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地震失独母亲养女再患病,从未见面10岁亲哥千里献骨髓

“妈妈,他们都说我是捡来的孩子,不是你生的,你根本不想跟我治病。”小净茹对妈妈说,才七岁的她,并不知道这句话对于妈妈的打击有多大。妈妈抱着她说,“你就是妈妈生的,是妈妈身上掉下的肉,妈妈砸锅卖铁也要给你治好。妈妈在十年前已经失去你哥哥了,再不能失去你了……”罗良贵抱着女儿大哭不止。腾讯大燕网原创报道 摄影/陈木圆 视频/及鹏超

“十年前,我唯一的儿子死在了地震中……”当说出这句话时,罗良贵顷刻泪流满面,那段不愿触碰的记忆,慢慢浮现在脑海中,震感越来越强烈。“5月16日那天,我们接到儿子学校的电话,说要让我们去一趟成都,成都人民医院,我们以为孩子受伤了,没想到等待我的却是躺在医院太平间里儿子的遗体。”罗良贵悲从心起,看着几个月离家前的还是活生生的孩子,现在却阴阳两隔。

对于罗良贵和丈夫杨德才来说,时间仿佛永远定格在2008年5月12日那天。罗良贵和杨德才来自重庆大足县,十年前,正值二十岁美好年华的儿子杨龙,在四川都江堰一所大学读书,汶川地震发生时,教室房顶塌落不幸砸中正在上课的杨龙,他成了全班唯一一位遇难的学生。夫妻俩悲痛欲绝,三年后领养了一个女孩,他们给取名杨净茹,措不及防的是,在今年的8月,小净茹却被无情地诊断出噬血细胞综合征,一种比白血病还可怕的血液病。图为杨龙生前照片。

接到医院的诊断书后,夫妻俩一直浑浑噩噩,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养了二十年的儿子,在风华正茂之龄,离开了他们,两人因此颓废了很久;后来想再生一个孩子,作为生命的延续,可惜因为年龄过大,做试管婴儿失败;最后经朋友介绍,2011年他们领养了净茹,可爱的小净茹的到来,给他们的生活添加了色彩,让郁郁寡欢的夫妇俩渐渐从失去儿子的痛苦中走了出来。

净茹的聪明和乖巧,让夫妻俩很欣慰,大了一些的时候,净茹对舞蹈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夫妻俩在自身经济尚且不足的情况下,还把净茹送去学拉丁舞。在日子渐渐走上正轨的时候,今年7月,净茹出现发烧症状,当时父母以为是感冒,去当地医院治疗,治疗一周烧退了后,以为没问题了便出院回家。然而没过几天又开始发烧,并且持续多天不退烧,终于在8月23日去了上级医院,查出净茹患有噬血细胞综合征。

净茹生病后,周围小伙伴都笑她,“说她是捡来的,不是妈妈生的,妈妈不会给她治疗”。净茹很难过,就去问妈妈,妈妈说“你是妈妈生的,不是捡来的,妈妈怎么可能不给你治疗了?何况妈妈已经失去哥哥了,不能在失去你,没有你,爸爸妈妈以后怎么办?”他们每天以泪洗面,感叹这辈子实在是太痛苦,太不幸,一段时间的伤心后,他们又振作了起来,带着孩子四处求医。今年9月22日,在家里借了一遍钱之后,带净茹来到北京治疗。

儿子杨龙人缘好,生前有很多关系好的同学朋友,杨龙遇难后,他的几个同学自发地认了杨德才和罗良贵为干爸干妈,逢年过节都会来家中看望夫妻俩。杨龙每年的忌日,他们都会约定一起去墓地祭拜,有了净茹之后,他们也会经常给这位妹妹买玩具礼物。净茹生病后,他们前后多次凑钱给妹妹做治疗费。

净茹原家庭有四个兄弟姐妹,上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在净茹刚刚出生时就被杨德才夫妇抱走。净茹得病后,医生说只有进行骨髓移植才能治愈,罗良贵把情况跟净茹亲生妈妈说了之后,这个与妹妹未曾见过一面、甚至并不知道自己亲生妹妹存在的10岁的哥哥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愿意配型捐髓,幸运的是,哥哥与妹妹配型全相合。请点击【失独家庭养女再患病】进入腾讯公益帮助他们。

11月1日,净茹亲生妈妈带着小儿子从重庆老家赶到北京,为净茹移植前做最后的准备。在病房里,当这一家人相依在一起时,虽然素未蒙面,但却充满着受到哥哥对妹妹的关爱,以及一家人血浓于水的温暖。

常有人问罗良贵,值得吗?毕竟她只是你收养的?房子卖了就没有家了,考虑清楚…罗良贵坚定地说:“她就是我女儿,我一定会救她的,我失去了龙龙,不能再失去净茹了,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要救她。我们一家三口在一起,哪里都是我们的家。”

目前净茹已经到了必须移植的阶段,如果错过最佳事情,治疗过程将更加困难,但高额的移植费用已经让他们债台高筑。他们把重庆老家的房子,拜托亲戚帮忙卖掉,可惜因房子破旧,难以卖出去。来北京带的6万多万也所剩无几,据医生估计,净茹的移植以及后续治疗费用在50万元左右,这50万来说就是天文数字,无力承担。

如果您想帮助这个可怜的家庭,希望他们再次劫后重生,请点击【失独家庭养女再患病】进入腾讯公益帮助他们,或长按扫描下方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