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政权谁的合法性最高?你可能意想不到

文/杨月淮

“合法性”是认清历史不可或缺的概念。单纯的武力征服只能逞凶于一时,而且成本极高,征服者若不能凭理论、程序和政绩得到被统治者心悦诚服的认同,即完成合法性建构,其统治必然无法长久。三国之中谁的合法性最强?是曹操还是刘备?请看本文详细分析。

该内容为腾讯独家合作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想必很多喜欢三国的朋友们都有一个疑惑,说起魏蜀吴三个政权,有句话叫“主都邑者以魏为真人,主血胤者以蜀为宗子”,即魏国有占据中原地域的正统性,蜀国占了汉室血统的合法性,那孙吴政权立国的合法性和正统性究竟从何而来,又是何以成为三国中生存到最后的国家,并且以一国之力仍与北方强大的晋国对峙十多年呢。

这几篇文章就为大家探讨这一问题,探讨论述三国政权正统性和合法性的构建。

建安十八年(213年)五月,汉献帝册封曹操为魏公,加九锡、建魏国,定国都于邺城。魏国拥有冀州十郡之地,置丞相、太尉、大将军等百官。

加九锡之后的曹操

建安二十一年(216年)四月,汉献帝册封曹操为魏王,邑三万户,位在诸侯王上,奏事不称臣,受诏不拜,以天子旒冕、车服、旌旗、礼乐郊祀天地,出入得称警跸,宗庙、祖、腊皆如汉制,国都邺城,王子皆为列侯。

建安二十二年(217年)冬十月,汉献帝又赐予曹操王冕十有二旒,乘金根车,驾六马,设五时副车,曹操以五官中郎将曹丕为魏太子。

延康元年(220年)正月,曹操逝世于洛阳,曹丕从邺城至洛阳继位丞相、魏王,改建安二十五年为延康元年。延康元年(220年)十二月十日,汉献帝正式禅让帝位,曹丕三次上书辞让。辛未,曹丕登受禅台称帝,改元黄初,改雒阳为洛阳,大赦天下。黄初元年(220年)十一月,以河内郡山阳邑万户奉汉帝为山阳公。

以上是从曹操封魏公到曹丕受禅正式称帝建国大致时间进程,我们可以从中简单地总结一些关于曹魏政权正统性的优势与劣势。

程序优势

优势1:汉献帝官方背书,受封、受禅程序正当,“尧舜禅让”演得好。

我们可以看出,无论是早先曹操受封魏公、进位魏王,乃至后来曹丕受禅称帝。其操作的正当性,都是由当时唯一合法承认的汉天子刘协所授予的。抛开曹氏父子是否威逼、刘协有无其他选择,至少其程序是合理正当的,相比于蜀汉、孙吴自行称帝,可以说其更具有合法性,也于当时得到比较多的承认。

其次是禅让。曹丕受禅时,汉献帝的禅位申请、群臣的劝进、自己的辞让乃至受禅的仪式,可以说准备得非常周全,显得颇为公开和隆重。

曹丕受禅

另外曹丕对汉室的政治礼遇也很厚,不但奉汉帝为山阳公,在山阳境内仍行汉制,并保留了汉献帝的天子祭天之权,还表示“天下之珍”要与汉帝共享。

曹丕对待汉帝,效法的仿佛是舜对丹朱、禹待商均一样极尽宾礼,甚至还“纳汉二女”来模仿尧舜禅让。曹魏做戏做足全套,对汉室的处理与安置,都在尽力地让人相信,汉帝禅让是出于自愿,曹魏受禅合理正当。

汉献帝从被封为山阳公到死后被厚葬,都未曾受到迫害,曹魏这一番姿态,可以说做给天下人看了,也加强了汉魏皇权交接的可信度与合法性。

最后来谈谈利益。耆宿名士与世家大族对于汉室的认可与怀念,很大一部分缘于东汉对儒家教义的认可与给予世家大族的权利和尊重。

曹丕称帝后,笼络当世宿儒及世家大族、创制九品中正等,都让士族其得到了武帝时期并未获得的些许利益。士族生存环境得到改善,且优于蜀汉与孙吴,使得新生王朝逐步获得了精英人士的认可,让人们对汉室的怀念逐渐成为一种情怀,而非一种需求。

