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学习做个好和尚!这位老和尚的话让星云大师记住一辈子

若舜长老(一八七九~一九四三),江苏泰县人。在法系上是我的曾师祖,在僧团中是我的得戒和尚,可见我和他的因缘是多么深厚。

若舜长老在宣统年间,曾经担任镇江金山江天寺的监院,后来受栖霞山宗仰上人记别,一九二一年,继任法席。早期为了栖霞山的建设,专程到香港劝募,得到「东莲觉苑」张莲觉居士的护持,后来在香港九龙新建了「鹿野苑」道场,成为栖霞山的下院。因此大多的时间,若舜老就在香港的下院弘法。

我刚出家时,就常听说若舜老在香港弘法,讲经说法所收到的供养,都寄回栖霞山,做为寺院大众的生活所需。现在回想起来,栖霞山那时真的很贫穷,我们每天几乎都是吃稀饭、喝「糁籽粥」的日子,只要若舜老从香港回到栖霞山,第二天就有白米饭吃了。对这么一位师祖辈的长老,感觉他就如同爷爷、父亲一样,为家在奉献,让人感恩不已。

一九四一年,我十五岁,已在栖霞山三年了,奉师父慈命要求受三坛大戒。但三坛大戒必须要年满二十岁,才有资格受戒。承蒙得戒和尚若舜长老、教授和尚仁山长老、开堂卓尘老和尚、陪堂明度法师等都同意我受三坛大戒。在这许多长老的见证下,我十五岁就受足三坛大戒,成为合格之出家人。

这一年也是我第一次见到若舜长老,那时他已是六十多岁了,刚从香港回到栖霞山,准备担任此次三坛大戒的得戒和尚。得戒和尚又称戒和尚,是传戒仪式的核心人物,也是戒子所受戒法的传授者,本身除戒腊须在十年以上之外,且要有丰功硕德,严守戒法,具足智慧。戒子们必须要遵从他的传授才能得戒,成为一位有传承的佛弟子。

若舜老平时给人的印象非常和蔼可亲,但在戒期中,对那些怠惰、不守规矩、没有礼仪的戒子,训诫起来,可就变得非常严厉,且手上的隔闩,毫不留情,兜头就打下来!那时我个子矮小,常常都排在后面,看到他严厉的样子也会害怕,不知他的隔闩,什么时候会打到我。

当时我很疑惑,为什么如此慈祥的老人,怎么一进入戒坛就判若两人?现在我才懂得,在戒会中,来自四面八方的戒子,龙蛇混杂,贤愚不等,若没有金刚怒目的威吓,实在难以调伏大众。打骂的教育,是若舜老更大的慈悲。

在五十三天的戒期中,记得好几次,若舜老从我的身边走过,脸上总带着慈悲的微笑。有一次,我和排班的队伍前进时,若舜老在转角处喊住我,问道:「你师父是谁?」「是这里的监院,上志下开上人。」「你愿意跟我到香港去吗?」

那时候的我年纪小,不知香港在哪,也不知到香港做什么,只知慌张地回道:「这要问我的师父,我不敢去!」他一听,也没说什么,就要我赶上排班的队伍。(往后几年,在栖霞念书时,同学们经常来往于香港帮忙下院之法务,可是我都一直无缘到香港。)

还有一次,若舜老特地停下来,对着我说:「好好学习,要做个好和尚。」虽然话语简单,但我感受到老和尚那种慈爱和鼓励。

一九六三年,我曾随团访问了东南亚的泰国、印度、马来西亚等地。在经过香港时,专程到栖霞下院瞻仰礼拜,这也是我第一次目睹「鹿野苑」的真面目,并在若舜长老灵骨塔前顶礼。

想着若舜老要我「做一个好和尚」,至今已过了七十五年了,这句话一直在我的脑海里盘旋。我不只这一世要做个好和尚,我还发愿,来生我还要继续当和尚,甚至生生世世也都会做个好和尚。

佛光山全球资讯网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