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影重重》导演新作,135分钟造77死惨剧的年度虐片

  2011年7月22日下午,在挪威首都奥斯陆,接连发生了两起恐怖袭击。

  第一起袭击发生在奥斯陆市中心,一辆汽车炸弹在首相斯托尔滕贝格所在的政府办公大楼前被引爆,威力巨大的炸弹把周围建筑物的玻璃窗都震碎了,现场一片狼藉,这次袭击造成了8人死亡、10人重伤。

  而就在挪威人处于惊慌失措、还没缓过劲来的45分钟后,距离市中心40公里外的于特岛上,又发生了第二起袭击。一个假扮成警察上岛的男子带着手枪和步枪,对正在岛上参加工党青少年领袖训练营的几百个手无寸铁的学生进行疯狂地屠杀,90分钟后,上岛的特警逮捕了主动投降的枪手。然而,此时又有69条鲜活的生命被夺走了。

  短短的135分钟,两起袭击共造成77人死亡、上百人受伤。这也是挪威继“二战”后遭受到的最大规模袭击,堪称“国难日”。

  而这两起震惊世界的恐怖袭击,都是32岁的奥斯陆人、同时也是极右翼分子的安德斯·贝林·布雷维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一人所为。为了这次袭击,从筹备到执行,他一共花了8年的时间。

  袭击事件发生的7年后,曾拍出过《谍影重重》第2、3、5部、《菲利普船长》(取材自“索马里海盗事件”)、《93航班》(改编自“911”)等纪实型佳作的导演保罗·格林格拉斯(Paul Greengrass),在征得受害者家属同意的情况下,带来了由这次事件改编的全新作品《挪威 7·22 爆炸枪击案》。

  导演: 保罗·格林格拉斯

  主演: 安德斯·丹尼尔森·李 / 乔纳斯·斯特兰德·格利

  类型: 剧情 / 历史 / 犯罪

  豆瓣:7.5分 IMDb:6.8分 烂番茄:79%

  被影迷称为“绿草地”的格林格拉斯,以手持摄影和凌厉的剪辑风格著称,对纪实性题材影片的呈现非常犀利,看他的作品,会让人仿佛有种剧情片和纪录片结合的感觉。

  这次对于事件的改编,电影有着很工整的故事框架,开头只用了30分就高效地还原了两起袭击的过程,于特岛上对学生追杀的一段,手持摄影也使得这整个过程很有临场感,充满了紧张和惊悚感。

  之后视角一分为二,分别落在了凶手布雷维克被捕后的庭审自辩以及受害者之一Viljar的康复过程和最终勇敢上庭作证上,分别代表了施暴一方和受害一方的角度,以此来展开叙事,直到最后的庭审再合并双线的故事。

  布雷维克实施恐怖袭击的动机,在于他极右翼分子的身份,以及坚决反对欧洲和挪威政府推行的多元化和鼓励移民的政策。

  现实中的他,是瑞典新纳粹网上论坛的会员,经常发表一些“极右主义言论”,05年加入挪威右翼政党挪威进步党后,屡次在网上发表强烈的国家主义言论,批评挪威的移民政策太过宽松,反对不同背景的人生活在一起。

  电影中的布雷维克和律师

  现实中的布雷维克和律师

  因此,他把这当成是事业,宣称自己策划的恐怖袭击是在以尽领袖职责的政治暗杀行动,是在为保卫祖国而战。为此,他甚至放弃可以让他免进监狱的以“精神病”为由作辩护,想把庭审变成自己“第三次袭击”的一次政治宣传,站在法庭上结束自己开展的事业,证明所有的这一切是有意义的,这样他才能赢。

  而他全程冷静、放松、轻蔑、毫无一丝悔意的姿态,甚至庭审中行“纳粹礼”、微笑置之的行为,都让他看起来有种全局都掌控在手中的兴奋感,把庭审变成了自己的舞台,这一切都让所有人感到震惊、反感和愤怒。

  庭审中行“纳粹礼”

  另一条线方面,身中5枪后经抢救活了下来的Viljar,身体遭到重创,一只眼睛失明,左臂和一条大腿严重受伤,脑干里还残留着子弹碎片,随时都会危及生命,经历着身体和心理的双重创伤,在煎熬中艰难地进行康复。

  而Viljar的家庭,也因为他的遭遇受到了考验。侥幸逃脱、毫发无损的弟弟因为愧疚感,刻意地逃避、不与他交流,父母因意见不同关系出现裂痕,而他也一度迷失自我和自暴自弃。

  可以说,这部电影被拍出来,除了谴责以暴力手段来达成政治目的之外,更多是出于鼓励和安慰事件受害者及其家庭的角度出发的。

  所以电影中在最后的庭审上,勇敢出庭作证直面布雷维克的Viljar,用“有爱”战胜了“有枪”。布雷维克失败了,没人支持他的观点,更讽刺的是,没有一个人肯站出来为他辩护,包括他的母亲。

  片中,导演也安插了一条支线,Viljar和同样在训练营中幸存下来的移民女孩互相鼓励下发展出的友谊,一定程度上也是在反驳布雷维克反对移民政策和认为不同民族背景的人不能一同生活的种族主义。

  虽然在电影里,布雷维克彻底地失败了,但现实却给我们浇了下冷水。

  因为挪威法律中没有死刑,枪杀了77人的布雷维克,最终只被法庭判处了最高刑罚的21年监禁,住在由3个房间组成的单人间套房的豪华监狱。

  监狱囚房

  监禁期间,他被允许能够学习、看报、打游戏,甚至还能有跑步机用来健身,2015年他还获得攻读奥斯陆大学政治学学士学位的资格,留在监狱中继续学习。而对此还不满足的他,抱怨自己在监狱中的待遇还不如动物,以绝食抗议,向监狱方面提出满足他一系列改善监禁条件的要求,包括日常的活动、通讯、将PS2升级到PS3,提高津贴等等。

  明年的8月,将是布雷维克监禁满7年的时间,届时他可在不受监控的情况下外出度周末,而满14年还能得到假释。只能说,人权至上的挪威法律,对于罪犯来说实在是太过“友好”了,对罪犯的威慑力太有限。

  另外,不论是在现实还是电影中,布雷维克涉及到的极右翼分子、新纳粹和种族主义,都让我想起了前段时间推过的两部电影:《凭空而来》和《炸弹之城》。

  《凭空而来》 & 《炸弹之城》

  这3部电影有着彼此共同的关键词,都是关于暴力、新纳粹、种族主义、庭审,但与《挪威 7·22 爆炸枪击案》更理性和政治正确的结局不同,后两部则是另一个极端,法律并没有体现它的公正,更揪心的是片中所展示出来的大众偏见和毫无人性底线的辩护过程。

  从整体的呈现来看,电影还是继承了导演保罗·格林格拉斯一贯以来熟悉的风格,展现精准的掌控能力,完成度很高。虽然是剧情片,但手持摄影还是让这个真实事件改编的故事很有纪实感,多线又沉稳的叙事,也让我们能通过多个视角来深入这个事件。

  《挪威 7·22 爆炸枪击案》绝对是今年最虐心、也是最不能被忽略的真实事件改编电影之一。

  - END -

  更多可关注公众号:小辉叔影社(Hui-Mov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