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备给天下人讲了一个故事,得以跟曹操分庭抗礼

文/杨月淮

蜀汉政权的合法性建构,刘备本身拥有血统优势,在政治话语的表述上又十分巧妙,因此足以与曹魏分庭抗礼。但缺乏合法程序和复兴秦制的缺点,导致益州土著与蜀汉政权日益离心,最终促成了蜀汉的速亡。

该内容为腾讯独家合作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建安二十四年(公元219年)秋,刘备手下众臣劝谏刘备进位汉中王,并上表汉献帝,请他批准。然后在沔阳设立坛场,各设旌旗仪仗,三军整齐列队,众臣肃穆陪同,读罢众臣的上表,给刘备带上王冠、正式即位,以汉中、巴、蜀、广汉、犍为为国(王国),所署置依汉初诸侯王故典,治所设在成都。

刘备进位汉中王

建安二十五年,魏文帝称尊号,改年曰黄初。有传闻说汉献帝已经被害,刘备就为其发丧,追谥其为孝愍皇帝。章武元年刘备在成都称帝,并更改年号,正式建立所谓“蜀汉、季汉”政权。并以诸葛亮为丞相,许靖为司徒。置百官,立宗庙,祫祭高皇帝以下。

下面我们也试论一下蜀汉政权的正统性与合法性上的优势和劣势。

优势:“王室之胄”的血统与“兴复汉室”的政治口号。

蜀汉的政权建设进程,可以说与曹魏亦步亦趋。曹封魏王后不久,刘备便于蜀中称汉中王。由于刘备得不到汉献帝的直接册封,所以在《汉中王劝进表》中主要突出了如下几点内容:

第一,曹操的称王的僭越与非法。作者叙述曹操欺凌汉室的僭越之举,将曹操定义为“拨乱天下”的祸首,同时抛出“车骑将军董承同谋诛操”的事件,将刘备放于与曹操相抗争的地位,来塑造刘备讨曹安汉之正义形象。

第二,肯定了刘备的汉室血脉,认为其更有资格封王。说刘备属于“肺腑枝叶,宗子籓翰”,更兼有汉中战功,以此来寻求刘备称王的依据。

第三,援引东汉初年河西五郡共推窦融为元帅的例子,在得不到汉献帝封授的情况下,为称王做合理的解释。包括在后来刘备称帝的时候,基本也是用了这几条来解释自身政权的合法性,究其原因,是因为刘备与蜀汉有如下的优势。

首先是血统。抛去演义中的皇叔身份不谈,陈寿的《三国志》中记载刘备身世“先主姓刘,讳备,字玄德,涿郡涿县人,汉景帝子中山靖王胜之后也……先主祖雄,父弘,世仕州郡。雄举孝廉,官至东郡范”。

《三国志》以魏为主,自然不需替刘备掩饰,必然说一是一。且其中多有“刘豫州王室之胄”、“将军既然帝室之胄”等相关描述,足可证明蜀汉昭烈帝刘备确实是汉室宗亲,且这个身份为当时人所承认。

《资治通鉴》也说:“备,中山靖王胜之陆城亭侯之后,然自祖父以上,世系不可考。” 中山靖王刘胜是汉景帝刘启之子,汉武帝刘彻异母兄,生有一百二十多个儿子,后代极多且流散各地。所以说刘备这一脉肯定是不咋显赫,但确有汉室血脉的正统性了,也难怪梁启超说“主血胤者以蜀为宗子”。

中山靖王生殖能力强大

后代按几何级数增长,数量应该很恐怖

其次是兴复汉室的政治口号与政治构想。两汉四百年天下,人民以及习惯,兴复汉室实在是当时一个流量巨大的口号。天下多少士庶,都对其心向往之。而蜀汉以刘氏苗裔打出“复兴汉室”这张牌,延续火德并证明天命仍在汉室,确存在天然的正当性。

并且在政治口号中,蜀汉把曹操归为董卓一类,把曹丕受禅归为篡汉的行为,都是需要被“攘除奸凶”的一类。这样把自己的政权的合法性与其捆绑在曹魏政权的对立面,这样曹魏一日不除、汉室一日不复兴,自己的政权便有存在一天的意义,只要进行北伐,就能宣示自己政权的正统性。

这样一个政权的三个问题都解决了:我们是谁?——季汉,汉王朝的继承者,帝王拥有纯正的血统。我们的口号是?——北定中原,攘除奸凶,兴复汉室,还于旧都!恢复汉王朝对天下的统治。我们该怎么做?北伐!北伐!北伐!

北伐的话语建构极其成功

这样一个拥有血统优势和正义口号的政权,怪不得一度得到东晋史学家习凿齿撰《汉晋春秋》以魏为伪国。此盖定邪正之途,明顺逆之理耳。”甚至五胡乱华时匈奴族首领刘渊都表示肯定季汉的地位,并表示要继承其事业,更不要后世诸多以蜀为正统的支持者了。

劣势:上未得到授权,下未得到益州士民支持,口号正义徒然奈何。

蜀汉虽故立国颇显正义,但其政权正统性与合法存在许多的问题。

首先,刘备从称汉中王到称帝,都没有得到汉朝正式法统的许可,基本可以算“自立”。称汉中王时,表文援引东汉初年河西五郡共推窦融为元帅的例子,而窦融属于被同级推荐和本地认可。然而推举刘备为王的名单中,只有马超一个人曾为一方诸侯,在汉居为高位,其余大多都属于刘备的下属,可以说只能算非常勉强地符合了这个例子。故而范晔在《后汉书·献帝本纪》中,讥讽刘备自称汉中王。

人渣马超具有明显的吉祥物特征

而在汉魏禅代之后,只是制造了汉献帝的死讯,刘备便以“四海不可以无主”等理由称帝,怪不得蜀臣费诗都认为:大敌未克,而先自立,恐人心疑惑……今殿下未出门庭,便欲自立邪。愚臣诚不为殿下取也。

其次,蜀汉政权既没有得到上级授权,也没有得到益州基层吏民的认可。刘备喊着复兴汉室的口号,夺取同为汉室宗亲刘璋的益州。可以说只使用了两种手段,一种为欺诈,另一种就是战争。益州本地士民既没有感受到刘备的恩德,同时又遭受无妄兵祸,当然不会对这个政权存在好感。

蜀汉政权对于益州本地士族也确实一般,《蜀科》已不可考,但从《三国志》中简短的蜀汉用刑统计中,对蜀地精英人士的处罚就占了很大一部分比重,可谓打击颇重。

三国时心念汉室的人大多是想恢复东汉宽松的政治生态,但后期诸葛亮主政蜀汉,用刑严峻又行秦制,压榨益州吏民的活力支持北伐。然而等到诸葛亮一死,大规模北伐停止,却连实现政治口号的具体实践都没有了,蜀汉这样未得到本土支持的寄生政权,彻底谈不上正统与合法了。

谯周劝刘禅投降

实质是逼宫

结论:综上,蜀汉政权拥有血统和政治口号上的优势,但上未得授权,下也没有得到本地士民的支持,为了维持政权的正统性只有不断北伐。然而北伐一旦中断,没有还于旧都反而偏安于蜀都的季汉政权,正统性和认可度就越来越低。但其优劣相抵,故而三国中,合法性排名第二,仅次于曹魏。