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害了吴亦凡?真相让人大吃一惊

专业招黑但很善良的壹读君| 彤 子

今天大池子又招事了,惹谁不好惹吴亦凡的粉丝?

然后,大池子的粉丝也纷纷响应......

别没事找事啊!

真是有其豆必有其粉,反正大池子不靠刷流量,也登上今天的微博热搜榜,还跻身前三甲(至少持续了几分钟之久)。

那么吴亦凡的粉丝真的刷榜了吗?

榜单不是你想刷,想刷就能刷

故事是这样的,小吴新专辑《Antares》在欧美上线,并获得骄人战绩。然后,本土疑似某艺人的经纪人发声,指责“他”刷榜(人家也没指名道姓)。

那为什么大家怀疑“他”是吴亦凡呢?因为大家瞄了一眼榜单......

我的妈呀!壹读君真他喵的想问问,谁出的馊主意?从小作业都是家长帮着抄的吧?自己的作业自己抄的壹读君告诉你们!抄作业,最忌讳一模一样!榜单让你们刷成这样,太不自然了!

国外的网友也纷纷感慨:“呦~这Kris wu是XX的谁啊?”

这口才,你猜tf是啥意思?

上面的歪果朋友要注意安全,小心小吴的粉丝们分分钟飞过去咬死你们。那么,刷榜单要怎么操作呢?据业内人士透露:

不要因为人家谦虚“操作常见”,就以为人家没有技术含量,刷榜可是技术活,况且是跨国刷榜?人家内部专门出了一套详细的《刷榜教程》呢!内容太复杂,又怕侵犯人家的著作权,咱就不展示了。总之,这庞大的技术流水军可是把国外网友吓坏了。

那么,小吴的粉丝是如何克服重重阻力跨国去刷爆欧美榜单的?

饭圈战斗力秒杀全球公关公司

饭圈(Fan club)就是一个无形的粉丝工作室,但是人家看似无形胜有形,虽不坐班但工作效率极高,组织内部工明确,包括:

数据粉——粉丝里的技术流,能及时发现所有可刷的数据,并及时行动,曾拿到吉尼斯世界纪录。(上述操作就是靠他们完成的)

事业粉——一群比明星经纪人更专业、更敬业无偿劳动者

反黑粉——全球杀伤力最强的精钢钢精,谁骂我爱豆,我灭谁九族。(爱豆的麻烦一般也是他们惹来的)

控评粉——认真审核、严格把关,把有利于自家爱豆的言论顶上热门。不利的?召唤“夺命连环追魂反黑粉”。

——(太多、太专业不细介绍了)

所以一个饭圈女孩灭掉10个公关公司?人家都懒得动手,因为她们目中无公关公司。

最可贵的是,饭圈中人不止实力了得,工作尽心竭力,人家还倒贴钱!!!老板们一定黯然神伤,这些能人为何不能为我所用?壹读君只能说:“因为你不是吴亦凡。”

对于饭圈中人,追爱豆不是工作是爱好,爱好是最解压的休闲方式为爱好花钱是最正常的事情。世上有千千万万种爱好,为啥她们偏偏选择追爱豆?因为追爱豆是粉丝们合理的心理需求

心理学认为,青少年存在“第二断乳期”,此时的他们开始对客观事物产生兴趣,并开始出现思维的独立性和批判性,虽然此时的他们思维具有表面性(不成熟)但这是成长的必经之路。追爱豆是他们寻找新情感依托的主要表现形式,这种行为有助于他们寻求更高的人生价值,为进一步发展做好充分的铺垫。所以追爱豆是人类合理的心理需求

其实这种心理需求从古至今都有,总体来说多是“人以群分”,这类粉丝多以半业内人士的眼光去欣赏爱豆,并以爱豆为榜样,向他学习,希望自己能成为爱豆那样的人,心理学上这种现象叫做心理认同(identity),从这也是爱豆最大、最正面的社会价值。