神学优势

优势2:“当涂高者,魏也”与“主都邑者以魏为真人”。

在曹丕时代,曹魏便积极将谶纬之学,视为自身统治合法性的重要构成部分。魏明帝曹睿更进行了一套配合的举措,包括葬山阳(即汉献帝)、改正朔、推三统、定五德、易服色、祖虞舜、更郊礼等活动仪式。

曹丕父子的前后的配合,使“魏承土德”与“当涂高者,魏也”的五德理论深入天下人心。甚至在《三国志.蜀书》中记载,是时人有问:“《春秋谶》曰代汉者当涂高,此何谓也?”舒曰:“当涂高者,魏也。”

梁启超《论正统》中说道:“自古正统之争,莫多于蜀魏问题。主都邑者以魏为真人,主血胤者以蜀为宗子。”

曹魏天下得十分之八、占据中原正统,两汉旧都长安、洛阳,均在其统治范围。且曹丕虽下诏“改长安、谯、许昌、邺、洛阳为五都”,但曹魏的政治中心实则在洛阳。洛阳此乃天下之中,两汉二百年之旧都,能为政权带来天然的正统性。

光宅嵩洛,占据天下之中

是上古政权合法性的重要加持

所以魏占有洛阳,颇得吴、蜀两国艳羡,诸葛亮《出师表》中写,必须“兴复汉室,还于旧都”;孙权也说“郊祀当在土中”,指的就是郊祀须在河洛。吴蜀之态度,盖因洛阳自身能赋予政权的这种优势。

劣势:假戏无法真做

劣势:“实为汉贼”与“智者知命,俗或未咸”。

首先,做戏永远是假的,不可能假戏真做。

曹操与汉帝的关系就绝不融洽,一直在与朝中的拥汉派做斗争。建安五年,车骑将军董承等称受献帝衣带诏,联合刘备谋杀曹操;建安十九年,伏皇后父伏完欲图曹操,事泄被杀;建安二十三年,太医令吉、少府耿纪等谋反,后被杀。曹操的重要谋士荀彧,因为拥汉,于建安十七年被逼自杀。建安二十一年,曹操又以怨谤罪名,杀中尉崔琰。建安二十四年,魏讽结党徒谋反,连坐死者数千人,钟繇坐免。

曹操先杀董贵人,再逼伏皇后,伴随着清洗朝中的亲汉势力,已非人臣之道,颇落他人口实。曹丕则威逼利诱,在汉帝为了保全性命无其他选择的情况下,得到了帝位。无论戏演得再足,汉魏禅代终究不是尧舜禅让,聪明人自然心知肚明。

所以吴蜀两国包括后世的一些诏令、檄文和表文,一下子就拆穿曹魏的遮羞布,直接就从曹操开始骂,一直骂到曹丕曹睿,越骂越理直气壮,而且基本不算冤枉人。这一骂,曹魏被骂到了对立面,往往自己的正义性就骂出来了。

一些恶行遮羞布遮不住

其次,汉魏禅代后刘晔曾说过:“魏室即阼尚新,智者知命,俗或未咸。”可谓一针见血,即曹魏代汉的合法性虽得到了少数“智者”的首肯,但并未被广大民众所认同。

曹丕演尧舜禅让的大戏,曹睿裁定神文、笼络名儒,但终究都是做给精英人士看的,当了多年汉朝子民的庶民百姓是看不懂的。诸葛亮打着“兴复汉室”的旗号甫一北伐,南安、天水、安定的军民就望风归降,蜀军兵不血刃便得三郡,可见曹魏政权的正统与合法性,远没有深入基层吏民百姓心中。

结论

曹魏政权无论是否威逼,都得到了合法汉天子的授权许可与加持,通过堂而皇之的禅让仪式继承汉统,程序正当;善待汉帝、笼络世家名儒、定五德等活动,也得到了大部分士族的认可与支持;天下占有十分之八,占有洛阳,继承了地理上天然的合法性。虽有违人臣之道与边远庶民未服的弊病,但其政权的正统性与合法性,仍为三国之首。

欢迎关注文史宴

专业之中最通俗,通俗之中最专业

熟悉历史陌生化,陌生历史普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