈里森的未婚妻桑德拉·曼佐尼是一位酒吧服务生和空中杂技演员。他们在两年前相遇,最近刚在圣路易斯买了一栋房子。图为27岁的哈里森在他工作的酒吧里,摄于2017年6月25日。

27岁时的哈里森在给桑德拉理发。“桑德拉就是我的梦,我做梦都不敢想可以和她在一起。她就是我的完美女神。” 摄于2017年6月23日。

哈里森和桑德拉在一个聚会上拥抱在一起。“这是我所能想到的最珍贵、最美好的关系。我们不只是情侣,我们也是最好的朋友,桑德拉就是我的一切。”摄于2017年6月23日。

哈里森回忆说,他第一次跟桑德拉约会的时候非常紧张,根本不能均匀呼吸。现在,他们已经交往了一年,哈里森开玩笑地说:“哈哈,至少我学会正常呼吸了。”图为27岁的哈里森在后院和桑德拉嬉戏,摄于2017年6月23日。

对于哈里森来说,这7年,他经历的绝不仅仅是简单的性别变换,如今他终于成为了真正的自己,长出了漂亮的胡须,并且很快就能脱去一直折磨着他的裹胸了。即使在今天,无论是在世界上的任何一个角落,LGBT群体都依旧要承受着来自社会的巨大压力。哈里森是幸运的那一个,家人和朋友给予了他不变的爱,成为他最坚强的后盾。“这一切超越了运气、因果报应,或是神的祝福”哈里森说,“我真的从来没想过我可以拥有今天的这一切。”图为28岁的哈里森和他的父亲罗宾,摄于2018年7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