况且以“爱豆”的形式寻求心理认同又不是现代专利。自古人类就爱追爱豆,但种类各不相同,比如“阅读并背诵全文”的流量冠军李白老师,就是唐代著名的超级爱豆,人家的粉丝更是身份尊贵——唐玄宗。面对背景超硬的粉丝,李白也不是很客气,敢令杨国忠(杨贵妃之兄)捧墨,高力士(唐玄宗心腹宠臣)脱靴,可见爱豆的魅力有多大。

有崇文的就有尚武的,自古英雄、豪杰就是绿林人士的敬仰爱豆。所以爱豆的选择是自由且多元的,从一个人爱豆的身份就能判断出他当时的爱好或人生理想。就像开篇的大池子,粉丝个个都是段子手。

当然,不是所有粉丝都注重价值,还有“盲目跟风粉”,谁火跟谁,毫无感情,她们需要的只是一群玩伴,一种共同语言,和来自外部的认同感。但她们也不会一无所得,粉丝活动为她们提供了兴奋压力,活动进展良好时她们会获得一种“借来”的成就感,如果她们的爱豆获得某个成就,粉丝们会认为爱豆取得的成功就是自己的成功。这些情绪会产生不寻常的、常人无法体会的愉悦感

当然,最重要的是,这群粉丝积累了丰富的“商业运营”工作经验。

如此慷慨、勤劳、专业的粉丝们,岂不是越多越好?非也!粉丝如水,爱豆如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那些被“始乱终弃”的爱豆们

很多人都嫌弃自己的父母“好心办坏事”,其实自己又何尝不是?就像粉丝覆舟,通常是满怀爱意的坑害了自己的粉丝,俗称——招黑

本来爱豆们在演艺圈里就举步维艰,再加上粉丝们实力招黑:得罪同行、得罪前辈、得罪公司、得罪投资商、得罪全社会......

爱豆犯个错,分分钟都能被封杀,一个帮他说话的人都没有。

其实最“毒”莫过粉丝心,因为演艺圈里最不缺的就是鲜嫩、俊美的爱豆,一个被封杀,还有千百个更年轻、貌美的爱豆站起来,此时的粉丝也会展现出博爱粉的姿态,见一个爱一个,毕竟她们换“老公”的频率 = 热播韩剧的期数。

都说捧得越高,摔得越惨。所以大池子说的绝对是掏心掏肺的大实话,可能有些粉不爱听,自古忠言逆耳、良药苦口。

至于刷榜这件事,为了吴亦凡同学能更加健康、全面、持续的发展,希望粉丝们三思而后行,刷榜可以(只要他们没禁令),但是要有原则、有策略的刷,比如事先沟通好,每次逮着一首歌刷

传说昨天是小吴的生日,壹读君就祝个晚寿:少点招黑的粉丝,多些大池子这样的朋友吧。

参考文献:

郭秋艳. 透过"追星"看青春期心理问题[J]. 中小学教学研究, 2008(3):60-60.

钱镇宇. 追星族与偶像崇拜[J]. 青少年犯罪问题, 2003(5):24-25.

路云亭. 追星现象的心理透视——对通俗文化的重新估价[J]. 无锡教育学院学报, 2003(2):29-34.

Haridakis, Paul M. (July 16, 2008). "Exploring Motives and Fandom for Viewing Televised Sports". In Hugenberg, Lawrence W.; Haridakis, Paul M.; Earnheardt, Adam C. Sports Mania: Essays on Fandom and the Media in the 21st Century. MacFarland. pp. 158–171. ISBN 978-0786437269.

Mark Conrad (2006). "What Makes Sports a Unique Business?". The Business of Sports: A Primer for Journalists. Routledge. xxx–xxxi. ISBN 0-8058-5044-9.

Lynn R. Kahle; Angeline G. Close (2011). Consumer Behavior Knowledge for Effective Sports and Event Marketing. New York: Routledge. ISBN 978-0-415-8735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